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七百五十三章总有贱人想找死(26)

第七百五十三章总有贱人想找死(26)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兵部尚书的案子性质十分恶劣,影响十分广泛,虽然大理市派了他们最精英的调查人员组成了侦破小组扬言要破案,但是兵部尚书家都被他们把门槛都踩平了,而兵部尚书依然还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连根毛都没找到。

    当然,也并不是一无所获,调查组虽然没找到兵部尚书,但是却把兵部尚书家的那点隐私全给挖出来了。

    比如兵部尚书的大老婆毒死了一个小老婆的事情,比如兵部尚书家的大儿子是个同性恋的事情,再比如兵部尚书的一个小老婆和她娘家表哥偷.情的事情,甚至兵部尚书有痔疮这件事也都给查出来了,这让朝野上下狠狠的笑话了好长时间。如今大家聊天的时候要是不知道点兵部尚书家的内幕都不好意思张嘴,以至于兵部尚书成了年度话题人物第一名,全京城的老百姓茶余饭后的消遣全靠兵部尚书家的那点子事了。

    兵部尚书这条线断了,而五皇子仿佛也觉察出了不催,身边随时都有高手护卫,七月想去查什么也不容易。再说现在风头正紧,七月也怕漏了什么马脚,因此也安分了下来。

    不过七月安分了下来并不代表这府里也安分了下来,江蓉到也聪明,并没有蠢到在衣服吃食上难为七月和寒寒,甚至对寒寒还格外的热络,隔三差五的便过来送些吃的玩的东西,又说怕寒寒闷,于是便让小厮带着寒寒出去玩,起初寒寒不愿意,渐渐的却也因为好奇心驱使跟着出去了两回,那些小厮之流对寒寒又特意奉承讨好,寒寒哪里见过这个,因此玩的心也大了起来,七月给他留的功课他也不爱做了,书也不想读了,一门心思的就想往外面跑。

    对此七月并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埋怨寒寒,寒寒小时候过的太苦了,突然到了这富贵乡,又有这么多人刻意捧着难免会迷了心神,七月现在管教寒寒肯定也会听,但心里难免会落下隔阂,到不如让他自己吃个大亏才知道该怎么做。

    转眼便到了中秋节了,这个节日自古以来都是格外的重视的,因此莫程仁虽然现在烦心,但也还是在家宴的时候出席了。

    莫程仁在孔竹云是夫人的时候还有所收敛,虽然也和府里的丫鬟有些首尾,但多少还有所顾忌没有太过分了些。可是自称把江蓉扶了正之后,莫程仁的好.色的毛病就彻底的得到解放了,头一年光小妾就抬了五个,通房丫头更是无数了,只是这几年府里因为宅斗内耗的有些厉害,现在小妾还剩下三个,而莫程仁可能也发现不管是通房还是小妾睡起来其实都是一样的,小妾还格外的花钱,因此便定了规矩,没孩子的不再提拔了,所以这些年便一个也没升上来。

    莫程仁一脸高傲的坐在主坐的位置上,身边坐着江蓉,再旁边则是他最宠爱的安姨娘,其余两个小妾也都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在旁边或是倒酒或是弹琴,七月到的时候见到的便是一副和乐的模样。

    莫程仁见到七月和寒寒的到来便是一愣,再看到七月那越发漂亮的脸,心中也是一动。

    七月回来的那天他正在气头上也没认真看,之后也一直没想着要见这娘俩,却没想到几年不见,这孔竹云不但没憔悴,反而是越发美貌动人了起来,姿色更胜当年,看的他心里直痒痒。

    七月走近了,越是近莫程仁就越是觉得漂亮,只见远处走来的美人云鬓墨发,夫如凝脂,嘴似玛瑙,说不出的美貌迷.人。

    莫程仁心思全给七月给勾走了,心情也大好,想着能和七月和好,于是他只等着七月对他行礼他好安抚几句,却没想到七月只是朝他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随后便带着寒寒坐到了一边的桌子上,今日径自吃了起来。

    莫程仁那举到半空中想说不用多礼的手尴尬的悬在了半空之中,脸也涨的通红。

    “孔姨娘,你在庄子上呆久了,现在越发是没了规矩,日记连安都不会请了,简直是岂有此理。”莫程仁对着七月一拍桌子,随后怒道。

    江蓉刚才看到莫程仁那直勾勾的眼神本还有些担心,可是当她看见七月如此不给莫程仁面子的时候顿时心便放下了,如今见莫程仁发火,于是赶忙说道“老爷,您消消气,姐姐这些年在庄子上难免积攒了几分怨气,不过是对老爷心中有气才会失了礼数的,等日子长了就好了,老爷何必发火!”

    听了江蓉的安抚,莫程仁的怒气值更是噌噌的往上直涨,莫程仁手中的杯子直接摔在了地上就要发作,就在这个时候七月说话了。

    “我想你们好像弄错了一件事,你们刚才说什么孔姨娘,我想问问哪来的孔姨娘?要知道我可是立了自己的户籍,早就不是你们府里的什么人了,之所以会来也是因为一再的邀约不好推辞这才会住在这里的,我不过是一个客人何必对你行什么礼,请什么安呢?”七月最近带着淡淡的危险,不慌不忙的说道。

    当年莫程仁是直接把七月给休了的,虽然名义上说是姨娘,但实际上户籍上却是给消了的,为了免除麻烦,他甚至连寒寒的户籍也给消了,因此七月自己立户丝毫没麻烦,她和寒寒本来就是黑户,因此俩人在法律上来说和莫程仁的确是没什么关系了。

    “你这是什么话,你可是我明媒正娶抬进来的,寒寒是我亲生骨肉,难道还能一个户籍就断了关系了?”莫程仁怒道。

    “呵呵,你还知道我是你娶进来的原配妻子,寒寒是你嫡亲的骨肉啊!我还以为你不知道了呢,不然也不会把我和他扔在了外面这么多年,险些被活活饿死,而你在这温柔乡里享受不仅,分外逍遥啊!”七月嘴角一勾讽刺的说道。

    七月的话把莫程仁气的半死,同事也觉得十分的难堪,他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脸涨的跟紫茄子一样,手都在发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