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七百四十四章总有贱人想找死(17)

第七百四十四章总有贱人想找死(17)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七月摸着寒寒的头发随后对县太爷说道“这件事就交给我吧!也是我这里没处理好,今天晚上我去你那里一趟就行了!”

    七月一边说着一边又想起一件事来说道“对了,你要是有什么仇人的话也可以告诉我,只要是那种十恶不赦的人,我都可以帮你解决,咱们也算是有交情的了,这种事情以后都不用客气的!”

    “这怎么好意思的!”县太爷心中大喜,但口中还是客套的说道。

    多个朋友多条路,县太爷觉得七月能这么说就是已经拿他当自己人了,有七月这么彪悍的人撑腰,他还怕什么!

    “这有什么,都不是什么麻烦事,互相帮助嘛!”七月说道。

    晚上的时候七月如约来到了县太爷的卧室,县太爷、十八小妾还有钱安早就在在这等着了,钱安一看见七月直接就跪下了。

    “夫人、、”钱安哭着喊道。

    “别叫我夫人,我可不是你家夫人!”七月坐在椅子上冷冷的说道。

    “孔、、孔娘子,我错了,真知道错了,您就饶我一命吧,我再也不敢了!”钱安很识时务的改了称呼,随后对着七月不住的磕头说道。

    “饶你一命?凭什么啊?再说把你放回去岂不是给我自己惹麻烦,你觉得我会那么蠢吗?”七月说道。

    “孔娘子放心,我绝对不会把您的事情说出去的、、、而且、、而且您留我一命肯定有用,我知道您娘家到底为什么获罪的!”钱安咬了咬牙,最后说道。

    “嗯,我也知道,这里面有莫程仁的手笔嘛!如果你说的是这个,那就可以准备死了。”七月凉凉的说道。

    “女英雄,能让我试试怎么杀人吗?”十八小妾急忙上前来问道。

    县太爷本来也想说这句的,结果被十八小妾给抢了先,顿时气的拿眼睛直瞪小十八。

    卧槽,这个女人又抢着要杀自己,自己是跟她有仇吗?

    钱安的心理阴影就好像太平洋那么大,他一直觉得自己长的挺帅的,府里的不少丫鬟都喜欢他啊!为什么这个小妾这么恨自己呢?他完全无法理解。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生死关头,钱安什么也顾不上了,于是连忙说道“孔娘子,我不止知道您的娘家的获罪是跟莫程仁有关,我还知道莫程仁之所以会如此做是因为他投靠了五皇子,孔将军一直不肯接受五皇子的示好,又和三皇子走的很近,因此五皇子这才想要除掉孔将军,所以才会诬陷孔将军通敌的!”

    钱安生怕七月会直接把自己扔个那个对他虎视眈眈的小妾,于是便一股脑的把自己知道的全说出来了。果然,七月在听完钱安的话后愣了一下,随后陷入了沉思。

    原来是这个样子啊!七月略一沉吟,她本来以为想办法找到莫程仁所有的罪证就能把莫家干掉了,若是跟储位之争有关,那事情可就没那么简单了,自己的计划看来就要改改了。

    “孔娘子,您放还是不放给句话好不好,这样实在是太害怕了!”等了好半天七月都不出声,最后钱安终于受不了了,哭着对七月说道。

    “放你到不是不行、、、”七月手指敲着桌子说道。

    七月的手指仿佛敲在了钱安的心里,听到有机会活命,钱安顿时看到了希望了,连忙机灵的说道“孔娘子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小的什么都能答应的。”

    “可是以后你要为我做事,这里有一颗慢性的毒药,你若是吃了今天就放你一条性命。”七月从荷包里取出了一颗小药丸来拿在手中把.玩着,然后对钱安说道。

    马上死还是受制于人,但凡是思维没问题的肯定都选择后者。钱安几乎丝毫也没犹豫的就拿过药丸给吃了,虽然七月说自己每个月都必须吃一颗七月给的解药才能活命,但是能活一天是一天,他现在算是死里逃生,因此更加的不想死了。

    钱安养了几天伤后便回了京城,莫程仁听到钱安回来后本以为事情办成了,寒寒被带回来了,却没想到钱安是一个人回来的,顿时莫程仁就怒了。

    “这么点小事你都办不好,那你跟我说说你这一趟到底是去干嘛的?是不是差事办的腻了,你不想干了啊?”莫程仁拍着桌子怒道。

    钱安跪在地上连连请罪,随后说道“爷,不是小的不用心,实在是那当地的知县不识时务,户籍不但不给改,那知县还打了小的一顿,您看小的这额头便是被那县令给打的。”

    “什么?真是岂有此理!”莫程仁怒道。

    随即莫程仁看着跪在地上的钱安又道“既然官府那边走不通,那为什么不把莫寒给我绑回来,所到底还是你废物!”

    呵呵,他就是也想到这个办法了才差点死在那里了啊!

    钱安低着头嘴角苦笑,心中吐槽着,但是口中说道“爷,小的也想到这个了,可是小少爷说什么都不回来,小的想强行把他掳走,但是小少爷竟然以死相逼,说若是让他离开孔姨娘,他就不活了,小的生怕小少爷出个三长两短,因此这才不敢强行动手的。”

    莫程仁一愣,他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若是如此的话那到也不怪钱安了,毕竟他们莫家现在只有莫寒一根骨血,如果真出了什么事,那他们莫家可就要绝后了。

    钱安小心的抬头,见莫程仁怒气渐消,于是又道“爷,其实这事也怪不得小少爷不想回来,小的去了以后打听,原来庄子上这些年十分亏待孔姨娘和小少爷两人,不但不给吃的喝的,甚至还对小少爷非打即骂,又说爷不要他了之类的话,因此小少爷这才对爷有隔阂,所以不敢回来的。”

    “有这样的事?”莫程仁皱眉问道。

    若是以前他能生育又有其他儿子的时候自然不会管寒寒在庄子上有没有受罪这样的事情的,反正这个儿子他也用不上了,是死是活都与他无干。

    可是现在他膝下别说儿子,连个女儿都没有,如今他有不行了,只能指望寒寒一个,若是真有隔阂,到是对他不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