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七百三十一章总有贱人想找死(4)

第七百三十一章总有贱人想找死(4)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时候先生教的,这些年不作画,技艺都生疏了!”七月说道。

    寒寒离开京城的时候小,虽然对京城中的事情不太记得了,但这些年也听娘亲和别人说过他外公原本是个将军,他娘以前是个贵女,因此听了七月如此说便也没有怀疑。

    “明天我再画几张,咱们拿着这画到城里卖了,到时候给你买两身新衣服,咱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七月笑着说道。

    七月第一次充分的为寒寒展示了什么教知识就是力量,寒寒平时打柴,一捆柴在县城才卖两文钱,而七月的这一幅画竟然卖了一百两银子,即便这样七月还一副卖的赔了的感觉,店老板一个劲的问七月这个七月散人究竟是谁,说若是有他的画,尽管拿到他这里来卖,保证给七月一个好价钱云云。

    七月一共卖了三幅画,于是七月得到了三百两的银票,现在有了钱,七月便在县城里赁了一处房子,又买了一些日用品,随后便从那个破木板房搬了过来住下。

    庄子上的人早就不管七月娘俩的死活了,因此七月俩人离开了那里竟然一个人都不知道。

    寒寒第一次躺在了温暖而舒适的被窝里,只觉得自己好像做梦一样。

    又肉吃,还有被子盖,房子不再漏风,屋里没有老鼠和偶尔进来的蛇,床上不再会爬出来各种虫子,他就是做梦都没有梦见过这么好的事情。

    如果真的是做梦,那就不要让他醒过来吧!他真的不想再过原本那朝不保夕的日子了,没有饿过肚子的人永远不知道那种痛苦,曾经他和娘亲三天都没有饭吃,只能靠喝凉水解饱,可是凉水根本就不管用,他喝的直吐,但是吐出来的依然还是水。

    这是寒寒最幸福的一晚,他几乎半宿都没睡,他生怕自己睡着了再张开眼会发现这些美好的东西全都是梦,那时候他该有多失落。

    寒寒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睡着的,他醒来的时候一阵恍惚,他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在哪,柔.软的被子,漂亮的雕花床,无不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起床了,一会我带你去买点布,做几身新衣裳。”七月见寒寒醒了过来于是上前来说道。

    早饭是米粥和馒头还有几样小咸菜,有了卖画做掩护,七月总算可以在不引起寒寒怀疑的情况下把空间里的东西拿出来用了。

    即便是这样简单的吃的,寒寒依然吃的狼吞虎咽,从他有记忆以来,他就没吃过这么好的早饭。

    吃完饭,七月带着寒寒去了城里的布铺,这间布铺寒寒和孔竹云总来,只是他们不是来买布的,每次来都是来卖绣活的。

    店老板是个大娘,姓张,因此大家都管她叫张婆。七月和寒寒来了的时候张婆一时都没认出七月来,若不是七月领着寒寒,张婆根本不可能把眼前这个张的漂亮水灵的姑娘和平时经常来卖绣活的孔娘子联系在一起来。

    张婆并不知道孔竹云的底细,庄子里的人对外也只说孔竹云是个失宠的小妾,主家不要了,便给赶了出来。而这样的事情也是常有的,妾只是个玩意,不喜欢了就扔出来活着卖掉,在这个年代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张婆在听说七月就是那个孔娘子后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随后问道“你竟然真的是孔娘子啊!这段时间没见到你,你怎么变的这么好看了,这是吃了王母娘娘的蟠桃了,还是喝了观音菩萨的杨枝甘露了啊!”

    “只是之前一直病着,难免憔悴了些,最近病好了,所以才不一样了罢了!”七月只是简单的解释道。

    张婆心中不信,但是细一想想却也合理,原本那孔娘子眉目便是清秀的,只是平时总是蜡黄着一张脸,嘴唇也没有血色,瘦骨嶙峋,这才看起来姿色平平,如今病好了,人精神了,自然也就漂亮了。

    “孔娘子这是来卖绣活吗?你可是有日子没来了,不少客人都还是喜欢你做的荷包呢!”张婆笑着说道。

    七月变的漂亮了,张婆对七月的态度都跟以前对孔竹云时候的完全不同了,其实这也是人之常情,对待好看的人,大家下意识的就会不一样许多的。

    “不是,这回我是想扯一些布回去做几身衣裳。”七月说道。

    张婆没想到七月竟然会买布,要知道她对孔竹云的家境还是比较了解的,平时饭都吃不上,哪里会有闲钱卖布做衣裳啊。

    “呃、、、、孔娘子,你也知道我店里的规矩,不赊账的!”张婆委婉的说道。

    “我娘会画画,现在有钱了,我们是花钱买的!”寒寒一脸骄傲的说道。

    七月轻轻皱眉,如此露富的行为实在是不妥,但是七月想了想还是没有制止寒寒,小孩子穷的久了,乍富自然是会膨胀,就如孔竹云活着时候寒寒被接回莫家后一般,现在制止了寒寒会听话,但是却不会长记性,到不如让他吃点亏长长记性的好。

    “画画?”张婆一愣。

    “对啊!我娘画画可好了,一张画能卖一百两银子,所以我家有钱了,不是赊账的!”寒寒挺着胸.脯说道。

    “哎呦,真是没想到孔娘子竟然会作画,真是了不起啊!”张婆被惊住了,连连赞叹道。

    知道七月有钱,那张婆自然是也不再废话了,于是便给七月介绍起店里的布来,七月挑了几匹布后付了钱,随后带着寒寒便离开了。

    七月走后张婆依然还在连连感叹,而七月离开的时候正好和一人在布铺的门口打了个照面,那人在看到七月之后也是愣住了。

    “张婆,刚才出去的是谁家的姑娘啊,竟然如此好看啊?”那人回过神来后急忙进了布铺,对张婆问道。

    张婆见来人有些不屑的一笑,随后说道“我说程二子,你就别打人家的主意了,就你那破落户的家,惦记人家孔娘子,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孔娘子?她已经嫁人了?”程二子对张婆的奚落并没有生气,反而是有些失望的问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