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五百七十九章皇后养成计划(20)

第五百七十九章皇后养成计划(20)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以前七月看过一本书叫一千零一夜,七月觉得那个讲故事的那个姑娘堪称史上最强的连载小说作家,因为她保持了将近连续三年不断更的记录,而且必须每天的故事都很精彩,不然别的作家掉粉丝,她是丢命啊!

    最终这姑娘不但搞到了一个忠实的粉丝做老公,而且还成功的做稳了皇后的宝座,这就是连载小说作家能达到的人生最巅峰了!

    七月是个不太会讲故事的人,但是为了笼络住皇帝这个粉丝,七月也是拼了,她绞尽脑汁的想着以前看过的故事,每天争取都保持能留下一个悬念,这样才能勾着皇帝第二天来听书!

    唉!别人宫斗不是比漂亮就是比床技,七月感觉自己好奇葩,天天拼的是口才,这也是哗了狗了!

    皇帝越听是越起劲,他没想到自偶然封的这个小宫妃还挺有意思的,本来封完七月以后他都把这事给忘了,如今七月竟然给他打开了一扇新大门,天天听书这可比男男女女的那些事情有意思多了,皇帝一连一个月基本都没往后宫跑,宫妃差点以为皇帝被刺客吓的不行了,于是天天来给皇帝送补品,让皇帝烦不胜烦。

    严香兰从入宫起就恩宠不断,虽然她是从现代穿越而来的,但实际上在现代的时候她也是个学渣,什么炼玻璃煮盐之类专业性很强的东西她一概都不会,而她唯一会的便是在演艺圈这么多年磨练出来的讨好男人的本领,她自认为在这个宫里没有哪个女人比她更懂得让皇帝怎么舒服了,没想到皇帝竟然会突然冷落她,她顿时危机感便升起来了。

    严香兰派人去查皇帝最近都干吗去了,没过多久手下的太监便回来禀报严香兰道“娘娘,皇上最近谁的牌子都没翻,也没有计档宠幸什么人。”

    “没有?”严香兰一愣,她本以为皇帝是贪新鲜被谁给勾住了,却没想到根本就没有,要知道皇帝即便是宠幸个宫女也是要计档的,这是宫里的规矩。

    “那皇帝最近经常去谁的宫里吗?”严香兰皱眉又问道。

    太监连忙躬身道“回娘娘的话,皇上最近也并没有往哪个主子的宫里面去,不过听皇上身边的小德子说皇上这些日子到是经常往御花园跑,身边也只跟着保护皇上的人和贴身的公公,奴才也没打听出来皇上究竟去御花园干什么。”

    “呵呵,怕是不知道被哪个狐狸精给勾住了,想玩点新鲜花样呢!”严香兰歪着身子冷冷一笑嘲讽道。

    严香兰经历过的男人多了,在她心里,男人就是就是那么点事,脱了裤子说只爱你,穿上裤子就满天下说爱别人了,以前她陪的一些富二代富一代尚且如此呢,更何况现在陪的是一国之君了。

    严香兰对这种事情经验十足,她想了一下后对那太监说道“你去太医院找个太医过来,然后去跟皇上说本宫病了!”

    “是!”那太监躬身应下随后退了出去。

    太监走后,严香兰起身洗了一个花瓣澡,换了一身嫩黄色的家常的薄纱裙子,细细的为自己化了一个.裸.装,头上釵环皆没有戴,只是懒洋洋的歪在榻上等着皇帝来。

    病美人的关键不是在病上面,而是在美上面。若是真的病了,严香兰是绝对不会在生病期间去见皇帝的。男人往往都是有保护欲的,她相信她现在这副较弱的模样皇帝若是看了定然会心生怜爱,今天不会离开的。

    皇帝努力的把宫务全都给办完了,正急急忙忙的往花园赶,昨天七月讲到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了,皇帝正是听的起劲的时候,这一天都没什么心思干别的,好不容易忙完了,他要赶紧接着去听下文。

    可是皇帝还没等着到御花园呢,半路上就被严香兰派去的太监给拦住了,随后那太监禀告皇帝说淑妃娘娘病了,找皇帝过去呢!

    一边是盼了一天的故事,一边是自己的爱妃,皇帝真的很想做个渣男告诉太监自己不去了,但是这样做毕竟不太合适,更何况严香兰的爹严丞相在朝中还是很有威望的,就算是为了安抚严丞相自己也不能薄待了淑妃。

    皇帝深深的看了一眼御花园,简直觉得心在滴血,百爪挠心的跟着太监朝淑妃的宫里去了。

    皇帝自认为是做了很大的牺牲才来看淑妃的,结果一见到严香兰后他顿时就怒了,他也不是傻,严香兰那样子根本就是没生病的,他从小在宫里长大,什么样争宠的手段没见过,女人到底上没上妆他还是有眼睛看的出来的。

    若是平时皇帝自然不会生气,女人争宠用点小手段他觉得还挺有趣的,但是今天不一样啊!今天孙悟空都三打白骨精了,唐三藏那个二货竟然要把孙悟空赶走,故事就卡在这,你说他能不着急吗?

    “皇上,您来看臣妾了!”看见皇帝一见她就黑下来的脸,严香兰有些不明所以,这时候不是应该上前来心疼的抱住自己吗?怎么皇帝看到自己就好像看到仇人了似得啊?

    皇帝深呼吸一口气,他毕竟也不是小孩子了,从太子走到现在的位置,他这点控制情绪的能力他还是有的。

    “爱妃是哪里不舒服?太医怎么说的?吃药了吗?”皇帝对严香兰问道。

    “陛下,咳咳..”严香兰见到皇帝如此贴心的关心她,只以为刚才都是错觉,于是强撑起身子,一副弱不胜衣的模样对皇帝柔声道“谢皇上关心臣妾,臣妾只是偶感风寒,太医说没有大碍的,修养几天就好了。都是地下的那群奴才不省心,不过是点小病就去叨扰皇上,到害的皇上担心了。”

    呵呵,这话说的谁信啊?脸上的粉分明是新敷上去的,眉毛也画了,还点了点胭脂,皇帝本来就因为听不到故事满心都是愤怒,此时更是心中冷笑的吐槽。

    皇帝现在的感觉就好像有些爱打游戏的宅男的女朋友把他所有的符文都给融了一样的心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