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五百五十一章恶灵退散(71)

第五百五十一章恶灵退散(7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六子听完后脸都白了,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残忍了,他甚至不能想象的到这人活着被剥皮到底会有多疼,以前老人也只是说这闽王在山里有个大墓,却没想到这闽王竟然如此的变态。

    徐乐研究完这女尸后便又开始研究石棺,他刚开始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只觉得这石棺做的实在是精致漂亮,不由得心中赞叹多看了几眼,可是随着他仔细的研究,却忽然惊讶的“啊”了一声,随即对七月二人说道“这闽王实在也太奢侈了点吧,这哪里是石棺啊,这竟然是盐做的啊!”

    “盐做的怎么了?”六子不解徐乐为何如此的惊讶,在他看来盐也就一块钱一袋,就算是做个棺材也用不了多少,犯得着一个盐做的棺材就觉得奢侈的吗!

    却听徐乐继续解释道“你是不是觉得这盐不值钱啊?要知道那是现在盐才不值钱的,你想想,湘西并不沿海,这周围也不产盐,而盐想从内地运来光人力物力就是一笔不少的费用,当时人吃盐都吃不起呢,这闽王竟然拿盐做了个这么大的棺材,还是一个普通陪葬的墓室,可见这主墓到底会奢靡成什么样子了。”

    六子依然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相比于什么盐做的棺材,他到是对那女尸身上的珠宝更感兴趣。

    徐乐反复的围着那棺材团团转,这盐做的棺材在考古史上还是首例,若是能把这棺材和女尸搬回去,他还上个屁学啊,直接就能轰动考古界了。

    可惜啊,别说搬这么大的棺材回去了,现在他们能出这个地方都困难,徐乐只能拿着自己随身的相机反复的给这棺材和女尸拍着照片,算是有点留念。

    六子对棺材并不感兴趣,他只喜欢这女尸身上那些珠宝。

    六子搓了搓鼻子然后对七月说道“这女尸身上这些看起来就值不少的钱,咱们全都个给摘下来拿回去吧!还是按说好的,你们要大头,我要点零碎的就行了。”

    “我劝你还是别碰这些东西的好。”七月又看了几眼这些东西后说道。

    “为啥啊?”六子不解。

    “这东西不干净,你是个普通人,带在身上,恐怕用不了半天就让这玩意给祸害死了!”七月说道。

    七月开了天眼,因此能看到六子和徐乐看不见的东西。这女尸浑身黑烟缭绕,又仿佛不是鬼气,应该就是古时候这巫南国的巫术。

    六子恋恋不舍的看着那些珠宝,心里是抓心挠肝,但七月如此说了,即便是他心有不甘,但也不好再说什么。

    七月几人查看了那棺椁后便准备离开了,毕竟夜长梦多,而且七月还惦记着早点找到罗妮父亲的线索,也没那闲心陪着徐乐在这考古的。

    徐乐用一种仿佛和初恋情人告别般的眼神依依不舍的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那墓室,可是之后没多久他就知道自己错了,因此初恋故然可贵,但是在初恋之后你还会遇见千千万万个情人。

    七月几人在墓道里走着,随后便发现这里三步一个墓室,五步一个棺椁,而且那些墓室里面的陈涉完全相同,壁画皆是天上仙人的画像,而每个墓室之中都有一个相同的盐棺,就连那棺材上的花纹都几乎相同。

    七月几人没有手贱的再去推开一个棺材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一具女尸,因为若是再放出鬼蚁子的话,他们几个可是又要倒霉了。

    徐乐从原来的震惊到后来已经麻木了,他不知道看到了多少这样的棺材,虽然他没有看到那些棺材里面到底有没有女尸,但是想也知道,恐怕里面都是一样的情景。

    现在他终于明白当年巫南一个纯奴隶制的国家的国民怎么有胆子起来造反了,想来这个闽王已经穷奢极欲、丧心病狂到了极致,这才不得不反的。

    七月大略数了一下,仅仅是他们路过的墓室便有上百个之多了,而这墓道盘根错节,那没去过的地方也不知道多少,恐怕仅仅这四周围着的陪葬的人就有上万人之多。

    七月他们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这墓道里面空气稀薄,让人极为不舒服。而渐渐的,四周墙上的壁画也从刚开始的琼楼玉宇,仙人神女变成了另外一番景象,七月把手电照向了旁边的壁画,只见那上面画的是一个女人正被野狗活活咬死的景象,那壁画活灵活现,看的让人毛骨悚然。

    “这闽王真够变态的了!”徐乐也看着另外一副壁画满脸厌恶的说道。

    他看的那一副更是血腥,上面的情景讲的是把一个少女给活活烹煮的情景,那少女脸上痛苦的表情都栩栩如生,仿佛就在眼前一般。

    七月和徐乐正看着,忽然只听见俩人背后传来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咯咯笑的声音,听那声音又奸又冷,绝对不怀好意,顿时让徐乐只觉得后背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猛然回过了头来。

    七月和徐乐回头,却只见身后只有六子一人,六子见二人突然转身,顿时满脸的莫名其妙的问道“怎么了啊?出什么事了?”

    六子说完也紧张的朝自己四周看了看,可是却什么都没看出来。

    “你没听见笑声吗?”徐乐也愣了一下,随即问道。

    “没有啊,什么笑声?”六子也愣了,随即不解的道。

    七月和徐乐对视了一眼,七月又看了看六子,却根本看不出六子身上有任何不妥,于是对徐乐摇了摇头。

    徐乐抿了抿嘴唇,看七月刚才的样子便知道七月也是听见的了,但是七月又看不出什么不妥的地方来,俩人心中留心,但又不好把此事告诉六子,于是便含含糊糊的把这事给糊弄过去了。

    几人继续往前走,这墓道狭长昏暗,走了半天也没到头,又见再没有听到那笑声,于是徐乐也就渐渐的放下了警惕。

    只是徐乐虽然放松了,七月却没有放松,七月从来都不自负,她深深明白一句话,那就是不要低估任何一个对手,也不要仗着自己本来高而轻视身边的危机,因为如果那样的话,等待你的就只有死亡这一条路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