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五百四十七章恶灵退散(67)

第五百四十七章恶灵退散(67)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七月干脆利落的把宝剑一抽,一脚便踹在了那绿毛僵尸的身上,绿毛僵尸倒飞出去,正好便撞在了第三只僵尸的身上,顿时滚作一团。

    七月一出手,那绿毛僵尸就只有挨揍的份,几只僵尸大吼着,顿时惊起林中鸟雀乱飞。

    青夜昌很庆幸自己方才没听青玉儿的话跟七月动手得罪了这个煞星,若是动手,怕是他根本连跑的机会都没有,以这女人虐僵尸如此悠闲的模样来看,打自己还不就跟玩似的。

    七月也打的兴起,索性一把剑舞的是快如闪电,只见残影,这也就是僵尸皮糙肉厚,若是换个物种,恐怕现在早就让七月的剑给凌迟了不可。

    徐乐心中松了口气,他本来还担心七月,现在看来这女汉子依然是威武雄壮,只要一出手,那绝对是秒杀苍生。

    不知为何,徐乐虽然见七月占了上风却依然是有点心神不宁,他打起了精神扫视了一下树林周围,却恰巧看见一处树林哗啦啦直响。

    “小心,那边可能有僵尸...”徐乐想也不想的喊道。

    徐乐话音刚落,却见那一边果然从中跳出一只黑影出来,黑影浑身绿毛,正是一只面目狰狞的僵尸。

    那僵尸速度极快,几步便蹿了过来,虽然有徐乐提醒,但却也躲闪不及。

    徐乐喊完就想拉着吓傻了的六子急忙跑,但那青玉儿见到僵尸已到进前,慌的是花容失色,想也不想就朝徐乐身上推了一把,顿时徐乐一个趔趄便朝那僵尸身上倒了过去。

    青夜昌一见青玉儿竟然把人推了出去也是一惊,要知道七月刚才特地让他们看护一下徐乐和六子俩人的,如今有了危险,他们不但没救人,反而把人给推出去当挡箭牌,只怕等候那女人定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僵尸近在眼前,徐乐现在再想逃已经是不可能了,虽然六子回过神来,但这可是绿毛僵尸,他一个普通人哪里会有救徐乐的能耐。

    徐乐惊叫一声,只觉得这下肯定死定了,那僵尸一把就朝徐乐抓了过来,张开大口,露出獠牙直朝徐乐的脖子咬了过去。

    徐乐紧紧的闭起了眼睛,他甚至都能闻到那僵尸口中腥臭的味道,只是想象中的痛楚却迟迟未来,徐乐张开眼睛,只见七月冷冷的站在他的面前,而那僵尸已经身首分离,倒在地上,动也不动了。

    徐乐身上被溅了不少僵尸的污血,看的他只觉得恶心难忍,而刚才的惊吓又让他浑身直哆嗦,甚至连去擦一下的力气都没有,直接便跌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喘气。

    七月的目光冷冷的看着刚才推人的青玉儿身上,她眼中满是杀气,这一刻她是真的想杀人了。

    青夜昌见七月的模样心中一突,他心中暗暗叫苦,只是他不能任由七月就这么把青玉儿给杀了,那他回去根本无法交代,于是便上前一步来站在青玉儿的面前对七月道“姑娘别见怪,刚才也是我师妹一时心急乱了方寸,我替她赔罪了,还请你饶了她这一回吧!”

    “心急就能害别人啊?”一听青夜昌的话后徐乐先是恼了,他正拿包里的纸巾用力的擦着身上的污血,如今又听青夜昌那丝毫没有真心的道歉,顿时气急说道“我好心提醒你们,你们不感激就算了,怎么能把我往僵尸口里推呢?你们还是人不是人了啊?”

    青玉儿本来就对青夜昌道歉而心中不满,再听徐乐竟然还敢骂她不少人,顿时就忍不住了,从青夜昌的身后一步蹿出后说道“师兄何必跟他们如此废话,你我可是青城山的弟子,我就不信他们不要命了敢和青城山结如此的生死之仇。干嘛和一群下贱的人说啥好话,我推就是推了,有本事你们就杀了我,你们看着要是我死了,我爹娘找不找你们报仇,到时候把你们的鬼魂抽出来点魂灯,让你们永生永世受尽折磨,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呵呵,青城山好大的口气啊!”七月一听这门派心中更是恼了,原主的娘就是被青城山给害死的,她对青城山就没半点好印象,只想着等以后找歌机会去青城山找那个青莲复仇的,却没想到现在竟然先遇见两个,那她也不客气了,到不如收债之前先讨些利息,反正这俩个也不是好人。

    七月剑一横冷冷的道“既然你爹娘那么厉害,那我可就等着看看,他们到底怎么给你报仇了!今天你的命我先收下了!”

    有些人咋咋呼呼的喊打喊杀,但却丝毫不让人觉得害怕。但是七月这一句今天你的命我先收下了,却让青玉儿顿时感觉彻底冰凉。说起来她不过是仗着自己家世胡作非为罢了,若是别人真不怕她家世,她却是半点办法也没有了。

    “姑娘,你别冲动啊!”青夜昌喊道,只是他只是喊,这一次却没再站到青玉儿前面了,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七月对手,再上去也只能是陪着青玉儿一起死了。

    七月一剑直朝青玉儿刺了过去,这一剑快如流星一般,只见箭尖的星芒,却根本连剑身都看不清便已经到了进前了。

    一起都很快,快的连青玉儿尖叫的声音都没喊出了,而就在此时,忽然远处一个飞镖就直朝七月的剑袭来,兵器相撞当啷一声,虽没有挡下七月的剑,但是却还是把七月撞的剑尖偏了一些,本是刺向青玉儿心脏的一剑却刺在了她的肩膀之上。

    “啊...”青玉儿惨叫一声,一把捂住了自己受伤的地方,而就在这时一人从树林之中飞身而至挡在了青玉儿的面前,冷声对七月喝道“大胆,你竟然敢伤我徒弟,真是不要你的狗命了!”

    七月定睛看了过去,只见眼前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四方脸,白面盘,身上也是穿了一件道袍,道袍的模样到是和罗妮的爹惯常穿的那间破道袍十分相似,听来人说的话,想来这人应该就是这俩人的师傅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