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五百四十三章恶灵退散(63)

第五百四十三章恶灵退散(6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们村里有谁对这山比较了解的?我想找个向导!”七月说道。

    “你要进山?”六子一愣后问道。

    七月点了点头。

    虽然知道七月是来找那些人的,但是他却没想到七月一个小姑娘今日要进大凉山那么恐怖的地方,不过再一想七月徒手捏石头的功夫,顿时六子就又淡定下来了。

    “我能问问你要进山干嘛吗?”六子犹豫了一下后对七月问道。

    “你知道大凉山里有个古墓的传说吗?”七月不打反问道。

    六子点了点头,他自然是知道这个传说的,祖祖辈辈他们个就流传说大凉山中有个埋藏着天下奇珍的大墓,只是这么多年来,不少人都去大凉山中探宝,但却一个也没回来过,因此,大凉山早已经成了他们这里的禁地,再没有人为了宝藏而进山了。

    “只是个传说吧!”六子摇了摇头说道。

    “如果我说不是传说,而是真有那么一个墓呢?”七月道。

    六子的瞳孔一缩,如果那不是传说,是不是那些珍宝真的就在大凉山里...

    想到这里,六子咬了咬牙,随后对七月道“那个.我可不可以给你当向导?”

    七月听了六子的话挑了挑眉头,看着他没有说话。

    六子被七月看的有些紧张,他不知道为何,和这个女人对视他总有一种十分紧张的感觉,仿佛在她面前自己的任何心思都瞒不住一般。

    六子想了想最后决定实话实说道“你也看见了,我在这家里到底是什么情况,虽然我在这家里累死累活,但是这家里却根本没把我当亲人。我叔叔对我还行,但是我叔叔怕老婆,我现在年纪也这么大了,家里甚至连给我张罗亲事都没张罗。”

    六子说到这里苦笑了一声继续道“我也知道他们为啥不给我张罗,这村里彩礼那么贵,我多吃一口饭我婶子都能骂半天,她怎么可能给我拿这彩礼钱呢!要是我没喜欢的人也就算了,最近我和外村的一个姑娘好上了,她家里要三十万才彩礼,可是这三十万我攒一年都攒不出来,我这次跟你去打的就是这个主意,我给你们带路,万一在里面遇见啥值钱的物件,你们给我个三瓜两皂就够我成亲的了。”

    七月没有说话,思考了一下,就在六子紧张不已的时候七月忽然说道“那你开车的事情怎么办?要知道这一去还不知道多久呢,你一时半会可是回不来的。”

    听了七月的话,六子便知道七月这是答应了,于是立即忙说道“这车的事没关系,我婶子的娘家弟弟也会开车,她看不上我也是想让他弟弟干这个活,把我挤走!”

    听六子如此说七月便点了点头,七月六子能做向导她还是挺愿意的,一来六子年轻,必然不会拖后腿。二来是因为他图钱,七月觉得有图的东西就好,这样大家目标基本一致,也不会半路出什么幺蛾子。

    果然,六子去跟他婶子一说他婶子便答应了,他婶子甚至恨不得六子就死在林子里不回来才好,这样省了不少嚼用钱。

    七月又在六子婶子这里买了不少的补给的粮食之类的东西,当然,他婶子也狠狠的敲了七月的一笔竹杠,没少要七月的钱。

    七月只是笑着给了他婶子钱,仿佛根本就不知道被宰了似得。但实际上七月给他婶子的钱上附了一只鬼,因此就在七月离开后的几天,他婶子在家偷人的时候家里忽然着火了,相亲们跑过来救火,结果就看见他婶子和一个男人从屋里跑了出来,而那个奸夫竟然还是他婶子的亲弟弟。

    当然,这一切七月都不怎么关心,她交代那个鬼也只是让他婶子不好过一点算是惩罚,却没想到那个鬼恰好把他婶子偷情的事情给捅出去了,六子的叔叔得知这个消息后急忙从城里赶了回来,兜头盖脸的就把他婶子打了一顿,随后便拖到法院去起诉离婚了。

    --------------------

    荒山野岭,树影重重,林深茂密,处处都是一番未经人类开采的原始景象。

    七月几人起初刚进林子的时候还好,但是到了大凉山的山脚的时候不管气候还是景色都开始慢慢变了,到不是景色变化有多大,而是一种感觉,众人只觉得越走越阴森森的,越走便越是有些凉,甚至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因为这凉气而起来了。

    大凉山外的道路六子还算熟悉的,但是这大凉山别说是他,就是他村里的人也全都没有任何一个是来过这里的。

    入夜了,七月几人决定先找个地方扎营,于是七月便找了一个干燥而又没有蛇充鼠蚁的地方休息了下来。

    七月和六子还好,但徐乐却是累的不行了,他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抱怨道“哎呀,这是什么鬼地方啊!累死我了,走的脚也疼...这脚疼也就算了,你们说腿怎么还疼呢,好像什么东西扎我似得。”

    徐乐虽然抱怨,但这一路上却没给七月找什么麻烦,虽然累的受不了,但是却没说半句,这也是休息下来了才抱怨几句的。

    六子正在附近捡着柴禾,七月则是拾一些大的叶子打一个简单的住处。要知道山里露水十分大,若是晚上没东西遮一下,恐怕第二天早晨他们的衣服就全是湿的了。

    徐乐坐在地上挽起了自己的裤腿,而这一挽起却把徐乐吓了一跳,顿时惊呼出声喊了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六子听见徐乐惊呼的声音急忙跑了回来,而七月也紧随其后回来了。

    “你们看这是什么啊?”徐乐看着腿上那无数个黑乎乎的小虫子惊恐的喊道。

    也难怪徐乐害怕,任谁腿上吸着无数的黑乎乎的肉虫子都会吓的半死的。

    徐乐伸手就要去拔那些虫子,但却给七月直接给拦住了。

    “这东西不能用手拔。”七月说道。

    这东西叫旱蚂蟥,蚂蟥的“老巢”多在溪边杂草丛中,尤其是在堆积有腐败的枯木烂叶和潮湿隐蔽地方的为多。这些家伙平时潜伏在落叶、草丛或石头下,伺机吸食人畜血。水蚂蟥则潜伏在水草丛中,一旦有人下水,它们便飞快地游出附在人畜的身体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