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五百一是一章恶灵退散(31)

第五百一是一章恶灵退散(3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没有邪气?”胡丽丽也是没想到,她惊讶片刻后又道“那会不会是别的东西呢?”

    七月摇了摇头,她确实是不知道的,随后她安慰沮丧的胡丽丽道“你也别着急,这事容我想想。”

    与其说是容七月想想,到不如说是容孟成宇和黑衣鬼想想,七月晚上睡了一夜,孟成宇和黑衣鬼足足的想了一宿,别说,还真让俩人给想出来了。

    第二天一早,七月刚睁开眼,就看见黑衣鬼一脸兴奋的爬在了自己的身上,七月见此只以为黑衣鬼是活腻了想耍流氓,于是毫不留情的一拳便朝着黑衣鬼打了过去,而黑衣鬼连躲都来不及躲,直接就被七月一拳打了出去,直接给拍在墙上,半天才从上面好像一团液体一样的滑了下来。

    七月眯着眼还要上去再揍,但七月却被孟成宇拦下了。

    “你先等等,你干嘛要打他啊?”孟成宇不解的道。

    “他想非礼我!”七月理直气壮的说道。

    孟成宇汗,不认识七月的人想非礼七月是可能的,但是认识七月的人绝对不会去想非礼她的,不,是不敢非礼她,这娘们战斗力就跟个坦克似得,谁能推的动她老人家啊。

    “不不不,你误会了,他绝对不会,又不是活腻了!”孟成宇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他想干嘛?”七月满眼杀气的说道。

    “可能是太兴奋了,我俩昨天研究了一晚,总算是猜出来了一个比较可能的答案了,他太高兴了,就想去叫醒你,结果就悲剧了。”孟成宇说道。

    黑衣鬼连忙在那边附和孟成宇的话,赌咒发誓的说自己绝对没有那个狗胆去打七月的主意的。

    “你们说研究出来的可能究竟是什么啊?”七月勉强相信了黑衣鬼没有窥视自己的花容月貌,于是谈起了正题问道。

    “是蛊。”孟成宇神色严肃的说道。

    “蛊?”七月一愣。

    七月听说过这东西,不过听说的来源是在她以前看的一些小说上面,真在现实中听说还是头一次。

    “对,是蛊。”黑衣鬼肯定的说道“你也知道,我活的年头比较久,因此见到的新鲜事也是多一些。我以前去过苗疆,曾经在那见过蛊...”

    黑衣鬼缓缓的说起了他在苗疆见蛊的经历。

    那时候他还是个年轻的鬼,元朝的时候,中原大乱,元朝军队大肆屠杀中原百姓,仅仅是是忽必烈时期便屠杀了将近一千八百万的汉人。

    在元朝的时候,汉人是最贱的贱民,甚至连姓名都不许有,甚至汉人在结婚的时候,妻子的初夜要贡献给蒙古的保长。

    “几百年后,亡国奴的后代还总是说什么:“蒙古西征是我国对欧洲的早期征服”,还对“一代天骄”成吉思汗顶礼膜拜!却不知道那时候咱们就是人家的奴才,甚至差点让人杀的绝种了。”黑衣鬼怒气冲冲的说道。

    确实是,曾经也听过这样的历史,宋宣和三年,全国人口是9347万。而到元初至元十一年,人口仅剩887万。损失率高达91%。

    那是毫无人性的屠杀,是灭族的屠杀,黑衣鬼作为这片土地上曾经生活过的汉人,对此即悲凉,又无奈

    黑衣鬼那时候漫无边际的在游荡,曾经去过苗疆。苗疆偏远,有些地方没被波及到,因此他曾经在那里见过关于蛊的事情。

    据黑衣鬼所说,蛊只能由女子来养,传说苗女多情,常常为情所困,早为三苗先民用于情誓,两只为对,亦称情蛊。如遇背叛,一方自尽,蛊从其体内飞出,引动另一情蛊破体飞出,使其巨痛七日之后方气绝而亡。后来有汉族男子进入苗疆,见苗女多情,便居住下来,待二三月后,借口离开,许久不回,苗女自尽,汉人蛊飞人亡,导致谈蛊色变。

    蛊是十分神秘的东西,养蛊的女子纵使她的丈夫也不会得知,只等女儿长大后再偷偷传给女儿,这是苗疆女子最后的一层保障,若想生离,便是死别。

    “你的意思是基本大部分的蛊都是虫子?”七月沉思了一会后问道。

    “对,苗疆养蛊基本都是虫子,我昨天晚上去看了那个女人,能感觉到她的肚子里有只毒虫,那个毒虫应该并不厉害,但是问题是咱们不懂这个,该怎么拿出来到是个问题。”孟成宇也说道。

    “其实也不是问题..”七月想了一下后说道。

    “你有什么办法?”黑衣鬼好奇的问。

    “就是再厉害的虫子不也是虫子吗,咱们试试打虫药吧!”七月说道。

    孟成宇和黑衣鬼听到七月这个主意后直接就喷了,而胡丽丽更夸张,七月和她说的时候她正喝粥呢,听了七月的话后直接呛着了,又是顺气,又是喝水,好歹没让胡丽丽成为个被直接呛死的倒霉蛋。

    “打虫药能行吗?”胡丽丽瞪着眼睛惊讶的问道。

    “不知道”七月摇了摇头说道“不过蛊虫不也是虫嘛,多吃点打虫药,万一吃了以后有用呢!”

    打虫药不知道吃多了能不能吃死人,但是反正这陈玲也快死了,在死于虫子还是死于打虫药这两个选项来看,七月觉得死于打虫药貌似更好一些。

    虽然陈玲的母亲十分不愿意放弃治疗,但是医院却还是劝陈玲出院了。因为这人放在这里也查不出来究竟是什么病,没办法用药便没办法赚钱,万一死在这里医院还麻烦,到不如让陈玲母亲把人拉回去等死算了。

    陈玲的妈妈哭的眼睛都肿的跟桃子似得了,她听了医院的话后万念俱灰,因此在七月提议要给她闺女灌打虫药的时候陈玲的妈妈丝毫也没犹豫的就直接答应了下来。

    “行啊,你们想怎样就怎样吧,反正玲玲都已经不行了,死马当成活马医,万一要是能把她肚子里的虫子弄出来不也是好事嘛!”陈玲母亲破怪破摔的一边抹着眼泪说道。

    既然陈玲的妈妈都已经答应了,那七月便开始实施行动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