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四百九十八章恶灵退散(18)

第四百九十八章恶灵退散(18)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恶作剧的鬼?那这鬼也够无聊的了!

    七月不明所以,正想再问上几句,却听外面传来了吵吵嚷嚷的声音,紧接着有人喊到“孩子他娘,快出来接一下,大仙来了。”

    看来那传说中的出马仙来了,屋里的人顿时都热闹了起来,全都赶出去看。

    一般村里一家人有事,便会有一群人来围观,七月出来的时候院子外面围了不少人,而人群之中簇拥着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这女人身上有种气息让七月非常不舒服,因此七月在看到她的时候皱了皱眉头。

    “哎呦,大仙啊,您可算是来了,我家闺女这一晚上没睡,今早又做了噩梦给吓醒了,她还带着身子,您赶紧给她看看吧!”李茉嫂子的妈连忙上前几步,一脸讨好的说道。

    那女人姓刘,大家都叫她老刘婶子,她穿着一身黑衣,身材有些消瘦,颧骨也是高高隆起,只觉得是一副刻薄的样子。她神态傲慢,瞟了一眼李茉嫂子的娘说道“嗯,我听你家八宝金身罗汉刚才说了,我看是你家盘头子让那没脸子给磨上了,不过不妨事,一会我让我家老仙落马靴坡,给你家看看。”

    七月听这一大段话去一句也听不懂,李茉是东北土生土长长大的,因此多少明白一些,便给七月解惑道“她这说的都是出马仙专门用的话,八宝金身罗汉就是男人的意思,说的是我嫂子她爸,盘头子是结婚了的女人,说的是我嫂子,没脸子就是野鬼,落马靴坡就是来的意思。”

    “噢!你还懂的挺多的,这都明白。”七月笑着说道

    李茉有些不好意思,她本就性格腼腆,听了七月的话后脸一红说道“我妈喜欢说这个,没事总听也知道了。”

    七月和李茉正说话间,那老刘婶子便被让到了里屋去看李茉的嫂子了。人太多,七月只是被挡在了外围,但透过人群的风系还是能看见里面的情况。七月就只见那女人从随身的包里开始往外掏东西,先是香炉酒碗之类的小件,最后掏出了一个单面八弦儿的驴皮鼓,鼓上还画着许多花花绿绿的东西,这鼓在出马仙中叫开源鼓,取的是天道一元初始之意,是请仙的重要道具。

    老刘婶子点上了香,盘腿坐在炕上,一拍那开源鼓便开口唱道“啊。。。你看那接接那悲王那捎带冤魂那啊哎。。这不提起那冤魂那我都不落泪呀啊哎。。这提起那清啊风啊雨泪连连那啊哎....”

    老刘婶子边唱边浑身抽抽,脸上的汗珠大滴大滴的往下落着,唱到后面,老刘婶子最后扯着嗓子唱了一句“请神嘞..”

    唱完这一句,老刘婶子把那开源鼓一放,浑身就好像踩了电门一样剧烈的抽搐了起来。接着她身上的感觉便彻底变了,原本她就身带阴郁之气,现在更是如此,只见半空之中一个黑影便进了她的身体里,紧接着她浑身都冒着黑气。

    老刘婶子缓缓的张开了眼睛,只是朝众人扫了一眼,众人便觉得后背凉飕飕的,汗毛都快竖起来的感觉。

    “拿哈啦气来!”那老刘嫂子阴恻恻的用一种沙哑的声音说道。

    “哈啦气是什么?”七月好奇的问道。

    “就是酒。”李茉小声的说道。

    可能是早已经知道肯定会要这些个东西,因此家中早已经准备好了,听她一说话,立马便有人把白酒拿了上来。

    那老刘婶子一口喝了半瓶,抹了抹嘴说道“我家规矩,看事要先给二百压兜钱。”

    李茉嫂子的娘连忙把钱给了老刘婶子,于是老刘婶子又继续道“前世因来今世缘,金童投生在门前。可惜惹来游魂鬼,几番磨难命难全。”

    说完这一段话后,顿时屋里的人脸色都有点变了,就听那老刘婶子继续道“这盘头娘子今天受了这磨难就是惹上那没脸子啦,不过没事,幸好今天遇见了老仙我,我发发慈悲便救她一救,我这有个法器,只要把这东西日日带在盘头娘子身上,保证能让这孩子平安出世。”

    说完之后老刘婶子便从兜里拿出了一个梳子递了过去,李茉嫂子的娘赶忙接了过来,满脸都是感激。

    七月看那梳子,只见就是个普通的木梳,上面刻着一些古怪的花样,但七月也不认识,只是这梳子之上同样冒着黑色的气息,让七月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厌恶。

    七月正想着这梳子为什么会有黑气呢,就听那孟成宇忽然说道“这梳子你可不能让她接,不然人就完了!这一招实在太黑心了,竟然会想出这样的办法来。”

    “噢?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一点。”七月一愣随即忙问道。

    “刚才那所谓的老仙你也看见了,浑身黑气,这种鬼不是善类,乃是穷凶极恶的厉鬼。一般东北堂子里也有鬼,但是却都是为了做公德得到的鬼,而这种恶鬼是不能入堂子的。他们不仅不能进堂子,甚至因为罪恶太深,更不能投胎转世,因此这恶鬼为了轮回便道德败坏的打起了这怀孕女人的主意。”孟成宇义愤填膺的说道。

    七月心中腹诽,你竟然还有脸说别人道德败坏,你活着的时候还不就是个养鬼的,当时为了养鬼还想把我弄死呢。

    不过七月并没有说这话,只是继续听孟成宇说道“他给那孕妇的梳子上面的是一段邪咒,之后他便会附在梳子上面,慢慢的把那胎儿的魂魄给吞噬,之后取而代之。虽然孕妇之后会生下孩子,但因为这十月被他几乎把阳气全吸干了,因此这生产之日,便是这孕妇丧命之时。”

    七月听完后紧紧的皱起了眉头,这李茉一家对她可不错,不管怎样她也不能就这么看着见死不救的。

    见李茉的嫂子正欢喜的要去接那梳子,七月顿时喊了出来道“那东西你不能碰。”

    七月这一嗓子让所有人都朝她看了过来,七月迈步就朝那老刘婶子而去,一边走一边讽刺的说道“装的挺人模人样的,收了人家的钱,喝了人家的酒,现在还想祸害人家的闺女和人家闺女肚子里的孩子,难怪投不了胎,你这缺德大发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