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四百五十四章一只凤凰男(5)

第四百五十四章一只凤凰男(5)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妈,我不是那个意思。”颜国华连忙结结巴巴的辩解道。

    “不是就好,老娘可是为了你这些年不舍得吃不舍得喝的,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这才把你供的出息了,你要是娘都不要了,那就是丧了良心了!”颜母冷哼一声瞪着颜国华怒道。

    “行了行了,老大不是那样的孩子,你这话天天都反一遍,说的我都犯了!”颜父见颜国华面上讪讪的,于是便打圆场道。

    “我这不也是气的吗,你说他娶的是个什么玩意,长的不好也就算了,还不孝顺,我要点什么都不行。而且还生了个丫头片子,这也就是我,要是换个人,早就不要她了。”颜母泛着白眼怒道。

    “好了,别叨叨了,赶紧给我倒杯水,吃饭。”颜父不耐烦的道。

    颜国华连忙给颜父倒了杯水,俩人吃了几口,颜父对颜母道“你就给我们两个带饭了啊,她怎么办?”

    颜父用筷子指了指躺在床上的七月说道。

    “我还给她带?呵呵”颜母又冷笑一声道“她这一天点了多少药水了,药水那么贵,还用吃饭啊?”

    “你这老娘们就是啥也不懂,现在不是钱还没弄出来吗,她又让咱家老大打成这样,万一醒了以后叫她娘家人来要离婚怎么办?”颜父瞪着颜母怒道。

    颜母显然是有些怕颜父的,说话的声音顿时小了起来,但是还是不服气的小声道“就她那样的,死活赖着咱家老大,怎么可能离婚,她都生了娃了,离了婚谁要她啊!”

    颜父想了想也有道理,于是便不再说什么,吃起饭来。两个孩子刚刚在家里吃了点,如今一见颜父他们吃饭就又开始喊饿,颜父一看这两个孙子就高兴,于是乐呵呵的道“多吃饭好,多吃饭长身体,爷爷喂你们好不好啊!”

    “不要,我才不吃饭呢,我要吃披萨和炸鸡,我还要喝果汁。”双胞胎其中的一个喊道。

    “我也要吃好吃的,我不吃饭!”另一个双胞胎也喊道。

    听了两个双胞胎的话,颜父便对颜国华道“老大,赶紧去买去,多买点,上次他俩就没吃够,特别是那个什么圣代什么的啊,给一人多买几个。”

    颜国华显然有点不愿意,他犹豫了一下后说道“把,你别总这么惯着他们俩,这些日子从来都没正经吃饭过,那些玩意多贵啊,而且也没营养。”

    颜父一听顿时怒了,一拍桌子骂道“你两个侄子吃你点你就心疼了啊?我告诉你,你这还没儿子呢,要是这胖婆娘生不出来,你以后就得指望你这俩侄养老送终给你传香火,就这么点钱就不舍得,你家的那个赔钱货一罐奶粉好几百,吃了有什么用?能长出个把来啊?”

    “那奶粉不是她娘家送的吗!”颜国华被颜父一骂顿时就蔫了,嘴里嘟囔道。

    “送的怎么了?送的你不会拿出去卖了啊!”颜父指着颜国华骂道。

    颜父骂着,那两个小的也不消停,闹着要吃披萨,俩人听颜国华不愿意买,于是哭闹着把身边的东西开始往地上摔,饭盒盖就在俩人旁边,也不知道俩人是谁扔的,结果一饭盒盖就直接朝七月受伤的腿飞了过来。

    七月听到风声,本是想躲,但是她现在浑身都动不了,万般无奈之下只能生生挨了这一下。

    七月此时才想起来,尤静的腿貌似后来有点残疾,走快了总是有点跛脚,恐怕和这一下砸的有关。

    当时尤静并没有醒,因此也不知道自己挨过这一下。随着那饭盒盖落在七月的断腿上,她疼的一抽,但却没有发出声音,生生的把疼忍了下去。

    七月心中叹了口气,她现在受伤,虽然这种家暴可以报警,但是在天朝对于婚内家暴报警的收效几乎收效甚微,警察也顶多是来制止暴力,而离开后男人是否继续家暴就没人管了。当然也可以告到法院,可是法院也只会判离婚,财产适当的多分一点给受害者,但真正对施暴者进行制裁的却少之又少。

    现在自己成了如此模样,若是直接闹翻了脸定然对自己不利,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安抚好他们,等以后自己养好了伤再找他们算账。

    饭盒盖砸到了七月众人都看见了,但是却根本没一个人在意的,颜家一家人依然还是为了要不要去给两个孩子买那些吃的争执着。

    最后颜国华自然不是颜父颜母的对手,几句话就败下阵来,只得惺惺的出去买东西了。

    听了颜家的这些话,七月只觉得心中气门,她经历的世界也多了,什么坏人没见过,但是偏偏是这种不要脸的人最让她恼火。

    七月现在虽然可以从空间里拿药出来,但是这尤静只是个半点根基都没有的凡人,自己的那些药如今根本就不能用,甚至有的药若是吃了可能直接就会爆体而亡。七月无奈,只能从最基础的开始练起,修炼入门的内功心法慢慢的疗伤。

    七月修炼的很努力,但是奈何这尤静却一点天赋都没有,而且这些年来因为又是流馋,又是生孩子,坐月子的时候也没好好保养,平时还要劳累照顾这一家人,如今又断胳膊断腿的,身体虽然还是胖,但是已经很虚弱了,体内还有很多隐疾,这让七月修炼的非常慢。

    练了一夜,七月早晨的时候觉得自己不能不“醒过来了”,因为她实在是太饿了。

    七月张开了眼睛,她张开了眼睛,扭头朝旁边看了过去。

    七月住的病房是多人间的,昨天晚上另外一张床刚住了人,对方是个老太太,半夜的时候心脏不好被家里人送到了医院,此时已经没事了,正被她家女儿扶着吃早饭呢。

    那老太太吃饭的时候正对着七月这边,看到七月醒来,她便亲切的打招呼道“哎呦,闺女你醒了啊!你这一直睡,看你受伤挺严重的,怎么家里也没人来照顾你一下啊,连个陪床的都不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