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四百五十二章一只凤凰男(3)

第四百五十二章一只凤凰男(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起初尤静是犹豫的,但是在颜国华一阵又一阵的枕边风忽悠下,尤静迷迷糊糊的就把房子过户过去了。慢慢的,家里的存款也到了颜国华的手中,而就在尤静查出第二次怀孕之后,颜国华的态度开始慢慢的又转变了。

    颜国华先是把他老家的父母接过来住,美其名曰是来照顾怀孕的尤静的。而颜国华的父母在来了之后却没对尤静有半点照顾,反而是尤静每天辛辛苦苦的开始伺候起这一大家子人来,稍有不如意,颜母就开始哭闹说尤静不孝顺,惹得颜国华对着尤静就是一顿骂。

    上次怀孕尤静伤了身子,医生说如果这一胎再流掉尤静恐怕以后再不能成母亲了。尤静觉得,为了能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于是她决定忍耐。

    尤静怀孕的时候又要劳心劳力的伺候这一家老小,又要受颜国华的气,因此怀孕刚七个月便早产下了一个女婴。

    见到是女孩,颜母当时脸色就不好了,啐的骂了一句“赔钱货”,随后连管都不管尤静,和颜父一起拉着颜国华便回家睡觉去了。

    尤静见此心中大痛,尤家的父母看到颜家如此作为气的不行,虽然心中恨尤静的不争气,但是现在尤静刚生孩子,也不好说什么,只得把尤静接回家去照顾月子。

    尤静月子期间颜家根本没人来探望,颜国华更是把尤静抛在了脑后一般,连个面都没露过。尤静忍不住打电话过去,颜国华便很不耐烦的说生了女儿他爸妈难过,他是个孝子,若是去看尤静岂不是和他爸妈做对,因此让尤静忍一忍,忍到他爸妈消气了再说。

    月子做完了以后,颜国华终于出现了,他仿佛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一露面后便直接对尤静的父母说他要接尤静回去。

    尤静父母自然不愿意,但颜国华道“尤静已经嫁到我们颜家了,如今也生了我的孩子,那就生是我颜家的人,死是我颜家的鬼。”

    尤静父母被颜国华气的直哆嗦,特别是尤静的妈妈,咬牙切齿的坚决不同意女儿回去。颜国华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尤静,见尤静不跟自己走,半句话都没多少,转身便离开了。

    颜国华走了,但是颜母却是闹了开来,她本就是泼辣,更不要什么脸面,于是天天来尤家闹,若是尤家不开门,她就站在门口骂,直骂的整个小区都来看热闹。

    尤静的哥哥自从和尤静吵那一架就搬出去住了,此时听竟然被人欺负到家门口了,于是便忙赶回来,直接和颜母便吵了起来,俩人吵架之下颜母就泼妇般的动了手,却不知道一拉一扯直接怎么就把颜母给撞倒了。

    因为这件事,颜国华和尤凯打了一架,而两家的关系这一下彻底降到了冰点。颜国华最后对尤静下了通牒,若是尤静这次再不回家,他就直接起诉离婚。

    已经是这样的情况了,离婚仿佛是必然的选择,但有的时候人就是这样,你付出的越对,便越不舍得撒手。

    尤静如今学历没有,工作没有,房子也没有了,于是对于颜国华,她便更不想放手,在离婚的压力之下,尤静又一次选择回到了那个家。

    尤静的选择气的尤父直接心脏病就发作了,尤凯这次直接扬言,要跟尤静断绝关系,以后尤静就是死了他都不会再管的。

    尤静回到了那个家,除了带孩子之外,她还要继续做着保姆伺候着一家子的人,而颜家似乎觉得尤静太轻松了一般,于是便把颜国华弟弟家的那两个孙子也给接了过来,而这一下尤静更是忙的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

    即便是这样,颜母还是对尤静各种不满,尤静稍有不愿意,颜母便对颜国华告状。而每次颜国华的态度都是一个,他爸妈对他付出的太多了,他必须报答他爸妈,而尤静若是没尽心尽力的伺候他爸妈便是不孝,在他们老家,不孝的女人是要挨揍的。

    家暴这种事情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打了第一回就想打第二回。而七月进入任务的这一次恐怕是最严重的一次了,起因却仅仅是因为颜母看上了尤静的一块玉坠想要,但这块玉坠是尤静奶奶临终前送给她的,所以没有给颜母,而听到颜母告状的颜国华那天正好喝了酒,暴怒之下摁着尤静便是一顿打,不但脑袋被打成脑震荡,甚至连肋骨都给踢断了。

    之后一次又一次,尤静一直在忍耐着,直到有一天她忍不住了,于是便从家里的窗户跳了下去,结束了她短暂而又悲伤的生命。

    什么叫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如今七月看待这个尤静便是如此的心情。

    尤静总是说她是为了孩子,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但是她却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充满家暴的家庭带给孩子的恐怕是更大的伤害吧!而最终,她还是抛下了孩子,选择了一个更加不负责的道路。

    尤静死后便选择了让七月帮她完成自己的心愿,她的愿望很简单,那就是养育孩子长大,和她父母重归于好,最后尤静咬着牙,满脸都是恨意的对七月道“我要让颜国华一家付出代价,你一定要让他后悔对我所做下的一切。”

    不管七月是如何觉得尤静脑子进水了,但是既然尤静成为了委托者,那她的要求自己就要尽力去完成,这一点职业道德七月还是有的。

    七月从剧情里出来,此时可能是因为醒过来一段时间了,她的头没那么疼,耳朵也没有耳鸣那么厉害,终于可以听清身边的人是谁,在说什么了。

    “你这下手也太狠了啊!这次住院费可都快上万了啊..”严父满脸对那医疗费的心疼。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他声音有些闷的咳嗽了几声后继续说道“我知道你看不上她,但她手里还有钱呢,就是为了这钱你也得装一下,万一她要是想明白了,和你离婚,那岂不是鸡飞蛋打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