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四百四十九章奴家名叫潘金莲(完)

第四百四十九章奴家名叫潘金莲(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武松跑了,而武大郎则是跑不掉的,他挣扎都没来得及挣扎,直接被一群衙役官差给摁在了地上,捆吧捆吧就给拖回县衙了。

    县太爷被人扶着连灌了两杯茶才冷静了下来,他帽子也歪了,衣服也脏了,他刚才实在太紧张了,现在想想,此事到也是好事,要知道抓造反的匪人可也是政绩的,他五十岁之前能不能再升一级可就看这一回了。

    武松跑了不要紧,这不是还有武大郎嘛,虽然武大郎看起来不太像能造反的样子,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他小小的身躯里是不是孕育着一颗邪恶的心脏呢!再说现在证物证人俱全,铁证如山,根本就不需要再调查什么了,就算是武大郎没造反,县令都必须给他安一个造反的罪名来。

    县太爷直接下了海捕的文书,下令通缉武松捉拿归案。武松左躲右藏,好不容易才逃到了梁山,这一下武松彻底落草为寇,而武大郎的造反的名头也算是坐实了。

    武大郎这一边可没武松那么幸运了,他被直接安上了叛匪的罪名被流放了,若不是七月上下为他疏通关系,怕是直接要被判个秋后问斩了。

    七月被官府判的和离,而朝廷因为七月的忠义还给七月发了嘉奖,七月又因为不忘旧情为武大郎疏通被民间交口称赞,七月这一下可谓是一箭双雕。

    七月之所以救武大郎到不是为了什么名声,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武大郎罪不至死,只要能留下武大郎的命,武松自然会去救,她自己也就不欠这两兄弟什么了,他们之间的债算是两清了。

    那一边武松和宋江都上了梁山,虽然武松为了救宋江也出了不少力,但因为之前因为武松宋江的名声大受所污,因此宋江对武松并不待见,所以武松虽然武功厉害,但在梁山也不受重用,甚至很受排挤。

    梁山慢慢的人聚的越来越多,名声也一时名声大噪,只是越是如此便越受到了朝廷的忌惮,有了梁山吸引注意力,七月这边暗地里开始招兵买马。而明面上七月的生意也越做越大,有钱了之后七月也没有为富不仁,她修桥铺路,舍粥行善,因此提到七月的名字,百姓无不交口称赞。

    时机渐渐成熟了起来,七月让手下的人开始传播梁山上宋江要称帝的流言,又偷偷在山上埋了石头,上写着“宋夺赵江山”

    这石头一被挖出,顿时朝廷便彻底忍不住了,因为此时若是此时皇帝再不做点什么,那天下人便直接觉得他是窝囊废了。

    朝廷派了人来剿灭梁山,其间七月在其中暗中也多有干预,让两边都保持着即不输也不赢的局面,只要两边势均力敌,那这仗就会一直打下去。

    就这样持续了很久,梁山因为朝廷的剿灭死了许多了,而剩下的人也是逃的逃,伤的伤,早已是油尽灯枯之势,而朝廷也因为与梁山耗了许久,如今又四处起义,兵力早已捉襟见肘,外强中干,就在这时,七月带着她的势力横空出世,以一种极为强势的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

    什么一百单八将,什么武林英雄豪杰齐聚,七月根本就不需要这些。梁山最大的问题就是将强兵弱,一盘散沙,因此才会看起来好像很厉害,但是一打起仗来就节节败退。

    七月的部队没有什么能力拔山兮的鲁智深,也没有能徒手打虎的武松,但是七月的部队却是装备精良,令行禁止,自从七月出现之后,她打的仗无往而不利,简直就如同吹枯拉朽一般。

    潘金莲这个名字如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是此时的名声却和原来完全不同了,这个名字就好像一个传奇,改写了所有人对于女人的认知。

    当然,也有很多人因为七月是女人而说三道四的,但是此时的七月却完全不在意这些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很快那些人便不敢再说什么了。

    整整十年的时间,七月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终于坐在了皇帝的宝座上,她用自己的能力证明了女人也可以让全天下的人跪拜,而梁山七月却一直没有剿灭,只是任由它还在那里,因为七月要用另一种办法让它灭亡。

    又是五年过去了,在七月的治理之下人们安居乐业,丰衣足食,官吏七月开始逐步用选举的制度,三年为一届,可以连任两届,这彻底改变了原来做官可以做到死的规矩,再加上监管制度的日渐完善,整个国家的官吏前所未有的清明起来。

    没有了贪官污吏,梁山的拿杆替天行道的旗子就仿佛是一个笑话,而如今百姓富裕了起来,又有谁愿意再上梁山去当什么贼寇呢!

    梁山从鼎盛走向了覆灭,而这种覆灭并不是因为遇到了什么强敌,也不是因为中了什么圈套,梁山的的辉煌随着整个王朝的崛起而被吞没在岁月的长河之中。

    看着那满目的荒芜,武松坐在树上喝了一口酒,他刚刚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哥哥被毒死了,而他嫂子与人***于是他把那奸夫.***给杀了。本来梦里的他无比的快意,但就在这个时候,他得到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双眼睛,那双眼睛以一种嘲讽而悲伤的语气在说“我错了吗?如果是你,让你找一个奇丑无比,身材矮小的人让她做你共度一生的人,你能接受的了吗?我没有错,错的只是这个世代罢了!”

    武松醒来之后沉默了许久,之后便拎着酒壶来到了树上,看着那一地的落叶被风卷起,他忽然觉得心中的恨释然了。

    他原本恨那个女人,恨她害的自己名声尽毁,兄弟分离,最后又远走他乡,可是如今想起来,若不是她有本事,恐怕如今满心仇恨的人就是她了吧!

    “罢了罢了,如今这样也好,也好啊!”忽然武松笑了起来,梁山如此没有了,却是正合他的心意吧!

    愿只愿这世上再无梁山,也再无潘金莲吧!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