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四百四十八章奴家名叫潘金莲(21)

第四百四十八章奴家名叫潘金莲(2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误会?什么误会?你连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都没搞明白,就能吵吵嚷嚷的带着人来捉奸,还往我和你嫂子身上泼脏水,你这样还算是个人吗?”西门庆先一个站了出来,对着武松冷笑道。

    武松此时脸青一阵,白一阵的,如果今天把七月抓奸在床的话那什么都好说,而如今是这样的情况,自己如此辱骂作践自己的嫂子,说到哪里都说不过去了。

    武大郎在武松身边也是一样的手足无措,他看着七月那似悲伤,但满含幸灾乐祸的眼神,忽然觉得今天他们兄弟似乎进入了圈套。

    七月并没有哭闹,也没有指责,她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仿佛哀大莫过于心死。她默默的看着武松和武大郎两人,嘴角倔强的抿起,这让围观的人无不是同情,只觉得武大郎这样的德行,娶了如此好的媳妇还不珍惜,竟然伙同兄弟往自家媳妇身上泼脏水,实在让人气愤。

    武松也发现了这一点,心中虽然对七月恨的咬牙切齿,但也知道,今天若不把此事了了,那以后自己本就没多少的名声就彻底一点不剩了。

    武松咬了咬牙,他刚打算对七月服个软认错,但七月却先他一步,忽然对县令大人福身道“大人,民妇有罪,今日民妇向大人请罪,还请大人责罚。”

    七月此言一出,众人皆摸不清头脑,按理说这事再怎么算七月都是受害者,现在请罪是什么意思啊?

    “潘氏,此事本就是那武家兄弟欺辱与你,你何罪之有啊?”县令也是不明所以的问道。

    “大人,民妇说的并不是此事,而是另有一事,民妇前几天得了一样东西,只因有私心,因此才一直犹豫,不知该如何办,今日民妇觉得不能再隐瞒了,因此便把此物呈与大人,还请大人恕民妇隐瞒不报之罪。”七月说着,伸手便掏出一个锦囊,随即递与县令道。

    县令心中疑惑,伸手打开那锦囊,只见里面竟然是两封信。

    县令拆开其中一封看了起来,县令看着看着,那脸色慢慢的便从之前的疑惑变为震惊,随着那两封信的看完,县令的脸已经铁青了。

    这两封信一封是七月得到的那封宋江和梁山互通的信件,而另外一封则是七月请了模仿笔迹的高人,模仿着宋江的那封写的武松和梁山之间的信。

    七月在原本的信上还模仿着武松和武大郎两人的口吻写了许多造反的话,县令看的是浑身直哆嗦,这事真的关系太大了。

    “民妇知道以妻告夫实为不妥,但民妇即便是个女子,也知道忠君之事,他二人竟然敢如此目无君上,民妇实在无法与这两奸人再在一个屋檐之下生活下去,今日民妇便豁出去了,只求县令大人能为民妇做主,让民妇休了这不忠不孝之徒!”七月此话说的是铿锵有力,慷慨激昂。

    起初武松并不知道七月和县令说的是什么事,但听七月如此的说,武松顿时便皱起了眉头,瞪着七月道“你说什么?什么叫我和我哥哥目无君上?你休要乱说话,这种事情也是你能说着玩的吗?”

    “大胆,现在罪证都在此了,你还想狡辩,武松啊武松,你不知廉耻也就罢了,竟然还和那梁山的匪人勾结,真真是罪该万死!”县令厉声呵斥道。

    “大人,你别听这贱人信口雌黄,我真没有啊!”武松急着辩驳道。

    “二叔,你还是别说了,现在罪证都已经在了,昨日我又得到消息,说那宋江竟然在浔阳楼上题了反诗,现在正被官府捉拿呢!”七月一身正气的对着武松喝道。

    “你这贱人,竟然会用处这样的手段来诬陷于我,今天我就拿了你与大人对峙!”武松被七月激的火起,于是说着就伸手朝七月抓了过去。

    七月早就防着武松动手了,她之前便不动声色的站在了县令的前面,如今武松朝她而来,七月微微闪身让过,随即有不着痕迹的推了武松一把。

    武松见七月让开正想收身,谁知七月仿佛只是在他身上摸了一下般,可武松的腿却直接有些麻了,根本就收势不住,直朝七月身后的县令而去。

    “武松,你是反了不成,竟然敢对大人动手!”七月张嘴便喊道。

    原本这屋里屋外很多人,大家一直都处在一个震惊的状态,而此时听七月喊武松要袭击县令,顿时便全都惊慌失措了起来,有的跟着喊“武松造反了”有的则是喊“武松反了,要杀县令大人啦!”

    县令根本就让不开,被武松这一下子打的是结结实实,顿时县令的眼圈就黑了一个。

    “大胆武松,你竟然敢殴打朝廷命官,莫不是你真的反了不成?来人啊,把这个反贼给我拿下!”县令揉着自己那只被打青了的眼睛,焦急的对不远处的手下喊道。

    县令今天来虽然没带着全部的衙役侍卫,但是他出行也不敢就单独过来,身边还是有几个人保护他安全的。

    听了县官的话,顿时那些人便呼啦啦的围了上来,对着武松便亮出了兵器。

    武松还想解释,但众人根本就不听他解释了,只想着把武松先抓起来再说。

    武松刚开始还让着,但是几招过后武松也是恼了,于是便和这几人打在了一起,边对抗着边往门外退。

    本来围观的人便不少,这群人再一拦着武松打,武松觉得自己再手下留情就彻底完了。

    武松在又一次被一个差役砍到之后,终于决定不忍了,于是拎起一把刀便迎了上去。

    武松不动手还能解释,但这一动手便彻底坐实了造反的罪名了,一时之间县令更是大惊,吓的直往桌子底下钻。

    这边打了起来,那边县衙便得到了消息了,官兵急急忙忙的就往这边赶来,武松见事不好,于是便只能咬了咬牙,拔腿便朝城门的方向跑。

    武松逃了,县令这才被人从桌子底下扶了出来,他正了正自己被撞歪了的帽子,满心都是恼羞成怒,此时再看武大郎,满眼都是恨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