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四百四十六章奴家名叫潘金莲(19)

第四百四十六章奴家名叫潘金莲(19)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武松即上次打虎之后,再一次成为了阳谷县乃至于阳谷县周边各大乡镇的年度话题人物。

    而武松在宴席上的表演的各个细节也广为流传,特别是青楼妓院,甚至还特意请了说书的人来讲这段故事,那故事的情节绘声绘色,添油加醋,简直不堪入耳。

    而宋江的事情七月也特意让人出去宣传,只言说宋江之所以人缘好,全凭的是两腿间的功夫,与之相好的皆是好男风之人,不然武松也不会在宴席之间大喊宋江的名字。

    这话确实有点扯,很快就有不少与宋江好的江湖中人出来澄清,并且说要严查到底是谁传出的风声。但是七月其实那么容易被他们抓到小辫子的,因此为了这事,各地都有不少当街殴打无辜的事情发生,而这些被打的人全都因为一个原因,那就是说了宋江的坏话。

    人就是这样,原本可能觉得只是个谣言,但是越是不让说,大家就越觉得好像是真事了,不然为什么不让说,肯定是真的。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个道理自古众人皆知,便是皇帝想不让百姓说话还费一些力气呢,更何况就是个人缘好的宋江了。

    于是,这个留言便在七月的推动下越来越广了,而刚开始出来维护宋江的人也渐渐的少了起来,毕竟大家都是萍水之交,喝酒吃肉便也罢了,也许有那交情真好的,但是大部分不过是酒肉朋友,真涉及到自己的时候,众人就开始退缩了,甚至为了撇清关系开始与宋江不再联系。

    宋江不好过,而更不好过的当然是这次世间的中心人物--武松。

    武松从来都是个自负的人物,论起武艺,他从来没惧怕过谁,便是那老虎他都敢提拳便上。但他却不知道,人言猛于虎,当他走在街上被人指指点点的时候,他才知道,人的舌头比拳头更能让人痛不欲生。

    武松这些日子除了到衙门办差,剩下的时候连门都不敢出了,即便是这样,每天去衙门的时候也是要接受无数的指指点点。

    武松自己的时候细想也想出了一些门道,七月对他和武大郎态度那么恶劣,为什么那一天突然就便的好说话了起来,而且那天的酒宴还是七月提议的,想来必然她做了什么手脚。

    只是怀疑归怀疑,若说是七月如何做到让他失态的,武松却怎么也想不出来。武松心中恨极,他本来好好的前程,好好的名声,结果被七月全毁了,也许他换个地方重新开始是个最好的办法,但是如武松这样瑕疵必报的人,怎么甘心就这样吃了哑巴亏,更何况这件事还涉及到他最敬爱的宋江大哥在内,他一定要让七月付出代价。

    既然七月毁了他的名声,那武松便一定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也要毁了七月的名声,而依他所想,七月这样的人肯定是在外面有不少姘头的,只要捉奸在床,不怕七月不丢足了脸。

    到时候把七月往衙门一送,逼着七月承认是给自己下的药,那时候自己和宋大哥的污名就全都洗清了。

    武松自己不好天天跟踪七月,于是便收买了街上一个卖梨的名叫浑哥的小子替自己监视七月。

    前一些日子风平浪静,浑哥跟踪七月,得来的消息却只是七月出去逛街,或者是去隔壁王婆家里喝茶的消息。一连半个月,得到的消息全是这个,武松也不耐烦了起来,他不相信七月就那么干净,于是便让浑哥去查王婆那里,这一下的确有了惊人的发现,浑哥回来回报武松,说七月竟然在王婆那里偷偷的见西门庆,西门大官人。

    说起这西门庆在阳谷县也是有些名声,此人早年是个破落的财主,在城里开了个药铺。此人聪明异常,又通人际,最是知晓人心,之后慢慢的便发迹了起来,满阳谷县无人不知其人。

    而西门庆除了有本事之外也长的风流倜傥,自他发妻死了之后,他再没续弦,家中只有几个小妾,而在外也有一些风流韵事,但多不当真。

    虽然此人风评不好,但是在七月看来此人到是真心实意爱着潘金莲的,想他西门庆什么女人没见过,但却为了潘金莲宁愿去得罪武松,后又为了能和潘金莲长长久久的在一起,做了杀了的勾当,最后甚至都为了潘金莲而死了,如果这都不算爱,那还什么是爱情?

    (咳咳,此话是小巫的歪理邪说啊!不要拿砖头扔我!)

    武松一听七月私会西门庆,顿时就眼睛一亮,心中大喜。

    武松兴奋的跑了出去,连鞋都没穿好就跑到厨房了。

    武大郎正在烧火做饭呢,就听武松在门口就开始喊“哥哥,哥哥,太好了,我跟你说啊,太好了..”

    武松因为上次的事情之后阴郁了好长时间,今天见武松这样高兴,武大郎也十分好奇,于是也笑着问道“什么好事啊?快说说!”

    “哥哥,我跟你说啊,嫂嫂出去和西门大官人偷情去了..”武松喜不自胜的说道。

    武大郎本来脸上还带着笑的,武松这一句话说完,武大郎的脸顿时就僵住了。

    你嫂子出去偷人,你和你哥哥说太好了,你有病吧!

    “你再跟我说一遍,你嫂嫂干嘛去了?”武大郎冷着脸问道

    “偷人啊!”武松高兴的说道。

    “她偷人,你这么美干什么?”武大郎咬着牙问道。

    武松这时才发现自己的态度貌似有些不对。

    “咳咳..”武松干咳了几声后说道“哥哥,你怎么糊涂了呢,她若是偷人,你就可以休了她啊!”

    “我还不知道我能休了她?要是想休我早就休了,还用等到现在?我把她休了,你能有办法再给我找个婆娘?到不如就这个混着了,等她岁数大了,说不准就能沉下心来跟我过日子了!”武大郎一边烧火一边说道。

    “所以我说哥哥你糊涂了呢!她如今偷人,咱们去了就是捉奸在床,人赃俱获,到时候送到官府去,她能有好果子吃?她一没有娘家,二没有兄弟,留下的钱财还不全是哥哥你的,那时候你想买个什么样的女人不好,何必受她的闲气!”武松急忙说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