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四百四十二章奴家名叫潘金莲(15)

第四百四十二章奴家名叫潘金莲(15)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群差役早就等着这话呢,拉肩头,拢二背,如狼似虎的就把武松往外拖。

    “放手,你们给我放手。”武松本就觉得冤枉,如今自己还怎么都没说就要先打一顿,他哪里肯依。想那老虎都不是武松的对手,几个差役怎能对付的了他,顿时被他三下五除二的打倒在地。

    武松气的瞪着眼睛对县太爷道“小人犯下何罪,县太爷因何要打小人?若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小人不服。”

    那县官被武松一瞪也觉得心头害怕,但又见其他的衙役拿着水火棒团团把武松围住,便仗着胆子怒道“我打你是因为你私入别人领属之地,打伤人家爱宠,此罪你说该不该打?如今你不但不从,竟然还敢咆哮公堂,殴打差役,对本官不敬,谁人给你如此大胆,莫非你是还想造反不成?”

    这话一出就有些重了,的确,敢在公堂闹事,就是给他安上一个造反的罪名也是可以的

    武松咬了咬牙,最后不得已,只得又跪倒在地,造反这罪名他不敢担,也担不起。

    “给我捆了,再加二十大板,明天游街示众!”县官见武松老实了,顿时一拍惊堂木喝道。

    那些差役本就都对大猫很喜欢,而这些人又都是人精,为了讨县太爷的喜欢,打武松的时候皆下的是狠手。

    这打板子也是个技术活,若是那差役不想伤人,便是下面垫一块豆腐都不会打碎了。若是故意为难,便是那钢筋铁骨也保证让你骨断筋折。

    四十大板一打完,武松顿时皮开肉绽,若不是武松身前体壮,怕是别人都挨不过这四十板子。第二日一早,阳谷县内就张贴了告示,言说昨日有一贼人闯入虎园,打伤了老虎大猫,如今贼人已经被官府抓到,今日便游街示众。

    这阳谷县得到百姓一听到这消息顿时就怒了,竟然还有这样的坏人?于是纷纷拿着家里的烂菜叶子臭鸡蛋,全都早早的等在路边了。

    七月自从开了这个动物园之后没少搞活动,除了初一十五入园免费之外,还有各种的打折卡。那山上的饭店武松去着贵,但是当地人都发的一折卡,去那里吃饭,甚至比山下还要便宜呢!

    如此行迹,到是让阳谷县的人对七月极为推崇,又因为总去动物园看大猫的表演,更是对这只通人性的老虎极为喜爱,大猫在当地的地位就相当于明星,可想而知在得知它挨打后众人有多气愤了。

    武松本以为县官此举会引来众怒,但却没想到的是,这群百姓也跟神经病一样,全都拿菜叶子扔自己,武松被关在囚笼里,没走上半条街,武松就已经是浑身臭鸡蛋汤了。

    七月远远的看着这一幕心中即没有喜悦也没有同情,诚然,她和武松确实没仇,而且在某些方面,七月还挺欣赏武松的能力的。

    但是现实注定了她必须和武松是对立面,武松要的是一个能和他那个又丑又矮的哥哥白头偕老,恩恩爱爱的女人,而不管自己还是潘金莲,她们都不可能喜欢上武大郎,于是她和武松最后必须死一人,而这个结果便只能大家各凭本事了。

    七月看到了武松,同样还有一人也看到了武松,那就是在街边本来是想来看热闹的武大郎。

    “兄弟,我的兄弟..”武大郎一见是武松,顿时就急了,连忙想跑上去,结果还没跑几步,就被差役给拦下了了。

    “武家大郎,这游街乃是太爷的吩咐,你若是也恨此人,便拿了那东西砸便罢了,我到不能让你上前的。”差役见是武大郎,于是态度缓和了几分说道。

    这阳谷县的人都知道,那在阳谷县人心中地位超脱的潘金莲就是这武大郎的媳妇,但是虽然是如此,但是却没有一个觉得武大郎配得起潘金莲的,因此众人皆特地的把二人给分开称呼,称呼武大郎还是武大郎,称呼潘金莲却尊称是女公子。

    虽然如此,阳谷县的人还是对武大郎客气了许多,武大郎依然是卖炊饼为业,但却没人欺负了,到也好过了不少。

    “官爷,那笼中的人是我家兄弟,还请官爷高抬贵手,把我家兄弟给放了吧!”武大郎对差役哀求道。

    “这事可不是我能做的了主的,这小子先是打了老虎大猫,后又咆哮公堂,惹得太爷大怒。你若是心疼你兄弟我到给你出个法子,你来求我没用,到不如去求求你家女公子,她那里一句话,别旁人说一百句都要强。”那衙役对武大郎说道。

    武大郎知道这差役说的是实在话,但外人只以为七月能稍微给他一点薄面,却不知他在七月面前连站着的地方都没有,哪里有面子去求。

    “官爷,官爷,您能不能发发慈悲,您说的那办法我也求不动啊!”武大郎哀求着,手里却悄悄的塞给了那差役一块银子。

    差役在袖子里颠了颠那银子的重量,感觉不过几钱,塞到怀里道“这也不是我不帮你,原因我也跟你说了,实在是无能为力。不过那人既然是你的兄弟,我不通融通融也说不过去,不如这样,这游街也快完事了,一会你偷偷来找我,我安排你俩见一面到是可以的。”

    如今也只能如此了,虽然心疼,但武大郎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武松游街示众,直到傍晚的时候囚车才回了县衙。

    武大郎偷偷的去找了那差役,差役果然未食言,偷偷的便安排了武家的兄弟见了面。

    武松浑身粘腻恶臭,又因被打了板子关在笼中,只觉得心灰意冷,却在此时,就见武大郎出现在了监牢之外。

    “哥哥,您怎么在此?”武松看到武大郎不敢置信的大惊道。

    武大郎一看武松如此,顿时便泣不成声,武松也不顾身上的伤便要起身去拜武大郎。

    武松道“一年有余不见哥哥,却没想到竟然在此见到哥哥,我本想回清河县去找您的,结果遇到了此等事情,到又叫哥哥担心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