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三百三十二章奴家名叫潘金莲(5)

第三百三十二章奴家名叫潘金莲(5)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场战斗旷日持久,王大户和王夫人直杀了两个多月,最后终于以王夫人胜利得意告终

    这到不是最后王大户实在打不过王夫人了,而是王夫人家中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王夫人和王大户吵的实在厉害了,最终只能回娘家搬救兵。

    王夫人的娘家有四个哥哥一个弟弟,听到王夫人受气顿时就怒了,直奔王家而来,把王大户团团围住,吓的王大户顿时就尿了。

    根本就不需要逼供,王大户便直接把七月给招了出去。

    “小贱人,竟然敢跟老娘这玩这套,她是活腻歪了吧!”王夫人一蹦三尺高,跳着脚的骂道。

    “妹妹,你说怎么办吧?”王夫人的哥哥问道。

    “怎么办?”王夫人咬着牙想了想道“她不是想男人了吗,那老娘就给她找个男人!清河县内有一个卖炊饼的名叫武大郎,据闻他身高三寸,容貌奇丑无比,配给这小贱人刚好合适,就让她嫁过去和那武大郎做一对夫妻吧!”

    七月现在是故事的主角之一了,书的原剧情保护会推动着故事朝原来的方向发展,因此七月虽然现在武功已经练的不错了,但是却没想过要离开王家,而是一直等待着,直到等来了这个消息,王夫人把她倒贴嫁妆嫁了出去,而对象就是武大郎。

    武大郎被王夫人叫过来的时候满是茫然,而等他听完王夫人说的话的时候顿时喜不自禁。他家里贫穷,从小就和弟弟武二郎相依为命,为了生存,他背着担子出去卖炊饼把武二郎养大。

    他唯一会的手艺也就是做炊饼了,而他又穷又丑,这辈子都没想过能有个媳妇,却没想到今天竟然天上掉馅饼了,啪唧一下给他砸出个媳妇来,他怎么能不欣喜若狂。

    “这小贱人风流的很,最是爱勾搭汉子,你娶了她以后可要看住了,千万别让她给跑了。”王夫人冷笑一声后又嘱咐道“还有一节,我把她给你了以后她自然要不愿意的,你可别不舍得下手,好好的一块肉最后去被狗给叼去了,那时候可就哭的没地方哭了。”

    武大郎很是紧张,但马上就要娶媳妇了,那笑意却是掩也掩盖不住的。他局促的对王夫人道“夫人放心,小的虽是身有残疾,但好歹也是个男儿身,每日里又挑了那百十斤的担子走街串巷,想治住一个女人还是能够的。”

    “那就好,我这也算做了一桩善事,那就祝你俩白头偕老了!”王夫人幸灾乐祸的说道。

    当天晚上,七月就被一顶小轿给送到武家去了。武大郎特意找了一身干净的衣裳换上,又出去借了点红布,扎了朵红花给自己带上,又打了二两酒,做了两个菜,早早的就等在门口,急的直搓手。

    忽然,巷子口出现了轿子的身影,武大郎顿时眼睛一亮,急忙上前几步,又整了整衣服,挺了挺腰板,喜滋滋的上前去了。

    跟着轿子的是王夫人身边的一个常妈妈,常妈妈见到武大郎便神情倨傲的道“人我给你带过来了,夫人说这人便送你了,但你切记答应夫人的话,若是敢失言,夫人可是要拿你讨个说法的。”

    “妈妈放心,我肯定看紧了她的,这点钱给妈妈吃个果子,您不要嫌少。”武大郎往那常妈妈的手里塞了十几个铜板,讨好的说道。

    常妈妈一看钱给的这么少,顿时原本就怂搭的脸便更不好看了几分。

    “就这么点钱,打发要饭的呢!”常妈妈冷哼一声道,但手里的钱还是塞到了怀里,给了武大郎一个白眼后便走了。

    武大郎平日里被人嘲笑欺辱惯了,早已经不在意别人对她的冷脸,甚至连尴尬一下都没有,奔着轿子便去了,趴在轿子便是便道“娘子,已经到家了,赶紧下轿吧!为夫给你备了酒菜,咱们去吃酒吃肉去。”

    抬轿子的人一见武大郎居然这样矮小又丑陋,而说话又不讨喜,顿时心中便生了几人惋惜来,那上轿子的女子漂亮的跟月里嫦娥似得,竟然嫁了这样一个三寸丁,真真是可惜非常啊!

    武大郎连喊了两遍,里面的人都没吱声。武大郎心中也知道里面的人定然是不愿意的,便笑着道“娘子定然是害羞了,我这就给娘子打帘子”

    武大郎说着就去挑轿帘子,可是他手刚拉开轿帘子,还没看清里面的人的样子呢,就只觉得胸口挨了一击重击,紧接着就被踹飞了出去。

    七月慢悠悠的从轿子里出来,嘴角挂着笑意,一双桃花眼轻轻蔑着滚在地上的武大郎。

    “呵呵.你就是我夫君啊?”七月冷笑一声说道。

    七月这一出来,顿时整条巷子都仿佛亮堂了起来一般。潘金莲貌美如花,身段自带一股风流,此时七月身穿一身红色的嫁衣,神情冷眼,自有一股子自信,仿若女皇一般的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对武大郎问道。

    抬脚的几个轿夫看见七月的时候眼睛都给晃花了,但七月的模样让人根本不敢有亵渎之心来,于是几人心跳如鼓,却低下头再不敢去看了。

    武大郎很想说“是”但是看到七月的那模样,他这个字连说都不敢说出口。

    “废物”七月冷哼一声说道。

    七月到不是因为武大郎身体有残疾才说这话的,而是因为武大郎居然连说一声“是”都不敢,这种人连半点血性都没有,七月根本就看不上。

    七月瞟了武大郎一眼,根本就不在理他,转头就朝武大郎的屋子而去。

    武大郎被七月这一脚踢的半天在地上爬不起来,见七月往屋里走了,心中顿时涌上了一丝希翼,于是揉着肚子起来了,跟着七月就往屋里而去。

    武大郎进门,见七月正坐在桌边边吃边饮,又见七月貌美异常,顿时心中便起了涟漪,张口便对七月喊道“那个.......娘....”

    武大郎娘子俩字还没出口,七月的目光就看了过来,那目光冷冽如冰雪,还带着点点杀气,顿时把武大郎的话给噎回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