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三百二十八章奴家名叫潘金莲(1)番外

第三百二十八章奴家名叫潘金莲(1)番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奴家此来是有事情与小姐相商,厚颜饶了小姐的清静实是不该,但奴家心中有怨,不得安宁,必要出了这口气才可罢休!”

    一个容貌极为漂亮,体态风流的古装女人坐在七月对面,一脸愤恨的对七月说道。

    发布任务的委托者七月做了这么长时间任务其实还是第一次面对面的见到,而且还是以这样座谈的方式,这让七月很新鲜,对这女人更有几分好奇来。

    “说吧,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又想让我帮你做什么?”七月对那女人问道。

    “唉!”女人叹了口气,脸上愤恨之中夹杂了无奈和委屈,她咬了咬嘴唇,最后还是说道“是这样的,奴家姓潘,闺名金莲。”

    潘金莲深吸了一口气后眼中带了些湿润继续说道“奴家祖籍清河县,少时家境贫寒,父母无奈之下便把奴家卖与那王大户家做了使女。起初几年还好,但日子长了,奴家也越发长开了,容貌大变,因此便引起了那王大户的觊觎,暗地里几番调戏,甚至说要纳了奴家为妾。奴家虽是地位低微,但也是有心气的人,只盼着有一天能找个情投意合的人,哪怕和对方要饭那也是心甘情愿,生无所憾。几番无法摆脱王大户的纠缠,奴家无奈之下只得求助于主母,希望能保得清白之身,待得等到一心之人,白首不相离!只是却没想到,主母确是与那王大户争吵起来,这才让王大户没有纳我为妾,但那王大户也因此嫉恨与我,竟然把我许配给清河县内最丑最矮之人,武家大郎为妻。”

    说到这里,潘金莲拿着手帕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继续道“奴家连那王大户都不愿相许,更何况是武大郎了。男女之间恋慕或是为才,或是为貌,必然是有所般配才有相恋。那武大郎不仅貌丑,而且还是三寸丁,家中贫寒至极,他怎能与奴家相陪,而奴家又怎能情愿。穷也罢了,奴家不是那贪财之女,不然王大户家那么多婢女,无一不是想削尖了脑袋去做妾室,而奴家却不愿如此,只盼得一个才貌相当的有情郎能厮守终身,可就连这么点愿望都无法满足,奴家怎能甘心。”

    潘金莲说到这里,已经是泣不成声,七月等她哭的差不多了以后才对她问道“后来呢?”

    “后来..后来奴家虽是不愿,但也没有办法,只能含着泪嫁了过去。新婚之夜奴家便告诉武家大郎奴家并不愿意,但大武大郎年方三十才得个便宜媳妇,怎可能会放了奴家,最后不顾奴家反抗,依然是成了夫妻之事。他虽是奴家夫君,但奴家心中不但没有他,反而是对他颇有恨意,而之后发生的事情更是让奴家对他寒了心。”

    “出什么事了?”七月接着问道。

    “那武大郎本就是人矮又丑,在县中总是受气,清河县颇有几个轻浮浪子,平时就以戏耍武大郎为乐,如今听闻他娶了奴家,便总到家门口闲逛,口中还会对着门内大喊什么好一块羊肉,竟掉到狗嘴里去了。奴家是一阶女流,每次他们来便怕的躲到屋里,他们喊这些话也不敢说什么,只能时时以泪洗面。可是谁知,那些轻浮浪子见调戏不了奴家,便在外面败坏奴家的名声,说与奴家有染,让邻里街坊无不说我轻浮,甚至还有言说我是无般不好,为头的爱偷汉子。

    他们敢如此欺辱奴家,不过是看那武大郎好欺,若是换个稍有血性的男儿,哪里会让他们如此的侮辱于我。但那武大郎听了这些流言蜚语却是信以为真,在外面话不敢多说一句,回去却对我非打即骂,最后万般不得已,他甚至连房子都卖了,搬到阳谷县赁了处房子,以卖烧饼过活。

    说实话,那段时间奴家也是死了心了,觉得命该如此,无法强求。却没想到,那武家二郎武松成了打虎英雄来到阳谷县,与那武大郎相认之后便搬到一起住了。

    奴家一直嫌弃武大郎丑陋不堪,性格懦弱,从嫁与他之日起无一日不是煎熬。但现在忽然有一伟岸的男子日日相处,几人会不动心?

    奴家知道有许多人说奴家风流不知廉耻,但试问一句,若让一三寸高,容貌奇丑的男子天天和他行云雨之事,又有谁能心甘情愿?

    奴家终于忍不住心中对武松的恋慕,于是便对他表明心声。其实武松不愿奴家也不说什么,但那武松不愿也就罢了,竟然还给奴家说了一番大道理,言说让奴家与武大郎好好过日子才是妇道之类。”

    说到这里,潘金莲冷笑一声道“他武松是人,奴家就不是人吗?若是让他每日与一容貌极丑,身材矮胖的女人相交合,怕是他也受不了吧!”

    冷笑过后,潘金莲又潸然泪下道“奴家并未有别的愿望,只想与一相恋之人白头偕老,这有什么错?莫非那王大户把奴家给了谁,奴家就要死心塌地的跟着谁不成?奴家也有心,也知道难受,也知道心冷啊!”

    潘金莲越说越激动,好半天才平复了情绪继续陈述道“自那日起,武松便搬了出去,奴家心中恨极了武大郎,只觉得生无可恋,甚至开始自暴自弃。之后奴家由王婆引荐认识了西门大官人,两人私下里相好,那西门大官人奴家也知道他风流成性,但奴家又能怎么办?难道真的要跟那武大郎就这样一辈子永无天日吗?若是如此,奴家更愿意一根绳子勒死自己更干净。

    奴家知道这种事情是纸里包火,败露只是早晚的事情。果然卖梨的浑哥得知此事后便告与武大郎得知,武大捉奸不成,反被西门庆踢伤。说实话,虽他是我夫君,但看到他被人踢的好像球一样滚出去的时候奴家心中只觉得畅快非常。”

    说到此处,潘金莲一直在哭的脸上带出了几分快意的微笑。

    当时的礼教便是女人毫无人权可言,如同货品一样,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若不是如此,也不会引出这一场悲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