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四百章末世来了(28)番外

第四百章末世来了(28)番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叫什么?”七月冷冷的问道。

    “邹亮”男人回答道

    “多大?”七月继续问道。

    “37”邹亮语气不太好的说道。

    “末世前是做什么的?”七月问道。

    “关他妈的你什么事。”邹亮不耐烦的骂道。

    七月半点也没有生气,只是语气平和的道“我再问你一遍,不回答,我会切你一根手指。”

    “有本事杀了老子..”邹亮高声喊道,可是还没等他说完,他的话就被一阵惨叫取代了。

    七月手起刀落,邹亮的一根手指落在了地上,鲜血顿时从他的断指出流了出来,邹亮握着他的手,疼的直哀嚎。

    “说,末世前是做什么的?”七月继续道。

    “卧槽,你这婊.子...”邹亮张口便骂,可是接着他又是一声痛呼,因为七月一刀又断了他一根手指。

    “说末世前是做什么的?”七月再一次问。

    “没工作,刚从监狱里放出来..啊~~~~”邹亮正说着,手指却又被七月砍断了一根,他大声骂道“我他妈的都说了,你还砍。”

    七月一愣,但是随即无所谓的道“噢,顺手了,抱歉。”

    卧槽,抱歉有什么用!邹亮泪流满面,但这一次他不敢再骂了,这小娘们下手太狠了。

    “这笛子是从哪里得来的?”七月继续问道。

    “捡的。”邹亮忍着疼道。

    “啊!!”七月手起刀落一根手指又掉了。

    “真他妈的是捡的啊,你到底讲不讲理了!”邹亮一边抱着手疼的直蹦,一边对七月喊道。

    “不够详细。”七月声音毫无波澜的说道。

    “我草泥马.啊!!!!”邹亮骂了一半就又惨叫起来,因为他根本就没看到七月是怎么动手的,却又一根手指掉了。

    “好好说话,不许骂人!”七月淡淡的说道。

    ....邹亮张了张嘴,最终闭上了,他是个脾气暴躁的人,曾经以为这辈子这毛病都改不了了,今天他终于发现,脾气暴这毛病也许就是欠揍。

    “这笛子你是从哪里得来的?”七月又问道。

    七月话音一落,走连就连忙道“这笛子是我末世以后从山里捡来的。我之前其实是从监狱里逃出来的,也不敢到城里去,所以就躲山里了,谁知道有天晚上忽然特别冷,我冻的不行,恰好遇见个山洞,就躲了进去,山洞里还挺暖和的,后来一直往里面走,就在一口泉眼里发现了这笛子了。”

    “你是精神系异能?”七月又问道。

    邹亮一愣,他没想到七月竟然一下就猜到他的异能是什么了,不过这一次他学乖了,也不敢说废话,连忙点头道“是”

    七月拿着笛子在手中把玩了一下,随即又把精神力注入了笛子,发现这笛子确实是个好东西。

    邹亮是精神系异能,因此才可以使用这笛子,用这笛子释放精神力去控制变异兽和变异植物战斗。

    “你怎么发现这笛子的功能的?”七月问道。

    “我小时候学过笛子,当时也没想到这东西这么有用,就是在山里没事干,所以就开始吹,谁知道后来小木就来了..”邹亮说道。

    “小木是那棵变异植物?”七月打断了邹亮的话问道。

    “是,就是它,当时它来了以后吓了我一跳,后来发现它非常喜欢听我吹笛子,而且它还能明白我的意思,于是我俩就一直在一块了。再后来我在这附近遇到了一群变异犬,就用笛子控制它们一起搭接往来的幸存者,再后来不就遇见您了吗!”邹亮越说,声音越低,说到最后他看着自己那只光秃秃没有手指的手,眼泪几乎流了下来。

    以前的小日子过的多自在啊,谁知道竟然会遇见这个女煞星,一言不合就砍手指,自己到不怕死,但是看这女煞星的样子,八成不会弄死自己,到更有可能把自己砍成人棍啊!

    远处的队员从紧张的战斗到后来的排排坐,看七月审犯人。从看到犯人丝毫不配合的叫嚣到现在的点头哈腰,大家对七月的敬仰之情如同滔滔江水,开始泛滥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看咱们小姐虐人怎么觉得这么的带劲呢!”韩英英用胳膊撞了撞旁边的王武说道。

    王武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头,可能因为立场不同的原因,上次看七月凌迟廉坤直觉得这女的变态,现在看七月砍手指头却感觉英姿飒爽。

    七月大概也知道这笛子的来龙去脉了,对于邹亮,七月到没有赶尽杀绝的心思,于是把弟子往包里一塞说道“行了,没你的事了,你可以走了。”

    邹亮听了七月的话一愣,随后他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光秃秃的手指,又看了看七月那张冷冰冰的脸,忽然浑身打了一个寒颤,腿一软,扑通一声便跪下了,哭着喊道“女英雄,我真的该说的都说了,你就饶了我吧!”

    我读书少,不要骗我,你说放我走,谁信啊!这么残暴的女人,怎么可能那么大度,说不准放自己走的下一秒就在背后对七月下手了,要是直接死了也就罢了,万一是先砍胳膊再砍腿,鼻子耳朵全都削了做成人棍,那多惨啊!

    七月有些纳闷,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怎么就这么脆弱呢?自己多真诚的想放他们走啊,但为啥一个个就全以为自己要害他们呢?

    唉!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啊!

    “女英雄,我求求你,就留下我吧!我虽然给大家伙添了点麻烦,但是这一会我都看着了,真的一个受伤的都没有啊!咱们无冤无仇的,犯不着赶尽杀绝啊!女英雄,您就发发慈悲吧!”邹亮趴在地上痛哭道。

    邹亮哭的太惨了,他小时候就喜欢看武则天这个电视剧,对里面记忆最深刻的就是人棍那一段,那段剧情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深深的恐惧,今天忽然遇到了这个一个修理肢体的爱好者,邹亮所有的恐惧都涌现出来了,以前的什么骨气现在全都烟消云散,。

    邹亮是哭的肝肠寸断啊,带着花腔拍着地的哭,中心思想就是他其实是个好人但是社会让他进了监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