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三百七十二章新玉格格(23)番外

第三百七十二章新玉格格(23)番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新玉肚子里的孩子一直是乌达海的一块心病,他喜欢新玉,但是每次看见新玉渐渐隆起的肚子都会提醒他新玉的背叛。这种感情让他受尽了折磨,而渐渐传到他耳中的传言更是让他觉得自己的颜面扫地。

    “夫人,将军又开始砸东西了,您看您要不要去看望一下?”莺莲小心翼翼的对七月建议道。

    在她看来,七月会这么“恨”乌达海和七月的原因肯定是因为对乌达海的爱,如今新玉和乌达海已经闹掰了,新玉肚子里的那块肉虽然乌达海承认是他的了,但是是个人都知道那块肉是谁的。只要有这个孩子在,新玉和乌达海便再无可能,趁这个机会,只要夫人拢络一下将军,俩人再重新和好也不是没可能。

    莺莲不是没想过自己趁虚而入让乌达海迷恋上自己,但是这个念头刚出现就被她打消了,七月的手段她可是清楚的,平心而论,她对七月除了敬畏之外更多的是恐惧,她可不想为了这么个落魄的将军就惹恼了七月这尊大佛。

    “噢!”七月不咸不淡的答应了一声,丝毫没有半点担心和感情上的波动,就在莺莲以为七月不会再说什么的时候,七月忽然继续说道“让厨房准备一些好菜,再多准备几坛好酒给将军送去。”

    莺莲答应了一声,并没有多想,只觉得七月虽然看起来不在意将军,其实心里还是很在乎的,不然也不会给将军准备好酒好菜。可是接下来七月的一句话却让莺莲觉得自己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七月继续说道“以后将军那里的酒不要断了,他要是喜欢喝,便让他喝个够,再多在外面给他找几个漂亮妖娆的姑娘送到他院子里伺候着,最好是在妓院里买一些对床第之事颇为熟悉的,你告诉她们,谁要是能把将军伺候好了,我这里有赏。”

    “是。”莺莲的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忙应了一声回答道。

    她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夫人这是要用酒色把将军给掏空了啊!这一招真是太狠了,将军正恰逢人生中最失意的时候,如此情况之下,想不沉迷于酒色都不可能。

    七月又想了想继续道“多给将军弄点方子,别让将军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即便是用点烈一点的药也是无妨的,将军现在正是难受的时候,咱们再不能让他高兴一点,岂不是不应该。”

    “是,夫人。”莺莲急忙答应道。

    莺莲很庆幸自己没有因为一时想岔了偷偷的去勾引将军,若是真那样,恐怕夫人想弄死自己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吧!莺莲在宫里时间长了,看的也多了,宫里的女人最厉害的不是最聪明的,也不是家族背景最强的,而是最无情的。不管多聪明的女人,只要一但对皇帝动了心,几乎都没什么好下场,因为动了心,就意味着你狠不下来了,当你狠不下来的时候,就离死不远了。

    在莺莲看来,七月和乌达海多年的感情深厚,俩人有一儿一女,这些年也没有通房小妾,其感情之深可想而知。但如今七月说狠的下就能下死手,且一丝悲伤都没有,其人之心冷硬,可见一般,如此的人最是可怕,但凡与之为敌,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莺莲从七月屋里出来,外面阳光明媚,但她却打了个寒颤,不敢多想,赶紧去办七月吩咐的事情了。

    果然如七月所意料,乌达海在几次醉酒之后就彻底的开始酗酒了,从原来的微醉到后来的酩酊大醉,直到后来,乌达海竟然再没清醒过的时候了。

    莺莲又在妓院里找了几个专通床第之事的妓女给乌达海送了去,若是往常,乌达海定然不会碰这些女人,但他酗酒本就神志不清,一来二去,便尝到了其中的甜头,每日里纵情酒色而不自拔,再加上莺莲搞来的那些药,没多久,乌达海的身子就彻底给掏空了。原本的一个大将军,此时别说再上战场,就是拿剑都费劲了。

    朝廷本想把乌达海搁置一段时间再启用的,却没想到乌达海竟然成了这个模样,于是乌达海彻底没有用了。

    而新玉这边怀胎十月竟生下一个儿子来,只要她不和乌达海在一起,七月也没再难为她,吃喝都没再亏待她和孩子。只是这孩子越长大越不像乌达海,反而像足了那个马夫韩二。再加上两人之前又是闹绯闻又是闹私奔,这孩子是谁的便不言而喻了。

    而韩二当年拿着从新玉那里弄来的钱再加上莺莲给的赏钱跑了一段时间,他本来就是游手好闲,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因此即便是这些钱不少,但是过不了多久便被他挥霍一空了。

    钱没了,韩二无奈便又回到京城,等回京后一打听,便听说新玉生了个孩子,据说竟然是他的。韩二一听计上心来,便偷偷的约新玉见面。

    新玉和韩二见了几回,那韩二也是花中的老手,只是稍加撩拨那新玉便又心动了,直到后来竟死心塌地的爱上了韩二这一回竟然收拾了包袱,抱着孩子真跟韩二私奔了。

    新玉私奔的事情告诉乌达海的时候乌达海正喝的烂醉呢,他只是哼哼了几声便继续睡去了。

    而新玉跟韩二了之后才知道韩二吃喝嫖赌,韩二把她带来的银子用光了,便逼着新玉做暗娼接客为他赚钱,若是不从便下死手打新玉,若新玉想死,便威胁新玉只要她死了就把孩子卖到小倌馆里卖钱。

    时光如水,岁月就这样一点点过去了,乌达海是彻底的废了,此时再看他,早已没有了往日英姿勃发的风采,酒色让他瘦骨嶙峋,满脸都是猥琐的样子,风一吹都能倒。七月不给他找妓女回家,他便每日出气睡在妓院里,直到有一天早晨他死在了一个妓女的床上。

    莺莲本以为七月是那种薄情狠心的人,可是她后来发现,七月除了对新玉和乌达海狠以外平时为人十分的和善。乌达海死后,七月给莺莲找了个好婆家,对方是个县衙的师爷,死了老婆,却没有孩子,为人忠厚老实,七月陪嫁了一大笔嫁妆把莺莲嫁了过去。

    绎远后来虽然没有了乌达海的庇护,但因为工作勤恳,差事办的极好,被上司赏识,并把女儿嫁给了他,小两口琴瑟和鸣,过的极为恩爱。

    罗琳远嫁,因远离京城,规矩也没那么多,罗琳嫁的人家也极好,并没有因为乌达海的失势对罗琳有什么看法。而罗琳嫁过去之后也是争气,第二年便生了一对龙凤胎,直把婆家喜的把罗琳当宝贝一样看。

    (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