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三百四十一章多肉的年代(18)番外

第三百四十一章多肉的年代(18)番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完颜洛从来没受到过这种羞辱,他从小出身皇室,金尊玉贵,锦衣玉食。虽皇子之间多明争暗斗,他也吃过些亏,但却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如果他能逃过此劫,他定然要把这个女人卖到妓院,让她受尽凌.辱而死。

    见完颜洛躺在那里一副被人蹂躏过的模样,七月觉得真是太解恨了。不过离天亮还有一会,她还没玩够呢,于是七月说道“好啦,我的定金也收的差不多了,该给你拔刀子了。”

    如果说之前完颜洛希望七月帮他拔出匕首的话,那现在完颜洛真的一点也不希望七月再碰他了。这女人不是疯子就是来折磨他的,他隐隐的感觉继续和这女人牵扯起来绝对会倒大霉。

    完颜洛很想对七月骂:滚你奶奶个腿的,老子不用你给我拔到了,你给老子滚!

    但是现实是如果他这么说的话,他很怕这个女疯子会恼羞成怒,然后再对自己进行非人的折磨。

    “姑娘,你走吧!在下耽误了你不少时间,实在过意不去,我还是再等等,看看能不能遇见其他好心人吧!”完颜洛挤出一丝苦笑说道。

    “那怎么行,来吧,我以前杀过猪,这个我在行!”七月拍着胸脯打着包票说道。

    “你走开,别过来!”完颜洛这一下真的是哭出来了。

    七月哪里管完颜洛的拒绝,上前一步就把完颜洛给翻了过来,握着刀柄说道“别怕,一下就完事了!”

    “别,你先撒点药慢慢拔.”

    “噗”----血花四溅..........

    还没等完颜洛说完七月就一把把匕首拔出来了,完颜洛连惨叫都没惨叫,翻了个白眼就昏过去了。

    小桃和陈西岐昨夜一番云雨,早晨的时候她不知为何一定有要出去转转的冲动,于是在打开后门之后,便看见了一丝不挂,浑身是血,撅着屁股的完颜洛趴在那里。

    小桃一惊,急忙走进了去看,只见完颜洛屁股上还有几个字..

    字写的有些小,小桃一时好奇凑上前去看。

    “屁股真白啊..”小桃一边看一边读出声来。

    剧情需要,小桃一到跟前完颜洛就醒了过来,原文中完颜洛醒来的时候直接看到小桃担忧的眼神,之后小桃又救了他,因此养伤期间才慢慢爱上了小桃。

    但现在,完颜洛在醒过来之后却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完颜洛被七月羞辱了一晚上了,心中的恼火与恨意充斥着他的大脑和灵魂,如今又听到这么一句话,完颜洛彻底迁怒上了。

    “公子,公子你没事吧?”小桃把完颜洛翻了过来担忧的对完颜洛喊道。

    完颜洛紧紧的闭着眼睛装晕倒,直到感觉到小桃又是扶又是拖的把自己弄进了院子里,他都没再张开眼睛。

    小桃把完颜洛藏在了厢房之中,又偷了陈西岐的衣服给完颜洛穿上。在陈西岐没回来的时候,小桃就整日在厢房陪着陈西岐,悉心照料,没过多久,陈西岐的伤势就好了一些了。

    男主对于女主的好感是天生的,即便完颜洛在见到小桃的时候并不美好,但这依然挡不住他因为小桃的悉心照料而开始慢慢动了心。

    根据剧情,在一次换药之后,完颜洛终于和小桃滚到了一起,一番云雨过后,完颜洛对小桃表露出自己是邻国太子的真实身份,并许诺小桃,只要她帮自己回国,就许小桃太子妃之位。

    小桃大喜过旺,也不管这两国之间正在争战的事,立时便答应了帮完颜洛去送信的请求,欢欢喜喜的就出门了。

    完颜洛躺在床上等着小桃带着他的手下回来,可是等来等去等来的却不是小桃和他的手下,而是大队的官兵团团围住别院。

    完颜洛被抓了,同时被抓的还有陈西岐。

    陈西岐被抓的时候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什么私藏邻国皇子,什么叛逆,他根本不懂。但是如今完颜洛是在他的别院搜出来的,身上还穿着他的衣服,又有仆人招供说小桃去领过金创药和让下人熬过一些治伤的药材,而小桃还是他新收的通房,这一点整个别院的人都知道,陈西岐百口莫辩。

    所有的矛头全都指向了小桃,陈西岐以为小桃是为了陷害自己才和自己在一起的,因此对小恨之入骨。而完颜洛则认为是小桃出卖了他,引来了官府,才有今日的结。但是,不管官府如何寻找小桃都找不到,小桃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彻底消失了。

    其实不管是陈西岐还是完颜洛都没想过一个人,那人便是七月。那天过后,七月一直在等着曾经剧情中小桃替完颜洛送信的那一天。那一天的头一晚,七月偷偷溜到二皇子府,把自己在完颜洛身上得到的那些东西全都放到了二皇子的床头,并留下一张字条,上面几个字:完颜洛在城南陈西岐的别院之中。

    陈西岐是太子的人,而太子和二皇子斗的是如火如荼,二皇子如何能放过这个机会。在看到这张字条还有完颜洛的印鉴之后,二皇子毫不犹豫的带齐了兵,直奔陈西岐的别院而去。

    完颜洛被幽禁成了人质了,而陈西岐则是以叛国的罪名被判了流放三千里,陈西岐大呼冤枉,急忙让狱卒给他父亲陈奇带话,让陈奇来救他,结果他等来的不是释放的消息,而是改判为流放边疆,终生与披甲人为奴。

    陈奇在得知陈西岐被定罪后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帮陈西岐洗脱罪名,而是赶快上书皇帝,说陈西岐罪大恶极,流放不足以平民愤,恳请皇帝下旨斩了陈西岐以儆效尤。皇帝早以忌惮陈奇,如今又有陈西岐的是更是对陈奇一万分的不信任了,只是现在陈奇还动不得,自然不能彻底撕破脸。皇帝几番驳回陈奇的诏书,最后“不得已”之下,下诏把陈西岐流放边疆了。

    流放边疆为奴还不如把陈西岐给杀了呢,陈西岐一个大家公子,年少有为,哪里吃过这样的苦,更何况还要被那些他曾经看不起的人压在头上羞辱,陈西岐简直是苦不堪言。他几次想自我了断,但男主是不死的,于是陈西岐每次都能被救醒,只能活受罪。(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