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三百一十九章我的老公是只喵(38)

第三百一十九章我的老公是只喵(38)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钱凌云急忙反抗,七月祭出了已经被她祭炼过的千鸟八鼓,鼓声响动,起初钱凌云还能反抗,但千鸟八鼓是针对神魂攻击了,没过多久,钱凌云就被七月给制住了。

    七月伸手在钱凌云的脖子上摸了摸,摸到了一个链子,使劲一扯,那链子就落到了七月手中。

    “你把东西还给我,还给我,那是我的,是我的..”钱凌云见项链到了七月手中,整个人都仿佛疯了一般,拼命挣扎着想去抢回七月手里的项链。

    只是千年八鼓本就不是凡品,钱凌云周身上下都被云雀白鸟所缠,根本挣扎不开,只能满脸狰狞的对七月喊道。

    那项链看起来十分普通,但却很漂亮。项链是银色的,下方有一刻翠绿色鸽子蛋大小的绿宝石镶嵌在银色的底座上。这项链虽漂亮,但却只能算的上是个装饰品,甚至都算不上是个法宝,根本不起眼。

    可是七月却在摸到这项链的时候产生了一种浓浓的熟悉感,一股能量从项链中涌出,让七月只觉得浑身好像浸在了温水之中一样。

    七月手指用力一捏,那绿宝石便咔嚓一声裂开了,随着绿宝石的裂开,从里面滚出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白水晶一般的东西来。

    果然,这和之前那些零的碎片一样,这果然就是零的本体。

    “啊~~~~”钱凌云拼命也挣脱不开束缚,又见七月发现了她的秘密,惨叫一声,眼中露出绝望之色来。

    她是三灵根,从小和妹妹一起被人从凡间界挑选上来,进了彩云宗做弟子。小时候她家是村里最穷的人家,爹早早就死了,唯有一个娘亲,靠给人做零活来养活她和妹妹,有时候娘还会被村里的男人欺负,可是每次她都做不了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娘亲受辱。

    娘亲说过,她们的爹是个修士。她那时候好奇的问娘亲什么是修士,娘亲就会无比骄傲的告诉她,修士就是神仙,能飞来飞去,能长生不老。

    后来她才知道,她从小就觉得无比厉害的爹其实不是神仙,仅仅也只是一个炼气期的修士,最后死在了妖兽的嘴里,被吃的连骨头都没剩下。

    那一年,她和妹妹被彩云宗选上了,可以进入修仙界,从此以后也能做神仙了。当村里人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吓的要命,竟然全都到她家门口给她跪下,求她当了神仙后不要记仇,回来报复这些羞辱她的人。

    那一天她看着那些欺辱她,嘲笑她,仿佛永远都不能超越的人跪在自己的面前,第一次感觉到权利和力量的滋味。

    她本以为自己从此以后就要翻身了,可是在她和妹妹进入修真界后才知道,自己一个三灵根,在这里根本不算什么,三灵根的修士,一抓一大把,没人会重视的。

    她消沉过,本以为这辈子能筑基就是奢望了,若是能结丹,那绝对是走了鸿运才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了。

    不过机缘这种东西真的是说不准的事情,那一年,她在密境之中巧合之下,得到了这颗珠子,从此以后,她的人生彻底不同了。

    从得到这棵珠子之后,她几乎不用修炼就能提升修为,甚至她修为提升的速度比那些单灵根的天才还要快。她一跃成为了门内的天才弟子,被掌门亲收为入室弟子,她是门内的骄傲,她得到了她想要的一切,而这一切都是这棵珠子赐予的。

    她无法想象失去这棵珠子的生活,已经多久了?多久她没有自己去修炼了?久的她都无法想象,甚至她都已经忘记入门最基础的修炼功法了。

    “噗”的一口血喷的出来,忽然,钱凌云身周的鸟雀如烟云一般消失了,她软软的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白崚上前去用爪子拨了拨钱凌云,然后说道“死了,自废丹田而死的!”

    钱凌云的死七月并没有生出什么圣母的悲悯和感慨,就算是钱凌云不自尽,七月也不可能留她一条命的,斩草除根,这是七月很早以前就知道的事情了。

    此地离黑翎城太近了,七月不想再横生事端,于是把那珠子一受欧,就要离开。

    “呵呵,得了东西就想走吗?”忽然一个慵懒的男声响了起来。

    听到这声音,七月顿时一惊,急忙朝那声音的所在看了过去。

    七月回头,只见不远处的草木之下坐着一个青衣男子,手里拿着一枝柳条,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七月见那男子竟然离自己如此之近自己都没发现他,不由得更是觉得不可思议。七月的神识十分强大,几乎可以媲美金丹期,甚至元婴期的神识了。若不是修为所限,七月觉得自己就是和化神期的神识都能比上一比。

    七月又一次放出了神识,可是让她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在神识之中,七月依然没有发现这个男子的存在。

    那男子仿佛察觉到了七月的想法,他笑着站起来身,挑了挑眉毛道“怎么,好奇为什么你没发现我?你这小姑娘,神识到很强,可惜的是,我是木系单灵根,我在草木之中,就是元婴修士也察觉不到我的。”

    单系木灵根,而且还是金丹修士,七月几乎是霎那间就想到了这人的身份

    “韩当?”七月问。

    “聪明的小姑娘,猜对了!”韩当笑着点了点头。

    七月看着韩当那如春风般的笑容,更加不明白这人的用意是什么了,按理说自己刚才杀的可是他未婚妻,他就在旁边,但竟然没出来阻止,而钱凌云死了,他也没半点悲伤,依然看好戏的模样。

    不管是谁,做任何事情都是有他的目的的。七月从来不会因为别人看起来无害而放松地方,更何况,她的直觉告诉她,韩当非常危险。

    “你想做什么?”七月直截了当的问道。

    韩当依然在笑,仿佛只是谈论天气般似得笑道“我的未婚妻刚才被你给杀了,你不觉得,你应该给我点补偿吗?”(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