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四百零九章我的老公是只喵(28)

第四百零九章我的老公是只喵(28)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七月本在那鼓飞到天上之时就知道自己肯定抵挡不了,于是心中正唤着系统出来救驾呢!可是在任岩说这鼓是针对神魂的时候却顿住了,随后七月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来.

    针对神魂啊,这七月还真就不怕!

    七月最强大的是什么,那绝对就是神魂了.

    灵魂和神识在每次轮回之后就会更加强大几分,而七月虽不入轮回,却是进入过无数个世界的,甚至在之前的修仙界还修炼到元婴过。

    身体可以换,但是神魂却不能换,于是这让七月的神魂在这个世界上就连大乘期的修士也未必会有她那么强。

    果然,那些无形的小剑在射到七月的时候根本没有半点作用,甚至七月连稍微难过的感觉都没有,那鼓声便已经消散了。

    “这.这不可能...”任岩不可置信的看着七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这东西别是什么戏班子弄来的吧,声音倒是挺大,但是好像没用啊!”七月一脸挑衅的对任岩说道。

    任岩本还有稍许的理智,但在七月的这一句话的刺激下彻底发狂了,他不相信,自己一个筑基期的修士竟然对一个炼气期的没有办法。

    “我要你死!”任岩大吼一声,丝毫不顾忌后果般的就又一次手举鼓槌,朝那鼓挥了过去。

    轰然一声巨响,这一次任岩连攻击方向都没有定,那鼓声直接朝四面八方震了过去。

    七月没事,白崚也没事,但是其他人也就没那么幸运了。

    七月眼疾手快的直接把云翅虎直接收到了灵兽袋中,就在云翅虎消失在原地的一瞬间,那声波就已经到了此处,而和任岩同来的两个筑基弟子被这无差别的攻击直接击了个正着。

    两人惨叫一声,只觉得脑袋快要裂开一般,神魂仿佛被这声音给千刀万剐了一般,疼的两人直接扑在了地上。

    即便是筑基期,但在这鼓面前依然是毫无抵抗能力,每过多一会,两人皆是七窍流血,死不瞑目。

    此时任岩若是逃走七月也追不上,可是任岩却不能走,因为他自己自己若不把七月带回去交给师傅,那他即便逃过一死,但他也不会再得重用。

    任岩不相信有人能完全不怕这鼓的攻击,他拼尽最后的灵力用力挥下了第三锤。

    这一下任岩用尽了全力,鼓的声音仿佛如有实质一般形成了水浪般的声波朝四周扩散开来。鸟雀也好像被任岩指挥了一般,齐齐的就朝七月扑了过来。

    声波攻击七月不怕,但是这群鸟七月却是不敢怠慢的。

    这群鸟并不是妖兽,所以白崚也没有什么作用。七月一把拎起了地上的白崚,一个闪身,随后便出现在了空间之中。

    那群鸟群失去了七月这个攻击的目标,叽叽喳喳的围着七月消失的地方来回环绕,但是也没有什么作用。

    而任岩在最后一击后便已经丝毫没有半点灵力了,他本以为七月难逃此劫,可是却没料到七月竟然就好像上一次一样彻底消失了。

    任岩脸色灰白,嘴里喃喃的说的一句“这不可能”

    “噗”的一口血,任岩直接就从半空之中跌落了下来。

    那群鸟群本就是千鸟六鼓所衍化出来的东西,没了任岩这个超控着,千鸟六鼓迅速又收回到了巴掌大笑,而鸟也都在鼓收回之后烟消云散。

    七月此时才从空间里出来,她捡起那小鼓,反复看了看,觉得爱不释手,于是抹了上面的神识,扔到了储物袋中,打算有空祭炼一下。

    七月走到躺在地上的任岩旁边,见任岩已经脸色惨白,衣服上都是鲜血。

    任岩张开了眼睛,他看着七月,心中全是不解、恐惧,他苦笑了一下,然后对七月问道“我知道今天必死无疑了,在我死前,能不能告诉我你身上的秘密到底是什么?竟然能让一个炼气期的人如此的厉害。”

    “不能”七月冷冷的说道。

    她从来不喜欢在杀人之前跟人解释,因为很多时候,失败就是因为话太多了的原因。

    七月拿起宝剑,直刺向任岩的心脏,一剑毙命!

    七月伸手捡起了任岩的储物袋,又在任岩身上翻了翻,直到确定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其余两人七月也如法炮制后朝三人尸体扔了一个火球,毁尸灭迹。

    做完这一切之后,七月回头便看见了自己身后,眼神复杂的白崚正盯着自己。

    “怎么了?”七月疑惑的问道。

    “你竟然有芥子空间!”白崚微微眯起了猫眼,难得正经的对七月说道。

    芥子空间,即便是白崚也只是听说过。自上古以后,芥子空间便已经完全消失了,在人世间留下的全都如这密境一般残破的领域。

    无数人追逐着这让人发狂的东西,但是却终究没人能够得到。

    白崚也找过许久,最后他认定芥子空间不可能还在人世间保存有完整的了,却没想到今天会以这样的方式见到他梦寐以求的东西。

    “嗯”七月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你怎么得到的?”白崚好奇的问道。

    “呃..这个现在不能告诉你!”七月想了一下后回答。

    白崚就知道七月会这样说,毕竟如此重要的东西,得到的方式隐秘一些也是正常。

    可是过了一会后七月又幽幽的说道“早晚会告诉你的..唉!零.你到底什么时候会恢复过来啊!”

    白崚歪了歪脑袋,七月一直叫他白崚,可是莫名的他觉得七月口中的零其实就是在说自己。

    想起来什么呢?白崚想问但是却没问出口。

    过了好半天,白崚忽然跳脚的怒骂道“好啊,我才想起来,你既然有空间,为什么当时不让我进去,还把我毛都给拔了,又把我摁在脏泥里,你到底怎么想的,咱们俩什么仇什么怨?倒是说啊!你个人渣...”

    白崚气的狠了,这一下彻底爆发了,被七月摁着,但还是挥舞着小爪子,非要挠到七月不可。

    七月不明白一个妖兽界的大能怎么会这么幼稚,这么小心眼,不就是拔了毛吗,现在不是也长出来了,至于的。

    但是显然白崚觉得至于,于是吵闹不修,最后直到七月答应到了洞府之后就把凤凰血给

    (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