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四百零六章我的老公是只喵(25)

第四百零六章我的老公是只喵(25)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之前任岩不是破不了阵,只是他觉得七月坚持不了多久,他也不想费事,这个事而已。但是现在任岩却觉得自己不能再忍了,再忍下去七月就要把“他“的丹药吃完了。

    任岩大喝一声,手中木蛇暴涨,仿佛真如一只巨蟒一般盘旋而上,瞬间一棵参天大树凭空出现。

    这树四周枝桠就好像无数的蛇一般,四处乱舞,根也在地上到处蔓延伸展。

    七月的阵是火阵,对木系本就有克制作用,不然单单凭七月炼气期的实力对付任岩这筑基修士根本就支撑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雷雨”七月双掌结印,脸色微微发白,然后轻声喝道。

    阵法之内,忽然乌云密布,地面火海连天,天生雷声滚滚,转瞬那雷电就如一丝丝紫色的雨一般密集的落了下来。

    “雷系”任岩惊呼出声。

    雷系,冰系这种变异的灵根极为罕见,如今的修仙界,雷系单灵根的人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而且各个都是被大门派元婴祖师收为入室的弟子,称之为人中龙凤也不为过。

    七月的灵根是他亲自测的,四系灵根他看的清清楚楚,任岩不明白七月为何能用出雷系的法术来。

    略一沉思,任岩便把这看做了法阵自带的法术,或者是七月用了符箓。

    任岩毕竟是筑基期的修为了,真心想破阵的话那就只是时间的问题。

    任岩操控着木蛇,与漫天雷雨还有遍地火海斗了起来。万事万物虽然都有相克一说,但是那也是在同等级别之下。起初七月还能有些优势,可是渐渐的,那藤蔓实在太多,火海被渐渐压灭,阵法被一点点侵蚀。

    “破”任岩轻喝一声,瞬间阵法就好像破开的一个大口子一般,凌空撕裂。

    任岩一出来就看见不远处又朝嘴里吞丹药的七月,七月脸色发白,显然这是灵力耗尽的模样。

    “呵呵呵呵”任岩有些得意的笑着说道“怎么样,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了,一个小小的炼气期弟子能做到这步已经不容易,但是修为差距不是你用这些旁门左道就能弥补的,还是乖乖听我的话,免得你还要再吃许多苦头。”

    白崚和云翅虎正和那两个筑基弟子斗的是难解难分,想要指望它们来帮忙是不可能的了。任岩自认为七月再没有别的手段,于是反而不急着擒住七月了,有的时候,捕食者看自己的猎物垂死挣扎也是一种乐趣。

    七月偏偏没有如他的意,依然气定神闲,就在任岩以为七月是在强撑的时候,忽然七月轻声说了两个字“隐身”

    隐身?任岩还没懂七月的意思,随即就发现七月消失在了面前。

    任岩讽刺般的笑了,隐身这种旁门左道的功夫在凡间界还有用,但是在修真界却真心是鸡肋了。

    眼睛并不是唯一能察觉到对方的方式,人可以隐身,但是只要用感知其实就能找到藏身之所,如果凡间界的隐身都这么管用的话,那自己的那个隐身的法阵岂不是一点用都没有了!

    任岩放出感知,可是随即他便大惊失色,因为七月仿佛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一般,甚至连一点踪影也没有了。

    “这不可能”任岩惊呼道,他再一次放出感知,可是却依然没有发现。

    其实七月哪里会什么隐身,她不过是躲到空间里去,又说了一句隐身来迷惑任岩罢了。

    空间有一点不好,在哪里进去的就只能在哪里出去,虽然七月能够看到外面的情况,却只能等着任岩彻底被自己搞的昏了头,一举偷袭了他。

    任岩果然在外面越来越惊慌了起来,他警惕着周围,随时怕七月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给自己一击。

    这种压力随着时间的累积让任岩额头见了汗,看不见的敌人才是最恐怖的,虽然七月对于他来讲很弱小,但是这个隐身让任岩想了起来,自己要来找的七月的秘密。

    越是胡思乱想,任岩就越是焦虑,人在精神紧张的时候往往会犯一些下意识的错误,必然任岩现在潜意识里会觉得七月消失的地方是安全的,毕竟没人隐身了以后还会原地不动。

    于是他紧张的注视这四周,脚步已经不自觉的朝七月的方向过去了。

    就是现在!

    七月嘴角轻勾,一个闪身就出了空间,紧接着手里的剑丝毫没有半点停顿,电光火石般的就朝任岩的后心刺了过去。

    修士,除非是特意修习了练体术,不然近距离的攻击之下比凡人也只是好上那么一点点而已。

    七月出现的时候任岩就已经迅速察觉到了,可是就是察觉到了也来不及了,任岩只能勉强躲过了七月攻击的要害,但是还是被七月的这一剑在身后刺了个正着。

    “啊”任岩痛呼一声,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

    “木墙”任岩忍着疼迅速结了一个收印道。

    就在任岩话音落下之时,他的身前轰隆隆的就长起了一拍树木,仿佛一道墙一般把七月刺过去的剑给拦住了。

    任岩的伤受的不轻,后背一片鲜血淋漓,他忙从储物袋里掏出了一颗丹药服下,可是七月的那把剑本就不是凡品,因此即便是服下了药后也只是血稍微流的少了一些。

    “本不想动用师傅他老人家的宝器千鸟六鼓的,但是既然天堂有路你不走,那就别怪我送你下地府了!”任岩脸色狰狞的说道。

    话毕,任岩手中金光一闪,一个巴掌大小如玉石般的小鼓就出现在任岩的手中。

    任岩撑着身子,一跃便飞身上了一棵高树之上,手中小鼓轻轻一抛,转眼间就长成了六口巨大的鼓。鼓神周围环绕无数雀鸟,叽喳鸣唱。

    任岩手中拿着鼓槌,凌空朝那鼓敲了过去。这鼓并不是他的法宝,又是宝器,他强用本就是勉强了,仅仅这一敲,任岩就觉得自己的灵力流失大半。

    “裆”的一声响,那声音夹渣在雀鸟声音之中,仿佛千百只无形的利刃直朝七月二来。

    任岩虽是脸色青白,但是见此情景还是得意的说道“这是你自找的,千鸟六鼓,攻击的就是神魂,你竟然敢伤我,这一次我让你神魂俱灭,连投胎都不能!”(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