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三百九十六章我的老公是只喵(15)

第三百九十六章我的老公是只喵(15)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卖个涤尘丹至于慌慌张张的?你的脑子被狗吃了不成!”老者怒骂道。

    “掌柜的..不是..”伙计赶忙解释道。

    “不是什么?”掌柜的横眉立目。

    “掌柜的,那人居然要出手一千枚涤尘丹..”伙计说道。

    “一千枚..”掌柜的也是震惊不已,这到不是因为这老头没见识,虽然广云城比较偏,也比较小,但是毕竟还是个城,而珍宝阁又是广云城唯一一家政府指定合作单位,因此以前也是有不少大买卖的。

    当然,这些大买卖的客户活着的比较少,能活下来的都是有背景的。

    “那人穿的什么衣服,是不是哪个大门派的?”老者一把抓住活计问道。

    “看着不像,穿了身斗篷,只能听出是个女人来,声音也挺妖媚的!”活计想了想回答道。

    “呵呵.”老者冷笑了几声后说道“这么大一笔低等级的丹药,看来是哪个门派出了内贼偷出来的。呃...”老者又笑着捋了捋胡子道“既然这样那就不怕了,既然她鬼鬼祟祟,想必也是偷偷出门派销赃的,肯定不会对门派里的人说自己的行踪,看来这一票咱们要做个大买卖了。”

    七月在外面等了一会,就见那伙计从屋子里面引出来一个白袍的老者。老者须发皆白,一脸慈祥的样子,见到七月,未说话先笑道让道友久等啦,实在是老夫的不是,还望道友莫怪莫怪啊!”

    “嗯.”七月娇声答应着,然后矜持的点了点头。

    七月的态度让老者更加觉得这应该就是个大门派的女弟子了。

    “听说道友有大量的丹药出手,不知道友是否都带在身上啊?”老者笑眯眯的说道。

    “嗯,都在的。”七月说道,然后在衣服里面掏了掏,逃出一个储物袋来。

    这袋子还是赵峰雨的呢,正好现在被七月用来装丹药了。

    老者打开了袋子看了一看,心中不免感慨今天遇到这么好的一个肥羊真是运气,这个月生意不太好,抢劫的金额一直也不够,这一下彻底完成任务了。

    老者看完之后笑的更加和蔼可亲了,对七月说道“老夫见道友年纪轻轻,修为不俗,想来也是大门派的精英弟子了。我与道友总是有些亲切,却不知道友是哪个仙门的弟子啊?若是相熟的门派,老夫也好给道友多嫁一些价钱,算是交了道友这个朋友如何?”

    老者这话其实问的并没有毛病,门派之间有相互关系好的,也有相互关系不好的这广云城隶属于流云宗,若是和流云宗相好的门派,老者多加点钱结交点人脉也是寻常。

    但七月仿佛沉思了一下后摇了摇头,仿佛有些不舍,但又有些犹豫的说道“我哪里是什么大门派的弟子,不过是一阶散修罢了。”

    老者丝毫不以为意的哈哈笑着说道“无妨无妨,散修也是能人辈出的,以道友这般的人品,想来结丹结婴不过是转眼之事罢了。”

    七月抿嘴一笑,仿佛很受用他的话,但也没有再说什么。

    老者又和七月说了几句话,几番套话下来,老者更加认定七月就是哪个大门派的弟子私吞了些丹药。这种事情即便是流云宗也有,管炼丹房的可是个肥差,出手入手总是能克扣一些,但是如七月这样贪了这么多的还是不常见。

    老者心中一定,也不再多话,痛快的给了七月灵石后一路笑脸的把七月送出了门。

    七月一出门,老者脸上的笑容便变得阴森冷酷了,他对着活计挥了挥手,那小活计早已经对这种勾搭很熟悉,连忙到门口打了个口哨,便有两人悄声的跟上了七月。

    七月早就知道身后有跟着的人了,对方一个是练气五层,另一个是炼气期六层。

    七月微微一笑,她假装对广云城不熟悉,仿佛迷路了一般,直接就奔着人烟稀少的东城而去了。

    东城属于广云城的凡人住的地方,再往深处走,就是一片废弃的民房。

    跟着七月的两人暗自欣喜七月是自寻死路,他们还发愁七月怎么能找个人少的地方让他们好下手呢,却没想到七月竟然如此配合了。

    广云城禁止私斗,但那也仅限于闹市区,怕修士打斗起来毁坏了房屋。如这样根本就没人来的地方,是没人管的。

    七月转身进了一个胡同,而跟着她的两人也是鱼贯而入。进了胡同之后,那两人见这地方竟然是个死胡同,而七月就站在不远处,脸朝着他们,因为斗篷的遮盖,也看不轻七月是什么表情。

    “呵呵,我可等你们很久了啊!”七月笑着对二人说道。

    两人在看到七月的时候皆是一愣,他们二人是兄弟,也是散修,平时便是接一些这种脏活赚一些灵石修炼。说起来二人也是没少干这种事情,在他们心里最看不起的就是那些大门派的弟子,除了资质好,全都是天真不谙世事,所以他们对七月原本的想法也是如此。

    可是现在..

    这二人对视了一眼,全都在对方的眼里看出了不安。

    是的,不安,这是在生死中游走出来的第六感。

    不过既然接了这买卖,断然没有就这么回去的道理。

    先下手为强,二人知道不能善了,便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拿出武器,话也不说就朝七月而去。

    半个时常时候,七月拎着两个储物袋从那出巷子里走了出来,而在她身后,躺着两具尸体。

    老者本来在屋内志得意满的等着下面的人把灵石带回来的时候,却没想到,直到天黑也没有回报的消息,出去找的人终于回来了,告诉了老者一个让他无法接受的事,派去的两人死了,而那个女人不知所踪。

    老者气的连砸了几个茶杯,他倒不是因为死了两个手下而心疼,而是因为他实在无法接受到嘴的鸭子飞了的事实。

    没办法,老者只得把这件事上报了,希望上面的人能在城里找到那个女人。

    可是此刻老者又头疼了,因为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到女人的长相,这一次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