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三百八十一章我和奴隶主有个约会(29)

第三百八十一章我和奴隶主有个约会(29)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人之将死,长公主忽然便好像从梦中醒过来了一般,以往不清晰的东西全都清晰了起来。

    她飞快的朝下坠落,这短短的距离很快,可是在她看来却十分长,长到足够去想明白她的一声了。

    本来她一直以为乌起是爱她的,而之所以后来两人会这样,完全是因为乌起的那个表妹的缘故。

    当时刚得知此事的时候长公主便发现自己怀了孕,而凭着这肚子里的孩子,长公主以为只要生下孩子就能换回乌起的心。

    可是直到乌子凌出声,乌起却是对长公主越来越冷淡,于是长公主对乌子凌很失望,直接把他扔给了奶娘,而她继续和乌子凌还有乌子凌的表妹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争斗。

    但现在想来,乌起恐怕从来没有爱过她片刻吧!就连两人的几次偶遇,恐怕都是乌起设计好的,为的就是借她的能力得到家主的宝座。

    现在再一想想,乌起不爱自己,可能乌起连他的那个表妹也是不爱的吧!若是爱的话,怎可能让她受了自己这么许多年的磋磨。她这些年吃了些苦头,而那个女人吃的苦头更多,毕竟她是皇家的公主,性子上来想折磨个姨娘只是挥挥手的事。

    而后那个女人死了,乌起若是真的爱她,怎么可能在自己手下保不住她?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他根本就没想保她,而自己却还在沾沾自喜乌起对自己果然比对那个小贱人的感情深。

    乌起最后的眼神深深的烙印在了长公主的心里,即使是现在想明白也已经晚了,她的一生毁在了一个男人的手里,再不可能重来。

    长公主跳的毫无征兆,乌子凌下意识的就飞身朝长公主而去把长公主抱在了怀里。城墙离他们站立的地方不远,几乎是一个瞬间罢了。

    乌子凌的轻功已经用到了极致,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会这样快的。只是半空之中接住一个人毕竟还是吃力,于是在落地的时候难免踉跄。

    其实七月的工夫定然是比乌子凌强上十倍不止的,可是七月对长公主极为的厌恶,而且她总是下意识的把乌子凌当成是零,但是她却忘了,乌子凌只是乌子凌,而长公主对他再不好也是生母。七月不去救仅仅是因为她下意识的不想救,而乌子凌上前也是因为那毕竟是他的母亲。

    七月此时想上去帮忙,而就在这一刻,城楼之上一只小箭直奔乌子凌而来。

    射箭的人竟然就是一脸憎恨的兰若。

    兰若恨乌子凌甚至比恨七月还要强烈,越是爱,就越是恨,当年对乌子凌有多少的依赖,现在就多希望乌子凌死。

    这袖箭是太子府珍藏的一件武器,携带方便,小巧玲珑,而且极快又准。只是这袖箭有个缺点,那就是只能用一次,射一支箭,可以说是鸡肋。

    这东西被兰若要了过来,戴在身上,为的就是有机会能够亲手杀了乌子凌。

    、乌子凌此时毫无防备,而七月此时就是看见也没有用了,因为她想去救已经来不及了。

    那箭就仿佛一道流星,直奔乌子凌的后心而去,噗的一声,直扎入心。

    兰若疯狂的笑声,齐王的惊呼声,长公主的尖叫声,七月仿佛都已经听不见了,她只看到乌子凌脸白如纸的软软倒了下去,后心一片血红。

    太医几乎是被齐王拎到乌子凌的身边的,太医战战兢兢的把了脉后哆哆嗦嗦的摇了摇头说道“王...王爷,恐怕是不行了,已经...已经伤到了心脉,神仙难救了啊!”

    “凌儿.....”长公主仿佛才醒过神来,抱着乌子凌就开始嚎啕痛哭

    七月眼睛顿时赤红一片,她在听到不行的时候一把把长公主给推开了,伸手就把乌子凌给抱住了。

    “抱.抱歉。”乌子凌见是七月,惨白的脸上挤出一丝苦笑说道“本来想着和你一起过一辈子的,但是恐怕是不行了。”

    七月已经伸手去摸乌子凌的脉搏,她医术本就高超,可是在摸到后也知道刚才的太医所言果然非虚,乌子凌的心脏定然是被那箭给贯穿了,想救,除非仙人下凡。

    仙人下凡,七月心中顿时涌起了希望,她赶忙在心中唤着天元子的名字。

    “你有没有办法?”七月对天元子焦急的问道。

    “有倒是有。”天元子有些犹豫的说道“但是我觉得好像没这个必要了吧,你本来就是要让他爱上你就可以了,如今这小子对你已经情深似海了,还用得着救他吗?”

    “呵呵”七月冷笑了一声道“有办法你就快说,你还记得他是谁吧?你这九十九个头都磕了,就差最后一个了,你到是打起小算盘了。他确实是以后能够恢复成零,但是你今天见死不救的事情他肯定也是知道的吧!那时候..”七月又冷笑了一声,一切尽在不言中。

    天元子在听到七月的话后不由得滞了滞,他狠了狠心,咬了咬牙说道“能救,但是..”

    “但是什么?”七月急忙问道。

    “但是我这次出手后肯定就功力尽失了,以后再有什么我也帮不上你了。更何况还有一节,不仅是我,就连你会直接从炼气期重新跌会成为凡人,如今以你的天赋,又不能修仙,恐怕就是练到死也不可能有什么效果了。你能够保证之后他会一直爱你吗?那时候他移情别恋,你不仅没有办法挽回甚至连自保都不可能,我劝你还是再想想,毕竟他现在死了也是一样完成了这次来的目的了。”天元子对七月劝道。

    “救”七月斩钉截铁的说道,丝毫没有犹豫。

    爱你,就不再怀疑,即便是托付性命也在所不惜!

    ===================四十年后

    绿荫浓密,知了在树枝间叫的欢畅,而七月则是躺在树下的躺椅上半眯着眼睛,似睡非睡。

    忽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声音中满是担忧和埋怨的说道“你怎么又在这睡觉,也不怕过了风,再受了病。”

    七月轻轻的张开了眼睛,就见不远处的阳光中站着一个人,那人头发依然花白,身体也显老态,但却依然精神,脸孔板着,显示了他的不满。

    唉,到是成一个普通人感觉不方便,不然这么近自己怎么会听不到来人的脚步声呢!

    七月又一次感叹着,只是心中却丝毫没有后悔!

    当年的那场叛乱,太子终究事败,被赐白绫自尽。兰若被充军妓,后来也就活了十年。而自己赌上了一切,用尽了自己和天元子的灵力,终于把乌子凌从鬼门关上拉了回来,只是从此以后,七月的身体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极为虚弱。

    七月这样丝毫没有背景的女人,唯一的依靠也就是她的仙术了。可是如今她却成了普通人,多少人都暗地里预言,乌子凌就算是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能娶她,但是肯定也好不了几日,毕竟以乌子凌的身份一定是要有一个能帮他打理内院,交集各府的贤内助才行的。

    不少世家都跃跃欲试的想把女儿塞到乌家,但一年又一年,乌家的后院却是从来没添过一个女人,别说是侧室姨娘了,就连通房丫头都没半个。

    渐渐的,众人也就熄了心思,甚至有人猜测,乌子凌是否有什么隐疾。

    可是大家很快又知道自己猜错了,因为在七月和乌子凌成亲的第三年,他们的头一个儿子就出生了,紧接着一年一个,直生了四子一女这才算完。

    岁月在两人的脸上投下了烙印,可是两人的感情却越发的浓烈了起来,如今的乌子凌哪里都好,就是走一步管一步的,实在是像个老妈子。

    “想什么呢?睡迷糊了?”乌子凌上前几步摸了摸七月的额头说道“确实是有点烫,跟我回去,我刚让人做的酸梅汤,你喝点解解暑气,你啊,就是不听话...”

    俩人渐渐走远,只留下那被阳光拖的长长的影子,相互搀扶,依偎........(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