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三百七十八章我和奴隶主有个约会(26)

第三百七十八章我和奴隶主有个约会(26)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七月与乌子凌出来之后才知道为何她在屋内没有发现今夜的异常,乌子凌带着的人在离她几个宫门距离的地方把前来抓她的人给拦住了。

    今晚的夜黑沉沉的一片,云层压的极低,暴雨来临之前的沉闷合着满是血腥的气息让人心口发窒。

    乌子凌带来的人本就不多,若不是全是乌家精英恐怕根本就不可能撑到现在。

    “少爷。”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在见到乌子凌的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而在看到七月的时候眉头皱了皱。

    “令叔,外面情况怎么样了?”乌子凌对那男人问道。

    令叔的脸色在火光之中又沉重了几分,对乌子凌说道“外面来的竟然是兰家的人,乌家也乱了,四少爷竟然和老爷暗地投靠了太子一边,长公主殿下骑马去找老爷,如今外面乱成了一锅粥。”

    乌子凌在听闻自己母亲如此的时候脸色青白一片,他对自己母亲并没有什么感情,那是一个为了爱情什么都记不起来的愚蠢的女人,甚至连他这个亲生的儿子都懒得管,若不是他自己聪明,早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而今晚,他安排了保护她的人手,却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是为了自己的爱情依然抛开了自己的叮嘱,去找那个根本不爱她的男人了。

    令叔看着乌子凌的脸色沉吟了一下,随后怒视了七月一眼后继续说道“少爷,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你今晚就不应该进宫这一趟。本来一切事宜都安排好了,也安排好人手来接应.仙子,但您居然临时变卦,这才乱了阵脚,这根本就不像您的行事风格了。”

    “可是,我若不来,终归是不放心的。”乌子凌抿着嘴看了七月一眼后淡淡的说道。

    “怎么可能,除非万一..”令叔急切的说道。

    “是啊,除非万一,但若真是有那万分之一呢!”乌子凌看了一眼七月,随即大声喝道“不必多言,带人,跟我杀出去。”

    七月很想说即便乌子凌不来,她若想走也没人能拦得住,而如今乌子凌来了她反而顾忌着他不能来去自如。但是这些话她自然不能说出口,她本就是为了他而来的,所图也是他的心,如今他冒险来到自己身边,护自己周全,自己所图已经达到,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事情吗?

    乌子凌本以为这将是一场恶战,他已经做好了要用生命来护七月周全的准备了,可是他却没想到,七月一出手便是让他瞠目结舌。

    七月已经丝毫不再顾忌,虽炼气期的法术并不多,也不算强,但在凡人眼中已经是神迹了。特别是火系的法术用出来时候,让对方的人甚至不敢上前半步,满脸畏惧。

    到不是七月有多强,事实上七月的灵力有限,她炼气期大圆满的水平最多用十几次火球术就灵力耗尽了,但是这个时代的人都畏惧神明,七月本就被传为仙女下凡,以往没见过她的本事大家还是半信半疑,如今见了,哪里有不怕的。

    大家可能不怕死,但是却害怕神仙鬼怪的,毕竟人死了以后鬼混还是要归于地府的,地府的阎王说不准和这个仙女关系都挺好,到时候让自己投生个十次八次畜生道,那自己哭都找不到地方了。

    因为七月的大显神威,这一路上出奇的轻松,几乎所过之地对方的人能跑的跑,跑不了的直接卧地装死,七月他们几乎是莫名其妙的就到皇宫门口了。

    皇宫门口,兰若一席宫装高高的站在城墙之上。她本是等着派去的人抓回七月的,却没想到竟然会看到乌子凌护着七月完好无损的骑马跑了出来。

    “废物,都是废物。”兰若大声喝骂着,挥手一巴掌就扇在了跟着她的一个副将的脸上。

    “我让你们去抓个人都抓不到,就这么让她跑出来了。还站着干什么,给我上啊,生死无论,我要这小贱人的命。”兰若绝美的脸上全是狰狞的吼道。

    太子梁启眼中泛起了一丝厌恶,之前兰若确实帮了他许多忙,甚至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让一直终于梁帝的京卫营反了水,投靠了他们这一伙。之后兰家知道了她和自己的约定,于是兰家也投靠了自己,这让他的实力大大的增加,也让今晚的政变容易了许多。

    可是越是接触,梁启就越觉得兰若疯狂,也越发厌恶于她,只是他吃了兰若的药,只能与她这样虚以为蛇了。

    副官带人下了城墙,直朝乌子凌的方向而去,而就在这时,远处喊杀声顿起,遥遥处人影攒动,马蹄声响,兵刃声不绝于耳,不久就到了近前。

    直到进前众人才看清那宫门口来的一众人马举着的旗子写了一个大大的齐字

    齐王梁玉。

    在最前面有一人提马上前一步,那人身穿紫色斗篷,青金色蟒袍,乌发鹰目,俊美肃杀的一个男子。

    男子开口说道“太子殿下,真是没想到您竟然为了谋夺皇位毒杀父皇,别怪弟弟我不讲兄弟情分,今日我便要为父皇报仇,亲手将你拿下。”

    这男子便是齐王梁玉了。

    梁玉是一个宫中婢女所生,身份低微,虽然之后被德妃抱回去养,长大后也是文武双全,但是却并不受梁帝宠爱。

    齐王能封王也是看在德妃的面子上,他平时为人低调,太子从来没把他放在眼中,却没想到今晚竟然看到了此人的真面目了。

    “父皇分明是被这妖女所献丹药害死的,你竟然和这妖女勾结,现在还倒打一耙,莫非父皇被害其中还有你的手笔不成?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今天我就代替父皇在天之灵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忤逆。”太子梁启也不甘示弱,大声对齐王怒道。

    其实众人皆知,他们虽然都咬定是对方所为,但是两个说什么不重要,梁帝死在谁手上也不重要,因为今晚的乱臣贼子定然是那个输了的人。

    (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