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三百七十六章我和奴隶主有个约会(24)

第三百七十六章我和奴隶主有个约会(24)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深夜,七月没有睡,依然坐在床上修炼着。七月现在还没有到筑基期,仅仅只是炼气期七层,虽然会用一些法术,但还都是最基础入门的。而之前仙山幻象之类的景色也都是靠着天元子才能维持住的。

    天元子这些年算是下了血本了,为了让七月修炼的快一些,天元子如今已经维持不住金丹期修为了,想来七月若想筑基的话,天元子恐怕是要耗尽修为才能成功。

    而如今七月的本事蒙人还行,若是一朝败露,面对整个王朝的军队,恐怕只有逃跑的份了。

    七月这些年随时都有一种危机感,****都在苦练,只是苦于这里灵力太过于稀薄,而她的资质也是实在太差,以至于举步维艰。

    忽然七月放出的神识被触动了一下,七月张开眼睛,秀气好看的眉头微微皱了皱,然后对窗外说道“既然来了,就进来吧,何必鬼鬼祟祟的。”

    七月话音落后,门外依然是一片安静,又是片刻,房门被轻轻一推,一个男人走了进来,男人一身皂色衣袍,面如冠玉,正是乌子凌。

    “七月.”乌子凌轻轻唤了一声,声音没有什么波动,但是他紧紧抿起的唇却是出卖了他的紧张。

    “嗯。”七月应了一声。

    七月这一声答应让乌子凌的脸顿时红润了几分,他知道那是他的七月回来了,但是在没有真的确认之前,他怎么也不敢相信,他找了她太多年了,几乎以为今生不得相见,却没想到还有重逢的这一天。

    “你这些年还好吧!”乌子凌深吸了一口气后问道。

    “挺好的。”七月依然是冷淡的回答。

    “我找了你很多年。”乌子凌说道。

    ...七月没有说话,依然没有表情。

    乌子凌叹了口气,他当年年少,不知道该怎样喜欢一个人,只觉得对方只要服从自己,自己就会安排好一切。可是这些年的寻找,每天夜里回忆那双离别是决绝的眼睛,他都无比的后悔,同样也渐渐的明白自己的错。

    “你自己小心一点,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成为仙子的,但是你的来历除了我和兰若以外肯定还是有不少人能查的出来的。这里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可以说步步都是走在刀刃上,你自己小心,若是有事,我会尽我所能护你周全的!”乌子凌对七月说道。

    他想说的还有很多,烛光照着他的脸,长长的睫毛投下了阴影,让他一直冷峻的面容多了一些悲伤的意味。

    “嗯”半晌后七月才应了一声。

    --------------

    乌子凌说的没错,七月的到来起初还让京城的贵族们有些忌惮,但是仅仅是几个月的时间,七月的身份就开始有些尴尬了起来。

    梁帝虽然对七月恭恭敬敬,而七月也拿出一些丹药来给梁帝,让他能延年益寿。但是有时候,你让一个人高兴了就意味着让一群人不高兴,梁帝欣喜于能多活些年,但是却有人因为梁帝越来越好的气色而恨起了七月了。

    这些恨七月的人中数太子梁启是其中之最,梁帝属于活的久的皇帝了,今年都已经六十多了,而太子梁启是梁帝长子,如今已经整整四十多,他等梁帝死等的花都谢了,本来以为梁帝也就这两年的事,可是谁知道横空出世个七月,让梁帝活的越发的活蹦乱跳,看起来比自己还健康呢!

    梁启看着坐在龙椅上的梁帝,陷入了深深的忧伤,心中默默的感叹,看这红光满面的状态,自己恐怕要死在这老头前面的。

    梁启觉得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了。

    人世间最悲催的事情不是考试永远考倒数第一,而是每次考试都考正数第二,总是差一分就能当第一,但是考了几十年也没追上。

    反复的希望反复的失望,梁启无疑就是这种悲催的角色,他是皇后所出,还是长子,理所应当在他二十多岁的时候被封为太子。当太子的头十年他很快乐,接下来的十年他很郁闷,如今他已经四十多岁了,可是他爹依然不死,他这个老太子的身份就无比的尴尬了。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他到底如何能除去七月呢?七月是仙人,刺杀什么的显然对仙人应该是不那么管用的,而他又不能直接给七月穿小鞋。因为若是他做的太明显的话,他爹一定会知道自己有多想让他死的,若是惹怒了梁帝,自己不但无法顺利登基,恐怕自己现在太子的地位也保不了。

    梁启很头疼,而就在他玩命的揪自己头发的时候,下人来报,有人要见他。

    “滚,不是说谁都不见了吗!”梁启暴躁的朝下人摔了一个杯子,厉声喝斥道。

    下人被吓的咕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唯唯诺诺的连声禀告道“殿下,来的人是兰府的二小姐。”

    “兰府的二小姐?”梁启皱眉,随后便知道是谁了。

    兰若,梁启的心里微微涌起了一丝酸涩来。

    对于兰若,梁启心中的感觉是复杂的。当年兰若还是小姑娘的时候他就被她的美貌所吸引了。

    兰若聪明,美丽,身世高贵,当年在京城中堪称女子中的翘楚,几乎没有哪个男子会不为她心动的。

    可是人人皆知兰若心中的人只有乌子凌一人,太子当年已有太子妃,曾经想纳兰若为侧室的,但是还没等他下手,就出了兰若和自己的弟弟被人捉奸德妃寝宫的事情,于是兰若就这样成了自己的弟媳。

    虽然说是弟媳,但是也不是什么正经的王妃,不过是个侧室,因此梁启很是打了一阵兰若的主意,可是兰若滑不留手,白让他帮了不少忙,却是一根汗毛都没让他碰到过,这让梁启又气又恼又是心痒。

    梁启看上兰若的事情虽不能说是人尽皆知,但门房还是知道的,毕竟俩人往来互通消息的事情定然是要经过门房,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兰若来的事情门房才不敢擅自决定,冒着被梁启迁怒的危险也来禀报了。

    (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