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三百七十九章武林第一魔女打造记(22)

第三百七十九章武林第一魔女打造记(2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虽然这事很奇怪,但是李程也想不出所以然来。贾府里七月派人放了许多尸体,魔教干这种事也有经验,伪装的十分像,就连李程这种老狐狸都没看出来什么端倪来。

    可是七月想了这么多,却唯一忽略了一个人,那就是在外一直为贵的贾南平。

    贾南平一直在外游历,只想着等贾老头大寿的时候赶回来,可谁知半路因为暴雨路面塌陷,因此耽搁了行程,等他回来之后就看到了贾府那被烧的漆黑破败的断瓦残垣,还有路人纷纷的议论之声。

    贾南平一瞬间就感觉头晕目眩,他不能相信自己看到的居然是自己的家,也不能相信那些围观的路人嘴里说的那些被烧成焦炭的人是他的亲人。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贾南平抓狂的喊道,他眼中充血,就好像一头野兽般的冲进了那片废墟之中,拼命的翻这地上凌乱漆黑的砖块,疯狂的喊着。

    “南兄,你冷静一点,你不能这样啊!”和贾南平一起回来的人正是穆安,这刚烧毁的房屋十分危险,不知道什么时候上面未断的房梁就会砸下来,穆安只能他一把拉住了贾南平往外拖着说道。

    贾南平此时已经癫狂了,哪里肯被穆安拖走,他回身就朝穆安猛击一掌,然后借力朝身后退去。

    穆安根本就没想到贾南平会和他动手,二人是在半路上遇到的,相识之后更是一见如故,因此他才主动要到贾府做客的,却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情。

    穆安被贾南平一掌拍在了胸口,顿时血脉上行,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贾南平已经是六亲不认,飞起一掌就又朝穆安击了过来。

    穆安如今受伤,哪里能挡,正待硬抗的时候就只见一个人影护在了他的身前,红衣赤剑,秀美异常,正是他一直心心念念的水风轻。

    “风轻”穆安站在水风轻的身后喃喃的低声唤道。

    但是水风轻却根本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提剑便上前和贾南平战在了一处。

    “你还好吧!”

    穆安听身后有人和他说话,捂着胸口转身,见正是水皓月目光关切的看着他,水皓月身边还站着萧七娘。

    “噢.我.我没事。”穆安见是这对夫妇,一张俊脸顿时就涨的通红,手足无措的说道。

    水皓月哪里不知道穆安对水风轻的心思,见他如此紧张的模样便温和的笑了笑说道“你受伤不轻,赶紧服用一些疗伤的药吧,不然年纪轻轻的万一落下病根可不是玩的!”

    水皓月说着伸手在怀里掏出一个瓷瓶来,然后递给了穆安说道。

    穆安的脸红的更厉害了,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最后还是从水皓月手中拿过了伤药,倒了一丸吃下了。

    贾南平的武功不错,但水风轻的功夫更是了得,若是贾南平平日的话可能还会和水风轻斗个旗鼓相当,但此时贾南平的功夫毫无章法,没过多一会便落了下风,最后被水风轻一剑柄砸在了后颈上,当时便晕了过去。

    水皓月把手搭在贾南平的脉搏上试了试,然后叹了口气道“气急攻心,走火入魔了!”

    水皓月摇了摇头,这种感觉在曾经七月小时候失踪的时候他也感觉到过,而那时自己还有妻子,有大女儿,而现在贾南平忽然什么家人都没有了,就连水皓月都觉得不忍心了。

    “那怎么办?”萧七娘问道。

    “送岳父那里去吧,我记得断剑门有一套心法是专门用来疗这种走火入魔受的内伤的,这孩子资质不错,若是他愿意加入断剑门,也算有个去处,是件好事。”水皓月说道。

    贾南平被水皓月决定送到断剑门,萧七娘和水皓月还要找七月,因此便让水风轻送他去了,而穆安一听水风轻要去,便说自己和贾南平关系极好,非要跟着一起去了。

    七月在从手下的人口中得知了这个结果后愣了好半晌,这种结果冒失和前世一样,贾南平据说当年就是这样被送到断剑门的,而如今虽然贾家被她给救下来了,但是在世人心中却依然还是魔教屠了贾府。仿佛世间就有那样一双无名的手一般,兜兜转转,事情还是会按原来的轨迹前行着。

    这件事占时算是告一段落,但此时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横在了七月和上官云梦的面前。如今七月怀孕了,虽然武林中并不知道七月就是七姑娘,但是毕竟纸包不住火,更何况蓝双月绝对不可能让七月真就彻底脱离魔教回家嫁人生孩子的,七月甚至都能想到蓝双月听到她怀孕后抓狂的模样。

    对于蓝双月,七月本来只是为了求生和他虚以为蛇的,但是时间久了,蓝双月又对七月很好,七月也就真的把他当成师傅来看待了。七月不想真的和他撕破脸,那样不仅是七月心里过意不去,更重要的是蓝双月为人偏执,若是真让他恼起来恐怕就真的是正派和魔教之间的一场血雨腥风了。所以现在七月最不能做的就是见水皓月和萧七娘,因为只要这两人知道她和上官云梦在一起甚至有孩子的事,肯定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让他们两人结婚,七月想到蓝双月要是得知她婚礼时候会有的怒火就觉得头疼。

    看到七月担忧的表情,上官云梦心中也觉得有点沉,他不是因为世俗的压力让他心里退却,只是他觉得七月为了他而为难,自己又不能帮到她感觉心疼。

    怀孕这种事瞒是瞒不住的,以七月对蓝双月的了解,若是被他自己知道事情更麻烦,到不如坦白的好。

    七月和蓝双月有特殊的通信方式的,七月想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锦囊来,打开锦囊后里面竟然是一朵娇艳欲滴的花。按理说这花在锦囊中压也压坏了,但此刻拿出来后竟没有半点的干枯揉烂,竟然如新采下来的一般鲜嫩。

    “这是什么花啊!”上官云梦在旁边问道。

    其实对于是什么花他根本不在意,他只是因为七月沉默了半天没有理他所以想找点话题和七月说说话而已。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