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三百五十二章天上掉下个风妹妹(13)

第三百五十二章天上掉下个风妹妹(1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爹,你在干嘛啊!你怎么能打娘啊!”风雪娇在外面听到了里面的叫喊声,刚开始她还以为是七月被抓,心中高兴不已,而后却又听到了钱氏的声音,这才觉察出不对,急忙跑了进来。

    “你给我滚。”风廖现在已经是怒不可遏,而此时再见到风雪娇不但没有冷静下来,反而是如同火上浇油,一个窝心脚就把风雪娇给踹到了墙角去了。

    “老爷,老爷啊!你我二人是多年的夫妻了,你还能信不过我吗?我真的没有,真的没有啊!你相信我好不好,我真的是被人给陷害了啊!”钱氏也顾不得别的了,衣服也没穿,一把就保住了风廖的大腿,哭着哀求道。

    毕竟是多年的夫妻,风廖对钱氏也是真感情,钱氏如今这一哭他也心里软了几分,但又看到旁边跪着的那个连衣服都没穿全的男人后心立刻就狠了下来。

    “你说是有人陷害你对不对?那就查,我倒是要看看是你不守妇道,还是真的这内院有鬼!”

    风廖怒吼着又扯着钱氏的头发把他拉开了,然后对才贵道“给我去查,好好的查,我倒要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说完之后,风廖扫视了一圈屋里的众人,只觉得心头一阵恶心,愤怒的就朝屋外走去。

    才贵跟了风廖多年,办事能力自然也是一等一的,第二天一早,才贵就来回禀风廖他差出来的情况。

    风廖一夜没睡,双眼赤红,眼睛望着墙角的一处也不挪动,随着才贵的话,他的脸色越来越黑了起来。

    “老爷。小的去查了,那男人是街头的一个地痞名叫李六。此人偷鸡摸狗什么都做,为人还极为好色,但这人..呃.天赋异禀.”才贵说到这伸手在额头上擦了把汗,然后朝风廖小心的看了一眼。

    “继续”风廖的声音阴沉的说道。

    “据李六说,前天有个男人找到了他,说给他一笔银子。有个女眷要约他私会。这种事情在李六这也是常有的。不少大户人家有的太太,姨太太耐不住了,也有到外面接个偷偷进来的。李六拿了钱。自然是就愿意了,而那天去找他的那人小的也查出来了,并且和李六对峙过,正是马房的老田。老田他..供出.供出让他去的人正是太太。”

    “呵呵.”风廖此时冷笑了一声,但他没再说话。而是接着挺才贵讲。

    “老田是夫人的陪房,那天接李六进府的人也是他。他把李六送进了内院后交给了夫人的丫鬟夏红,由夏红带进了后花园的暖阁。小的也审了夏红了,夏红熬不过。就招了,说是要陷害大小姐所以才找来李六的,本来那天那屋子里的人应该是大小姐的。却没想到不知为何是夫人。”

    “那个贱人怎么说?”风廖又开口问道。

    风廖口里的贱人自然是钱氏了,李六垂首躬身的答道“夫人讲她在自己房内休息。不知怎么地就到暖阁了,小的也查了一下,但是却没人看到有人把夫人背过去。这府里护院婆子丫鬟众多,能避过这么多人眼目的除非是绝顶的高手。老爷,小的能力有限,是否在找个衙门的铺头过来,许是能看见那人的蜘丝马迹?”

    “真有这绝顶的高手会去陷害一个内宅的妇人?呵呵!算啦,别丢人喽!这事就这样吧,知道这事的人你看着都处理一下,至于夫人那..”风廖语气中带着丝狠厉的说道“既然她觉得我不好,那就送她去重新轮回,找好的去吧!”

    没过几天,风府就传出钱氏暴毙的消息了,风雪娇哭着喊着说钱氏是被人给害死的,随后就被风廖给关在了房中,说她思母过度,迷了心智。

    风廖以前有多宠爱风雪娇,现在就有多厌恶她。风雪娇长的像钱氏,再加上那天晚上她有在场,因此每次看见风雪娇风廖就觉得自己作为男人的自尊心被狠狠的践踏一遍。

    因为钱氏的暴亡,七月上京的日子又推延了一些天,而七月到京城的时候离梁老妇人的寿宴只有三天的时间了。

    梁老妇人早已经接到了风廖来的信了,早已经等的望眼欲穿了。七月一下船,就有梁府的下人和自己的大表哥梁玉来迎接了。

    梁玉远远的看到七月就被七月这周身的气度一惊,再进前看,又发现这表妹长的实在是美貌。

    其实七月的美貌不是那种单单的五官上的精致,而是一种气质,一种让人觉得神秘的气质。清冷如月光,深幽如潭水,至少梁玉在京城所见的那些闺秀无人能与之比肩。

    “表妹,这一路舟车劳顿可是累坏了吧,祖母盼表妹盼的流了好几天的眼泪,这下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梁玉缓过神来后笑着对七月寒暄道。

    七月笑着对梁玉扶了扶身,然后说道“劳烦表哥了!”

    “哪里的话,表妹切莫客气,车在一旁等着呢,表妹且上车,咱们好回府!”梁玉说道。

    跟着七月一同来的还有兰儿,兰儿是梁家的家生子,能回来自然是高兴非常,这一路上都和七月叽叽喳喳的说着话,让七月也知道了不少梁家的事情。

    梁家有两子一女,七月的母亲梁氏闺名名叫梁晓婉,因是家中最小,还是个女孩,所以极为受宠。当年梁家不愿她远嫁,但奈何梁晓婉倾慕风廖的才貌,执意应了这门亲事,但谁知这一去山高水远,从此再没有回来。

    七月的两个舅父,大舅舅名叫梁忠志,二伯父名叫梁忠诚,二人皆在翰林院做编修,因为七月到的时候不是休暮,所以七月并没有见到他们,而是先行见过梁老妇人和两个舅母。

    梁老妇人一见七月就抱着哭成了一团,先是哭七月的生母,然后心疼七月这些年受的苦,一顿的心肝肉的抱着七月不撒手。

    七月的两个舅母也都是厚道孝顺之人,跟着梁老妇人哭了一会后就开始劝解,慢慢的才让梁老妇人止住的哭泣。

    (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