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三百七十六章我们的爱(20)

第三百七十六章我们的爱(20)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不缺父爱,我只是需要一个爸爸!”七月淡淡的说道。

    “我可以知道为什么吗?”狄博綜扶了扶他的金丝眼镜,然后以一个优雅的姿势坐在了沙发上,手指在沙发的扶手上轻轻的敲动着,颇有兴趣般的对七月问道。

    七月略一沉吟,然后她以一种述说别人故事般的语气把成香花的家庭背景给说了出来!七月说的很详细,毕竟这些事情狄博綜都是应该知道的,因为只有这样在以后两人合作的时候才能表演的更加的真实。

    找到狄博綜并不容易,起初七月确实是想找一个王月娥的入幕之宾来帮自己演一下戏的,可是她多方打听后又觉得不妥。在七月看来,王月娥的格调实在是太低了,她的姘头竟然没一个拿得出手的。七月也终于明白王月娥为什么对成福那么一个长的矮圆土矬的胖冬瓜都攀的那么紧了,因为成福在她的那群姘头之中居然还属于矬子里拔大个了。

    此后七月一直在暗地里寻找着合适的对象,也是机缘巧合,狄博綜这个人便进入了她的视线。

    七月见到狄博綜的地方是在赌场,他穿着一身精致考究的西装领带,仿佛和这个环境格格不入一般,被七月一眼就看到了。那天他的手气十分不好,一直在输,可是七月却在他脸上根本看不出任何应有的焦躁的情绪来。他只是淡淡的,即便是之后他借了赌场的高利贷后依然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表情。

    七月买通了一个赌场的小服务生,然后向他打听了那中年男人的背景。服务生告诉七月,这个男人名叫狄博綜,是新来s市的。据说是魔都人,具体什么来头赌场也不知道,但是感觉上那人一定是个有钱人。

    七月很奇怪小服务生的想法,若是有钱人又怎会会借高利贷?

    但是小服务生对七月的惊讶甚为鄙视的说道“有钱人也有手头上周转不开的情况啊!更何况这里赌场,赌的红了眼谁能等到明天白天再到银行取钱啊!”

    七月这时才想起来,这个世代貌似没有银行卡自动取款机之类的东西,而国内即便是有钱人也不流行用支票。晚上的时候银行又不开门。赌场自然觉得在赌场借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此后七月暗地里调查,这才发现狄博綜的真实身份。而越调查的深入七月就越觉得他有趣,若用一个词来形容此人的话。那就是人才。

    狄博綜有一种魅力,他若是想骗人钱的时候,总是能让人信服的。而且不管是他的身世还是背景全都是真实的,而唯一不真实的就是他并不像他对人说的那样是个有钱人。

    七月来和狄博綜见面的这一天狄博綜其实是想离开s市的。他在s市借了一些钱,如今他觉得差不多了。所以打算卷包逃走了。

    赌场敢借给他钱的原因一来是因为狄博綜的外表实在是太迷惑人了,二来也是觉得没人能敢在这么干了以后还能逃的出s市的。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狄博綜的还有一个绝活就是逃跑的本事,这人若是想躲起来。几乎没人能找得到。

    狄博綜拿了七月的钱,然后笑着和七月打了个赌,他笑的好像狐狸似得的对七月说道“你这个小姑娘有点意思。这样吧,咱们打个赌。若是你能在一个星期的时间内找到我,那么以后我就和你合作了怎么样?”

    狄博綜对自己很自信,他纵横江湖数十载,若是能败在一个小丫头片子的手里,那才真是见了鬼了呢!

    可是狄博綜真的见了鬼了,因为就在他离开s市的第二天,藏身在了一个他认为绝对安全的地方的时候,他却又一次见到了七月。

    七月就如同他第一次见到时候的那样,还是那一身打扮,悠哉悠哉的坐在了他家的沙发上吃着他的水果,一脸的轻松写意。

    七月抬起她那双亮的好像天上星辰的眼睛望着他说道“你真的想做一辈子的骗子吗?

    这句话仿佛击中了狄博綜的软肋,即便是从小到大他并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有一颗贵族的心脏。从他有记忆开始,他的父亲就反复的告诉他,他是名门之后,他承载了骄傲高贵的血液。

    狄博綜记忆中的父亲就是个骄傲优雅的人,那段艰难的岁月里,他们一家人住在四面漏风的牛棚中,可是即便是那样艰难的岁月,他的父亲依然是每天用折断的柳枝擦牙齿,用捡来的鱼骨头做梳子把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还会在被批斗回来的时候从路边用粘着血的手指采下一朵野花,然后送给他的母亲作为礼物。

    母亲常常说,她的一生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嫁给他的父亲做妻子。

    在那场革命的初期,曾经有人对她说:你的家庭出身成分是不错的,只要你说出你的丈夫是如何逼迫你和他结婚的,然会与他决裂,我们就对你宽大处理。

    但是她笑了笑,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

    母亲不是有钱人家出身的,她当年其实只是狄家的女佣,可是她和狄博綜的父亲依然相爱了。一个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一个是贫苦人家的女儿,他们相爱的故事可见其艰难曲折,但是最终他们依然在一起了。他教她识字,带她去海边看夕阳,教她读那些美好而浪漫的词句,然后吻着她的脸颊深情的说:我爱你。

    她曾经问过他,你为什么爱我?

    她心中自卑,他是那样的好,好的高不可攀,让她甚至觉得这样的爱如此的不真实。

    她以为他会说因为你美,或者说因为你笑的很迷人,可是男子只是浅浅一笑回答:爱你需要理由吗?

    他半生把她呵护在手心中不让她经历风雨,而最后的离别却是他以死亡抛弃了她!

    爱是不能分离的!这是狄博綜听到母亲最后的一句话。

    那天夜里,他的母亲上吊自杀了,可是嘴角却带着幸福的微笑。

    (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