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三百七十二章我们的爱(16)

第三百七十二章我们的爱(16)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啊....唔....唔唔....”钱六被吓的魂不附体,他想惊叫,但是却被七月用手猛然一拖,直接就把他含着一双袜子的下巴给卸了下来。

    钱六此时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来,无比惊恐的挥舞着手想推开七月。

    七月见他不老实,也不客气,伸手就一把就攥住了他的两只胳膊,两手同时用力,在黑夜中只听一声清脆细微的咯吱声,钱六的两只手就被七月硬生生的给拧断了。

    钱六疼的冷汗直冒,但是嘴里被堵着,他还是发不出声音来,他想踢腿,但是不踢还好,刚抬起腿就感觉一双仿佛冰冷无骨的小手软绵绵的搭在了自己的两只脚踝上,随着又是咯吱一声响,钱六的两条腿就动弹不了了,紧接着剧痛袭了上来,钱六的两条腿也断了。

    七月笑着抿了抿唇,黑夜之中,那笑声在钱六听来就好像是女鬼一样,他想问七月是谁,想对七月求饶,但是他却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祈求的瞧着七月,希望七月能放自己一马。

    “害怕了吗?”七月开口问道,夜色之中,那声音如此的清脆悦耳,但在钱六听来,却一身的汗毛倒竖。

    钱六用力的点头,他已经疼的浑身颤抖了,但是之前的反抗已经让他四肢都动弹不得了,于是他不敢再有丝毫激怒七月的举动,只期望自己的老实能让七月饶了他。

    “呵呵,你是想求我网开一面放了你?”七月讽刺的说道“当你求别人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不知道曾经跪在你面前求你的妻子你是否都放过了?”七月拿着鞭子就在钱六的脖子上缠绕了一圈,她的举动轻松写意,仿佛她不是在别人的脖子上绕绳子。而是给钱六系上围巾一般。

    钱六的眼睛中露出了惊恐之色,他不敢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七月在自己的脖子上缠绕上了绳子,钱六已经知道七月不是他能够反抗的了的了。他听完七月的话后隐约已经明白七月之所以如此对自己的用意了,但是钱六不解的是,他两个死去的老婆的家人他都了解的清清楚楚,在其中并没有七月这样一号人物啊!更何况看七月的样子根本只是个小姑娘。而这样的小姑娘却如此的厉害。钱六甚至猜想着七月是否是阴间的女鬼,所以才来勾自己去地府的。

    “你看,我根本就没有带面巾。你觉得我会让你活着吗?”七月的声音轻松而平和,仿佛她是在和朋友闲聊一般,但钱六却只觉得心头一阵冰寒刺骨,那种面临死亡的寒意从心底一直涌到了四肢百骸。他瞬间后悔了,他想起了当时胡红死之前好像也是恳求自己的。而在自己依然对她拳打脚踢的时候她恨恨的对自己说:你会有报应的。

    他今生从来不信报应,却没想到报应来的如此突然。

    “唔唔..唔唔.”钱六用力的摇着自己的脑袋,他其实喊的是不要,不要。身下的被子因为恐惧渐渐的湿了一块,而他脖子上的绳子他感觉在慢慢的收紧,再收紧..

    第二天一早。钱六的母亲见快到中午了儿子也没有来吃饭,于是便到了隔壁的院子里去叫。

    钱母伸手推开了钱六家的门。院子内寂静无声,空无一人。钱母莫名的觉得有些奇怪,她站在门口好一会没有迈步,最后终于明白哪里不对劲了,往日外面有人开门的时候那大黄狗总是汪汪叫的,无一例外,但是今天为什么这样安静呢?

    也许是母子连心,钱母在这样安静的院子中忽然感觉一阵心悸,她隐隐的感觉好像有不祥的预感。钱母暗骂了一声自己瞎琢磨,迈步就朝屋内走去,一楼和往常一样,但等她沿着台阶上了二楼推开卧室的门的时候,钱母便看到了噩梦般的一幕。

    卧室的正中央,钱六此时呈一个大字型仰面躺在了地上,他仿佛死不名目一般的张大了双眼,脸孔青紫一片狰狞无比,而在卧室正对的墙面上写着血淋淋的两个大字:审判。

    钱母简直是连滚带爬的尖叫着跑了出去,等村民报案警察来了以后,钱母已经心脏病发作住进了医院了。

    这种性质恶劣的凶杀案可是特大案件的,警察立刻封锁了现场,并马上联系了刑警队。可是当刑警和法医侦查过后却是满脸的凝重,因为作案现场丝毫没有一点凶手的痕迹。没有打斗,没有指纹,没有脚印,甚至警察在院墙上也没有找到一丝凶手攀爬的印记。据刑侦专家判断,那人作案相当的专业,其专业程度甚至即便是他这个专家也是平生仅见。

    墙壁上虽然留下了凶手的笔记,但是笔记专家很无奈的告诉刑警,这种笔记他根本就鉴定不了,因为按字迹来看,这就是电脑上经常会使用的宋体字。按理说任何人写字都会留下自己的一点习惯和特点的,但是这个凶手却不知道如何做到的,那墙上的字就仿佛是用电脑打出来的一样,没有任何特点可言,而写字的染料就是死者的血液。

    警察询问了钱家是否丢失了什么东西,但是钱家的人对丢失的那笔钱闭口不言,不是他们有心帮七月掩饰,事实上他们比任何人都想那回来那些钱。但是钱家人也不是蠢货,他们根本就无法解释这笔钱的来历,如果说了,别说钱拿不回来,即便是自家的女婿也会被牵连进去。

    警察一无所获,这件案子也随之成为悬案。他们不是没有怀疑过钱六死去的两个妻子,但是这两家人都是普通人,而且没有作案时间,更何况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有那样专业的杀人技术。

    直到最后警察也只能感叹钱六倒霉,也不知道他是祖上做了什么孽了,能招惹上这样的煞星。

    此后不光是村里,即便是整个市也传的沸沸扬扬,谣言传的越来越广,说什么的都有,甚至有人信誓旦旦的说钱六是被他打死的老婆勾走的鬼混,这就是女鬼复仇。

    这段时间周围寺院的香火极为旺盛,甚至开始有传闻说女鬼到处捉人,必须吃桃罐头才能免灾。

    桃罐头在这一个月里成了s市销量最好的物品,甚至出现了供不应求的画面,市民争先抢购桃罐头,不惜为最后一个罐头而大打出手。

    给七月讲这个传闻的人依然是林晓初。那天她抱着两个桃罐头上学,给七月讲完这诡异的故事后便塞给了她一个,然后说道“我家里多买了一个,给你吧!”

    七月笑了笑,这个女孩还真是可爱,想来她是知道自己家里的情况,也明白成福夫妻根本就不会给自己买,所以才给自己带来的一个吧!而她偏偏还顾忌着自己的自尊心,所以不愿意直说,只是以这种方式来关心着自己。

    七月忽然想,好人真的是好人吗?坏人又真的是坏人吗?也许对于你来说是天使的人在对待别人的时候就是恶魔,而对你是恶魔的人对待别人的时候就是天使。就好像林晓初对于成香花和对于自己时候的分别!(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