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三百七十一章我们的爱(15)

第三百七十一章我们的爱(15)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七月不讨厌打女人的男人,因为在七月看来,虽然不乏有真正的绅士,但大部分说自己从来不打女人的男人其实都是有强烈的性别歧视。他们不是因为美德而不对女人动手,他们不动手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认为女人天生就是弱者,不屑于与之动手。

    不过七月人生的历史上却从来没遇见过和她说这句话的男人,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完全是因为七月实在是太强了。在训练营的时候七月就是学员中的佼佼者,不可否认,女性在体力上天生就比男性弱一些,但是七月用自己的拳头告诉她们,她比他们都强。

    打女人的男人不见得都打老婆,但是打老婆的男人一般出去的时候都不打女人,不是因为他们不想,而是因为他们不敢。打老婆的时候老婆报警他可以说这是家庭矛盾,但如果在外面打别的女人被人报警,他面临的就是故意伤害罪带来的牢狱之灾,若是遇见个硬茬,他可能这辈子都要在监狱里玩背背山了。

    打老婆的男人的情况一般都是这样的,老婆自己武力值比不过自己,所以他不用面临着老婆反抗后对自己实施暴力。老婆的娘家没有背景,所以他不用怕老丈人找来一群打手对自己实施暴力。老婆的娘家没有三四个膀大腰圆的哥哥弟弟,所以没有一群小舅子对自己实施暴力。

    七月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会遇见家庭暴力了,因为上诉情况中第一条在她这就无法通过。如果有男人敢对自己挥拳头的话,七月一定会把他打到身上没一根完整的骨头的。

    暴力男一般都爱说自己当时的情绪无法控制,而之后还会有一些人痛哭流涕的跪在自己老婆的跟前忏悔。求她不要和自己离婚,保证自己再也不会做这种事情了。可是每每再一次遇到矛盾的时候,那个男人的解决方法依然还是对自己老婆挥起了拳头,一次又一次,所谓的保证也只是一个菊部漏气。

    那么真的是他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吗?七月想说这种理论完全就是胡扯!他们对自己的领导能控制住情绪,对自己的爸妈能控制住情绪,能对自己楼下噪音震天的广场舞大妈控制住情绪。可是他偏偏对自己老婆的时候就控制不了了,这不是很可笑吗?

    所以终上所述,能如此的男人都是欺软怕硬的胆小鬼。他们之所以控制不了“情绪”的原因就是他终于可以殴打一个不用他负责的人了。

    钱六的所作所为在旁人眼里仿佛只是打老婆,而打老婆这件事虽然依然被人谴责,但某种意义上来讲,大家貌似还是可以理解的。大街上一个男人在打他的女人。围观的人若是上前说上两句。那男人就会说“这女人是我老婆,我打我老婆你管得着吗?”

    于是管闲事的人就会惺惺的退开了,甚至连报警都不会。

    某些地方还有句土话,叫打出来的婆姨揉出来的面!这话能传诵甚广,流传至今,可见百姓们对于这句话的赞同程度了!

    钱六的手上已经有两条女性的人命了,七月觉得,如自己这样正直勇敢的女性。就应该挺身而出与这种邪恶势力做斗争,她要代表月亮消灭这些暴力男!

    呃..当然来。在消灭的时候她也可以顺手捞回来一些未来的活动经费,毕竟那个钱六家还是挺有钱的嘛!

    (作者:你确定你不是为了抢钱,顺手替天行道的?

    七月:你知道的太多了..............)

    半夜的时候七月悄无声息的从成家偷偷的溜了出来,然后在外面随便撬开了一辆自行车,悠闲的骑着朝郊外而去。

    钱六的家成香花再熟悉不过了,虽然是郊外的农村,但是住的却是一套新盖的漂亮的二层小楼,这种楼房在城市里可能并不算什么,但在如今的农村已经十分的稀有了。

    村里人都说钱家生了一个好女儿,钱六的姐姐名叫钱仙仙,据说年轻的时候长的极为漂亮,有算命的说钱仙仙是天仙下凡,于是钱家才把她改名为仙仙的。

    钱仙仙当年因为漂亮闻名于十里八村,但是她眼光极高,说这辈子非要做一个官夫人才可以。求神拜佛后,镇长终于死了老婆,后来没多久她就成了镇长的续弦,从那以后钱家也是跟着鸡犬升天了。

    七月在成香花的记忆里还知道了一个秘密,钱仙仙嫁给镇长以后,镇长对钱仙仙也越发的信任宠信了,镇长这些年也弄来了一些脏钱,这钱他当然不敢存在银行,可是全都放在家里他又觉得不踏实,久经考虑,终于他决定把多年所得的赃款分了一部分藏在了钱家。本来这种事情以成香花的身份是根本就不可能知道的,但是一次机缘巧合的机会,成香花却知道了这个秘密,而七月这次就是奔着这笔钱去的。

    钱六和他的父母并不住在一起,自从钱六结婚以后,钱家的父母就在自家的隔壁给钱六也建起了一座小楼。

    没多久七月就到了村口,七月把自行车找了一处隐秘的地方藏了起来,然后自己步行来到了钱六家的院外。钱六家的院墙建的很高,院子里还有一只叫阿黄的老狗,但这对于已经锻炼了两个月的七月来说并不算什么,她戴上了手套,仿佛壁虎一样,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从墙外翻身进了墙内,又在那条狗还没有开口叫的瞬间,直接就揉身到了那黄狗的跟前,胳膊一把夹住了黄狗的头,轻轻一拧,随即黄狗的脊椎便断了。

    一切快的仿佛白驹过隙一般,从七月翻墙到现在只是眨眼之间!七月满意的扭了扭自己是手指,果然这种夜间的行动还是她的最爱啊,黑暗简直就是她的天堂!

    钱六住在二楼,大大的床上,钱六睡的好像也如同一只死狗一般。屋子里乱七八糟扔了许多的衣服,七月随手就在地上捡起了一双他的袜子和一根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赶牲口的鞭子。这鞭子上当年没少沾染成香花的血,如今也算是血债血偿的时候了吧!

    七月的声音实在是太安静了,一直到七月走到他床前的时候他还没有察觉,依然睡的鼾声如雷。

    七月借着朦胧的月光看着床上的那个人,这个男人对于他的妻子来说就如同魔鬼,而今天这个魔鬼就要回归他的地狱了!

    她轻轻的伸手一把捏住了钱六的两颊,很有技巧的略微一用力,钱六的嘴就张开了,然后七月一把就把那双袜子塞到了钱六的嘴里。

    钱六此时就是睡的再死也醒过来了,他睡眼惺忪的张开了眼睛,但是在暗淡的光线下,他直接就看到了一个女人站在了他的身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