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三百六十章我们的爱(4)

第三百六十章我们的爱(4)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时间久了,母子之间的爱渐渐的被那些诅咒所淹没了,他同样开始厌恶那个让他蒙羞的女人,于是在每一次别人提起他的妈妈的时候,他都会冷冷的说“那个贱人就是欠打,我爸当年往死里揍她就对了!”

    他恨恨的往地上吐了一口痰,以此来证明他仿佛不是那个贱人的儿子一般。

    从此以后,成香花和自己儿子的唯一沟通就是钱,电话里他要钱,她给钱,除此之外他一句话也不愿意和自己多说。

    她不明白,那个当年愿意拿出他所有零用钱的给妈妈的小男孩为什么会如此的憎恨自己,但是她爱着自己的儿子,爱的只想为他付出一切。

    活着是件错误的事吗?

    她常常这样想,多年之后她曾经遥遥见过一次自己的姐姐,听说那个女人现在在银行工作,嫁的人是个法官,她还生了一个儿子,日子过的悠闲又体面。

    成香花觉得不公平,如果不是那一年她把自己骗到了小树林里,那自己的日子还会和现在一样吗?凭什么她能够过的这样的好,而自己只能像老鼠一样活着呢?

    成香花很想泼那个害了自己的女人一脸硫酸,但是这种念头其实只是在脑子里想想,事实上大部分人都有过这种类似的念头,但是能下的去手的人又能有几个呢?

    成香花只能又哭了一场,然后继续画着大浓妆,半夜的时候到大街上去拉客。

    这就是人生,活的好的人会说人定胜天,但活的不好的人即便是再怎么挣扎也逃不出命运的沼泽。

    一年,两年,三年..成香花本来是想弥补儿子的,可是儿子却越来越所需无度,钱到她的手里就是转个手,即便是如此,她依然是满足不了儿子的胃口。稍微晚给一点,儿子就说再也不认她了。

    成香花手指颤抖的死死的捏着那个铁皮的盒子。

    没有钱,没有钱,成香花觉得无比的恐慌。她甚至能想到儿子在得知她没有钱的时候会如何的对自己了!如果是往日她还可以拼拼命,努力的多接几个客人,然后赚上一些先给他汇过去,但是她现在这个样子,哪里会有人来嫖一个缺了门牙的妓女呢?

    镶一颗牙就要上百块钱。可是她现在分文没有,她连镶牙都没有办法。

    忽然,成香花觉得自己受不了了,她的世界在破碎,一个没有爱的世界就好像用沙子堆积起来的城堡一样,破碎的是如此的轻易,如此的让人毫无抵挡。

    成香花想起来自己的床底下有一瓶洁厕剂,因为这个礼拜轮到她来扫厕所了,所以这东西就放在她屋子里的。

    她好像听说过喝这东西会死的吧!成香花鬼使神差的想着,她的手不由自主的从床底下把那一瓶洁厕剂拿了出来。小心的拧开了盖子,然后闭着眼睛大口的开始喝了起来。

    洁厕剂的成分主要就是盐酸,刚喝了几口,成香花就觉得肚子里火烧火燎的疼的厉害。

    真疼啊!成香花想!

    但是这种疼和她过的日子比起来仿佛也不是那么的疼了。

    时间对她已经没有了意义,她只是觉得疼,疼的她想哭,想喊一声:妈妈!

    神思恍惚的时候她想,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换来一次让所有人都后悔的机会,后悔他们这么对自己。后悔他们骂自己是破鞋,后悔他们对自己做过的一切。那时候她可以穿着和自己姐姐一样鲜亮的衣服,体面的站在他们面前,让他们对自己卑躬屈膝。阿谀奉承,然后求自己帮他们办一点对自己来说微不足道的事情。

    成香花想着,嘴角竟然泛起了一丝笑意来,紧接着她觉得眼前满是朦胧的白光,随后有人问自己:如果用你的灵魂可以换这样一个机会,你愿意吗?

    “我愿意!”成香花毫不犹豫的说道。

    灵魂什么的。对她还有什么意义吗?她可能早就没有了,所以才会如同行尸走肉一样的活着吧!

    -----------------------

    “啪嗒”一声响,七月感觉什么东西砸在了自己的头上,她有些迷糊的张开了自己的眼睛,脑子中觉得浑浑噩噩的,身上发冷,凭感觉她就知道,自己肯定是发烧了。

    七月有些茫然的朝四周望了望,一双双嘲笑的眼睛都齐刷刷的看着自己,讲台上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老师,手里拿着一个粉笔头又朝自己扔了过来。

    “成香花,你简直就是烂泥扶不上墙,上课还睡觉,我看你就别念了,回家直接睡个够去吧!”女老师有些尖锐的嗓音嘲讽的说道,她的话引起了其他同学一阵哄堂大笑,甚至还有几个胆大的男同学跟着起哄。

    “就是,回家睡觉去吧!”一个男生喊了出来,他睡觉这两个字拉着长音,显然是想显示着他说的话是别有深意的。

    身体的不适让七月觉得头重脚轻,她朝那个说话男生的方向望了过去,那男生的长相便落在了她的眼里。

    刘成瑞,这个名字第一时间便进入了七月的脑海之中。

    刘成瑞是成香花从初中开始就暗恋的对象,直到高中的时候俩人才分了班,再后来成香花出了事,俩人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七月挑了挑眉毛,看来自己进入的时间是在初中啊!那还好,还有充足的时间做准备,这个想法让七月的心情也好了几分。

    刘成瑞因为七月那淡定的打量为之一愣,若是往常只要自己这么说成香花一定会哭出来的,但是今天她不但没有哭,居然看自己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这让刘成瑞顿时心里就不舒服了。

    刘成瑞还想起哄,但是七月却直接把目光移开了,七月撑着桌子站了起来,丝毫没有半点的怯懦的对那个女老师说道“老师,我病了,想请一天的假!”

    “什么?”女老师呆住了,她其实并不是因为七月的话,而是因为七月的态度。

    人的身上往往都是有一种气场的,此时的成香花才十五六岁,又因为种种关系,所以一直以来成香花都活的唯唯诺诺,她从来看人都不敢直接看,每每都是用眼梢偷偷的扫,别人说什么她也是不敢反驳,更别说这样直接对老师如此的说话了。

    不止老师愣住了,全班的同学一瞬间全都愣住了!

    (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