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三百五十三章时之彼岸(33)

第三百五十三章时之彼岸(3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那是一个巴掌大小的四方蓝色锦盒,盒子上有着一朵并蒂莲花的图案,虽然在水中浸泡了良久,但是那花朵在月光之下依然是娇艳欲滴。

    七月用她已经浸泡的冰冷惨白的手指稍微一用力,锦盒被她缓缓的打开了!盒子之中顿时露出了一块精美的玉佩来,在皎洁的月光下,玉佩颜色若冰,其上有淡蓝莹润的光泽,玉佩之上雕刻一只栩栩如生的麒麟。麒麟之中仿佛有金色的光芒在流动一般,幻彩琉璃,美不胜收。七月几乎以为它即将活过来,甚至怕它腾云而去,消失无踪。

    七月伸手就把玉佩从盒子里取了出来,玉佩刚一入手,一股生机勃勃的气息便朝七月的身体涌了进来。而方才还累的几乎快要动不了的七月却在这种灵力之下慢慢的好了起来,片刻之后,七月觉得身体里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竟然没有半点的疲惫。

    -----------------

    漆黑的树林之中,云中歌藏在了一棵树的后面。他心跳的厉害,喉头腥甜,却又不敢咳嗽,最后实在忍不住了,一口血还是顺着嘴角流了出来,沿着他光洁的下巴缓缓的染红了领口的衣襟。

    他一阵阵的眼前发黑,他觉得自己肯定是要死了,因为身体里的那些妖魔的气息正在疯狂的吸食着自己的力量,但他却根本没有任何办法阻止,只能忍耐着那种让人为之疯狂的痛楚一动不动。

    想了想今天白天的事情,他不由得脸上带出了一丝苦笑。他把事情报了上去,但是朝廷却对此事丝毫没有关心的一丝,反而互相推诿。最后甚至下了封口令,不允许任何人谈论,甚至是去查这件事。

    太学院里的两个人死了,一个是裴家的大少爷裴旭阳,一个是一个叫花凉的女学生。俩人皆死的十分凄惨,如同他清晨时候见到的那具尸体一样,只要看一眼。就会脊背发寒。

    当时他已经觉得够丧心病狂了。可是此时...云中歌看了一眼自己背依着的树上吊着的那具尸体,云中歌才明白,自己白天所见不过是这树林中的九牛一毛。

    黄昏的时候云中歌收到了一封信。写信的人是个叫绯玉的女子。若是以往云中歌定然是对这种信不屑一顾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的。但是今天云中歌却还是裁开了那封信,因为今天实在是特殊的一天。

    事实证明,今天的确是特殊的一天,甚至就连今天收到的信也注定是特殊的一封信。信上写着一行清秀的小字:快来救救我,我在郊外的花林处。他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大妖魔,他要吸干我的血!

    绯玉这个名字云中歌早已不记得了,但是信中所说的吸血却让云中歌倒吸了一口冷气。

    云中歌本想找人一起跟自己去的,但是随即他就想到了朝廷下的禁令。这件事如果上报上去的话恐怕不但不会有人帮忙。到时候自己也会被责令不让插手吧!

    就连祖父也不许自己再干预此事,因为据可靠的消息说,庆王已经没几日光景了。而庆王驾崩之后,朝堂之上不知会是什么样的情形。一动不如一静,这个时候最忌落人把柄。

    云中歌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他却无法按照祖父的意愿袖手旁观。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天生就如狴犴一般注定了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有些人嫉妒自己拥有狴犴这种灵兽,甚至他们还说自己能拥有这样的灵兽全靠家族的原因。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其实狴犴并不是被自己驯服的,而是它自己找来认主的,因为他们是那么的相同。

    云中歌最后还是孤身一人去了花林,当太阳落山的时候,他遇见了一个黑影的偷袭,随后他身负重伤,而且被妖魔之气侵入身体,还被那个黑影追杀。

    追杀?云中歌又苦笑的吐了一口血。

    说追杀是不是有些抬举自己了呢?

    那个东西分明就是在戏弄着自己,如同猫捉老鼠一样,不马上吃了自己,反而要戏耍一顿再吃下腹中。

    该怎么办呢?

    云中歌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了无能为力!他想过要奋力逃出去通知别人,可是想到那群当权者的嘴脸之后,云中歌又不想逃了!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即便是逃回城中也是必死无疑。既然没人在乎自己能够带回去的消息,那么在这里死和回去死又有什么区别呢?

    绝望的情绪笼罩了云中歌,而绝望的念头一涌出来便无法消散,云中歌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等着远处那脚步声朝他走了过来。

    “小老鼠,你在哪啊?快点出来,让我把你吃掉啊!”一个男子诡异的声音带着笑意在这片挂满了尸体的树林中飘荡着。

    云中歌闭着眼睛靠在了树干之上,既然要死,云中歌也不想做一个窝囊废而死!他若是死便要战死,不管能不能打的过对方,云中歌都要最后一搏,即便是死,他也要让对方尝尝自己的厉害。

    “小老鼠,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一向把正直挂在嘴上吗?我手里拎的可是一条人命噢!你要是不出来,我就先吃了她!”那个男人的声音无比的愉悦,他笑出声来,然后把牙齿凑到了手中拎着的人的颈上,而那个人正是一脸惊恐到了极致的绯玉。

    “雪锥哥哥,雪锥哥哥,饶了我好不好,饶了我好不好..........”绯玉哭着摇着头哀求的喊着。

    “乖”雪锥用手轻轻的摸着绯玉的脸蛋,舌尖在绯玉的眼睛上舔着,这让绯玉怕的尖叫出声来。

    “你叫的好吵啊!如果你再吵,我就只能把你的舌头先吃掉了!”雪锥咯咯的笑着,白森森的牙齿露了出来,顿时把绯玉尖叫的声音给吓了回去。

    “你猜猜你的心上人会不会来救你呢?”雪锥放在绯玉脖颈上的手指在收拢,他的指甲就仿佛是利刃一般,切豆腐似得轻易的就划开了绯玉颈上雪白的皮肤,只是诡异的是,皮肤划开之后,却没有一丝血流出来。那些血被雪锥的指甲直接吸了进去,指甲泛出红色,看起来无比的诡异。(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