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三百四十八章时之彼岸(28)

第三百四十八章时之彼岸(28)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郊外的花林在夜色之下有着别样的美丽,月光如水一般,在这个夏夜之中洋洋洒洒的散落下来,莹莹落在那一片一片的珍珠花之上,照的那洁白的花朵真的如同珍珠一样,泛起莹润的光泽。

    风中带着那一丝丝一缕缕的甜香之气,无孔不入的钻入五脏六腑之中,那甜的有些过头的气息在白日的时候还让人有些腻,但在这夜凉如水的仲夏夜之中,却仿若精灵一般,让人心神荡漾。

    若不是因为知道这里可能隐藏着死亡,七月也许就已经沉迷其中了,她轻轻的眯起眼睛深吸了一口,只觉得口齿之间都是香甜的,让人不由得心情豁然舒爽。

    云中歌显然也是被这花林所吸引了,他一直都知道这片花林是男女邀约之地,此时才知道为何自古这里便被男女所青睐,实在是如此月色,如此美景,再加上一个让你心仪之人,实在是不由得不只想一直如此携手下去,直到地老天荒。

    云中歌望着身边的这个女子,她的面庞有如泛着那珍珠花的光泽,微微抿起的双唇如同玫瑰花瓣一般,再加上那轻眯陶醉的双眸,云中歌只觉得心跳如鼓。

    说起来他真正与她相识不过只是一天的时间而已,但不知为何,在此情此景之下,云中歌只觉得俩人已经认识了生生世世了。以往云中歌只觉得自己今生都不可能动情,可是当情起之时,他仿佛毫无抵抗的能力一般,那个身影直入心中,大咧咧的占据了最柔软的地方。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

    可是只是一瞬之间,云中歌忽然想起了七月早晨时候告诉自己的话,只有一天,或者说她只停留这一天,对她来说。明早之时一切就即将重新开始。

    云中歌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一向是个很有决断的人,但是此时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如果不是因为只有一天,云中歌恐怕就不会有这样的烦恼。人总是想事情慢慢来,总会有明日的,可是当没有明日的时候呢?云中歌此刻就面临了这样的问题,没有明日。我要不要对一个只相识了一天的姑娘说:我心悦你!

    “啊!”就在云中歌还没有想好的时候,一声女子的尖叫如被撕破的裂帛一般从远处传了过来。

    有情况!云中歌顿时放下了他心中的男女之情。把全副的心神都收了回来。

    云中歌和七月默契的眼神对视了一眼,谁也不用说什么,对方都知道对方的所思所想,两人飞快的朝尖叫的那个方向跑了过去。

    传来尖叫声音的地方是一处幽谷。二人跑的飞快,在这样漆黑的夜里这样的奔跑已经快到了极致了,只是当他们来到拿出幽谷之中的时候。他们还是闻到了血的味道。

    那幽谷之中满是茂密的树木,在那树林之间仿佛笼罩了一层黑色的雾气一般。即便是有月光也无法照射如其中。七月满口鼻都是腥咸粘稠的血腥之气,它如有实质的在谷中蔓延着,而在气味其中还夹杂着珍珠花的香味,只是那甜香与血腥味一混杂便变得极为诡异了,让人打心里感到恐惧。

    七月甚至在其中还感到了浓烈的死亡的味道,七月只觉得打心里涌出了一种冰冷,这是她常年游走在死亡边缘才得来的第六感,这种第六感救了她无数次,而这一次同样给她传达了一个消息,前方有危险,而且十分的危险。

    不要去,不要去!

    七月心中有个声音在叫喊着!

    但是,即便是知道有危险七月依然要去,她必须走进去,因为那里有她想要的答案,有走出这个迷宫的钥匙。

    七月定了定心神,她因心中下意识的恐惧而微微颤栗着,但她的脸上却什么都看不出来,只是深吸了一口气,便稳住了心神。

    七月不知道云中歌如何想的,但是云中歌同样的沉默,他仅仅的挨着自己,一丝体温隔着衣服蔓延到了七月的身上,这让七月好过了许多,心中的寒意也随之驱散。

    云中歌打了一个口哨,片刻之后,刚才被云中歌派出去的狴犴便咆哮一声从远处跑了过来。

    狴犴的情绪十分的不安,它眼睛开始泛红,在那其中是暴躁,是憎恶,是对那片黑雾的忌惮。它不断的对着黑雾咆哮着来回踱着步,即便是云中歌安抚的拍着它的脑袋也不能让它安静分毫。

    俩人都没有说话,但是俩人都知道对方的想法,他们迈步朝那片黑暗而去,踏入了那片诡异的幽谷之中。

    云中歌从腰间的荷包中掏了掏,便从其中拿出了一颗鸡蛋大小的珠子来。珠子方一拿出,身边的黑暗顿时便被驱散了许多,而入目所见却让七月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所见简直就如地狱。

    尸体,到处都是尸体!

    干枯的尸体,面孔狰狞的尸体,他们就如同被风干的腊肉一样一个一个的被吊在了树林的枝头上,他们在林中飘摇,来回摇荡。

    “怎么这么多的人?”七月惊讶的低声说道。

    “可能是。。可能是来此幽会的情侣全都被.”云中歌觉得心口有些堵,那些年轻的生命如今全都失去了活力,此时却已然成了一具具的干尸。

    “那东西恐怕是更强了!”七月毕竟是见惯了生死,不同于云中歌的悲哀,她第一反映就是想到了更为重要的一件事。

    是的,那个东西是吸收活人的养料的,这么多尸体,是不是代表它已经强大到他们二人也遥不可及的地步了呢?

    “救命呀!谁来..救救我.”远处又一次传来了女生哭喊的声音。

    这样安静的深夜显得尤为刺耳,而在这样的环境中听到这样的哭喊,只觉得毛骨悚然!

    七月觉得那女人的声音十分的耳熟,忽然她眼睛一亮开口道“是绯玉,.是的,确实是她!”

    “绯玉”云中歌仿佛对这个名字有点印象,随即他想起了前些天对他痴缠的那个小姑娘,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