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四百三十五章时之彼岸(25)

第四百三十五章时之彼岸(25)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云中歌是从太学的一个博士的口中得知了有人死了的消息的,发现尸体的人正是兰一的情郎阮明,云中歌见到阮明的时候阮明抖的仿佛筛糠一样,脸色惨白,毫无血色,云中歌几乎能听到他牙齿打颤的声音,这让云中歌有些看不起他,觉得一点也没有男人的样子。

    云中歌对阮明询问了他看到尸体的经过,随后又问了阮明为什么会去那个偏僻的旧书社。

    阮明回答的支支吾吾,他一会说自己去书社的原因只是恰巧,一会又说自己路过,但是明眼人都会知道他在说谎,任谁也不会相信阮明去那的原因只是偶然,因为就是他去哪里都不可能路过旧书社的废弃的院子,更何况他心虚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

    但想从阮明口中得到实情也并不难,于是在太学的博士几句恐吓之下,阮明被吓的什么都招了。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自己和兰一是去幽会的,说完之后又急忙辩解自己其实是被兰一给诱惑了,因此才会犯了一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可能阮明也是吓的狠了,这一开口便挡不住了,他又语无伦次的说了前几天已经和表妹订了亲的,但是对于兰一他还是很喜欢的,本来想再和兰一幽会几次再分手,却万万没想到兰一居然就这么死了。

    七月刚到这里就听到了这段话,心里就好像吃了苍蝇一样,看着阮明那油头粉面的样子,只觉得万分恶心。

    “好了,你先回去吧!”云中歌也是厌烦的对阮明说,他又不耐的道“你不要乱走。有事我会让人找你的!而且这件事情也不要说出去,不然有你好看的!”

    云中歌虽然还是太学里的学生,但是已经在府衙之中办差了,再加上他家中背景强硬,因此他在太学中还是相当有威望的。

    阮明点头如捣蒜,在云中歌挥了挥手后跌跌撞撞的就跑了。他生怕自己因为兰一的死而被连累,他此刻的心中没有半点悲伤。反而满满的都是埋怨。埋怨兰一到死都给自己留下麻烦,埋怨自己若是早一点和兰一断了关系就没有今天这种事了,他很怕太学里会拿自己当了杀人的凶手。如果真是如此,那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你觉得不是他干的?”等阮明出门外之后,云中歌身边的夏博士才对云中歌问道。

    “就他?”云中歌冷笑一声道“不过是个废物罢了,再说。他身上没有妖魔的气息!”

    云中歌有些头疼。方才狴犴在尸体的身上又感觉到了妖魔的气息的,可是这次那个东西消失的更加的快。快到让云中歌连它离开的方向都不弄不清楚。

    “你过来了!”云中歌看到了在门口的七月,于是上前几步打招呼道。

    “嗯!”七月点头问“谁死了?”

    “唉!一个女学生。”夏博士接口道。

    夏博士上下打量了一遍七月,方才云中歌派人去叫七月过来的时候夏博士就在场,虽然他不知道云中歌叫七月来是何意。但是云中歌一向是个靠谱的人,而风家又是个老牌世家,恐怕云中歌叫风家的这位大小姐过来也是别有深意。于是夏博士便没有多加打探。

    “噢,对了”夏博士一拍脑门继续道“我现在要去幻海楼通知一下。今天的大比肯定是不能继续了,唉!造孽啊!好好的一个学生就这么没了,这可怎么和人家里交代啊!”

    夏博士和俩人示意后就急匆匆的走了,屋子只有七月和云中歌二人,七月发现,云中歌的脸色十分不好。

    “我四处巡查了一圈,但是.。。还是有人死了!”云中歌的声音闷闷的,其中全是懊悔和自责。按理说那个旧书社也是应该去查探的,但是他还是给忽略了,因为他觉得那地方不会有人去,可是就因为自己的一个疏忽,害的一个人因此而死了。

    “这不怪你,这种事情是没办法防的住的!”七月挥手说道“正如我们早晨所料,那东西果然是随意的杀人吸收能量的,即便是你查的再严密,就算是它在太学里动不了手,但还可以去外面动手啊!我们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先找到它,知道它是什么,或者.。是谁!”

    “嗯!”云中歌因为七月的话脸色好了一点,但是表情却更加凝重了,他沉思了一下有些犹豫的说道“你。。要不要去看一下尸体。”

    七月毕竟是女孩,云中歌想到尸体恐怖的样子后就有些犹豫了,毕竟这种场面在他看来都很让人毛骨悚然,更何况是一个只有十七八岁的姑娘。

    “我去见见吧!”七月毫不迟疑的点头答应道。

    尸体什么的她并不害怕,虽然她去看可能也看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但是如今七月也没有更多的线索,因此七月觉得还是去看看的好。

    “那。好吧!”云中歌点头继续道“你跟我来,一会要是害怕的话就远远的看一眼吧,尸体还在旧书社那里,但确实是有些渗人!”

    俩人没过多一会便走到了旧书社这里,因为死人的事情,所以来旧书社的路已经被学院里封了,但是云中歌属于有特权的阶级,因此这一路上也没有受到阻拦,轻易的就到了旧书社的那片废弃院落之内。

    远远的,七月就见到了被一根绳子吊在树上来回摇晃的那具女尸,那女子风黎原本并不认识,但是隐约之间在记忆之中仿佛是见过几面的。只是她如今的样子和那记忆中的身影已经全不相同了,她浑身露出的皮肤惨白,又因为失去了水份所以满是褶皱,斑驳的树影照耀在女尸的身上来回晃动,身上长长的衣裙也飘飘荡荡,看的让人心里发毛。

    “怎么还没把她放下来?”七月回身对云中歌问道。

    云中歌见七月并没有露出惊恐的神情顿时觉得松了一口气,他生怕自己身边的姑娘随时会尖叫出声来,因此一直都在留意。

    “刚才我只是过来看了一眼,随后就去审那个叫阮明的人了。夏博士也叫来了几个人,但他们只敢在外面守着,却不敢去接近女尸,毕竟今天是除秽之日,谁有不想沾染上这些东西!”云中歌对七月解释道。

    “咱们先把她放下了吧!这样挂着也不是回事!”七月边说着边朝尸体走了过去。

    树有些高,腰带又比较短,七月不知道那人是怎么把兰一给挂起来了。七月本想自己动手,但是云中歌却先了她一步,只是一个飞身就跃上了大树,又是几个跳跃便来到了挂着女尸的那根树杈之上。

    女尸被云中歌放了下来,尸体已经僵硬了,落在地上的时候发出了一声闷响,七月只觉得那尸体皮肤的白甚是扎眼,而那张因为惊恐而扭曲的脸近看之下也恐怖万分。

    (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