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四百三十三章时之彼岸(23)

第四百三十三章时之彼岸(2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七月和云中歌一前一后的来到了太学院,七月直接去了幻海楼,而云中歌则是去到太学院的其他偏僻些的地方看看能不能遇到不同寻常的东西,希望能够从中找到一些蜘丝马迹。

    一进幻海楼,七月便四下张望了一圈,这本是她的习惯,到了什么地方都要先观察周围,但却没想到,她眼角的余光便不小心瞟到在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那里站着一男一女,似乎正在争执着什么。这俩个人七月都非常熟悉,一个正是绯玉,而另一个人则是雪锥。

    又是这两人,七月一愣!

    她本是没有太在意的,对于被人的私生活,七月觉得自己不应该随意的去打探,毕竟任何人都有他的*,七月这点礼貌还是有的。

    但是就在七月想找了位置坐下的瞬间,她脑海中猛然间又觉得不对。就在前两天,自己也是来晚了,而自己在太学院的路上遇见了绯玉,绯玉当时告诉自己因为一早晨都在找自己,所以并没有看到雪锥。但是今天自己来的也是晚了,如果按绯玉的话,此时的她应该正在找自己啊,她不可能和雪锥见面的!

    可是现在自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两个在一起,那么现在唯一的答案就是那天绯玉和自己撒了谎。

    但是绯玉为什么要撒谎呢?以风黎和绯玉的关系来说,若是雪锥一再纠缠她的话,按理说她应该是和风黎抱怨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有所隐瞒,因为这并不是一件值得隐瞒的事情啊!

    七月想到这里便顿住了脚步,她不留痕迹的朝这俩人的方向走了过去,小心的不被绯玉的雪锥发现。找了一个即能隐藏住自己,又能听到他们话的柱子后面躲了起来。

    “玉儿,我求求你,把那个东西还给我吧!你知道那东西对我的意义,它是我父母留给我唯一的念想了,其他的什么东西你都可以拿走,但是唯独只有那块玉佩不行!”雪锥压低着声音哀求着。他声音中带着焦急还有无奈。甚至还有一点点悲凉。他就是再蠢也知道前些日子绯玉对自己的亲近是为了什么了,她只是为了那块玉而已,根本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对自己还有一丝丝的感情。依然想和自己在一起。

    雪锥忽然觉得人生很痛苦,他在压抑着,他在隐忍着,他在守护着自己要守护的东西。可是却一再的被背叛。

    自从他父母去世之后,雪锥越来越觉得心寒。他的亲人夺走了他所有的财产。在自己没有任何一点利用价值之后又一脚踢开,全然没有一丝的亲情。

    他喜欢的女孩也不再是儿时那娇憨的模样,会跟在他身后糯糯的叫哥哥,会把自己的糖留给自己吃。会在自己生病的时候陪在自己的身边小大人一样哄自己吃药。

    他那时候总幻想长大的情景,他的小女孩会变成什么模样,会披着红盖头。如何娇羞的嫁给自己做新娘。如今那个记忆中的小女孩终于长大了,可是自从自己父母去世之后。看着自己的眼神却一天比一天冷,她无比的现实,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即便是对自己没有任何的感情了,她也不该利用自己对她的爱来骗走属于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不过就是一块破玉佩罢了,你至于那么小气吗?就算是送给我又能怎样?还说是喜欢我呢!真是好笑,连块玉佩都不舍得给我算什么喜欢?像你这么抠门的男人也真是丢死人了!”绯玉的声音完全不同于平时与风黎相处时候的娇憨,她有些刁蛮的对雪锥瞪着眼睛,声音也是很低,虽然她说的理直气壮,但是骗了别人东西她还是觉得丢人的,因此也不敢嚷嚷,但是全然没有悔过的意思。

    “别的都行,这个真不行!我求你了,好玉儿,你就还给我吧!我改天再给你买一块云翠楼的翡翠玉佩好不好,你就把我的那块还给我吧!”雪锥越发哀求的说着。

    “哈”绯玉嘲讽的嗓子里挤出一个声音来“还云翠楼的翡翠,你有那个钱吗?据我所知,你家里除了房子没被你几个叔伯拿走以外,其余的连一件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吧!”

    雪锥被绯玉说的十分窘迫,他尴尬的声音说道“家里....家里还有一些父亲留下来的旧物的,虽不值钱,但是卖了也能换一些....”

    “好了好了”还没等雪锥说完绯玉就打断了他的话“你不要再说了,好像我逼着你倾家荡产似得。你那块破玉佩被我给丢了,大不了我再陪你一块更好的就得了,我拜托你别再缠着我了,一件破玩意就让你闹成这样,我真替你害臊!”

    绯玉说完就要走,却被雪锥一把把她的胳膊给拉住了。

    “你干什么,你放手。”绯玉恼羞成怒的怒斥道。

    “你把玉佩丢了?”雪锥的声音中夹杂着怒火咬牙道“丢哪了了?什么时候丢的?”

    “我怎么知道什么时候丢的,一块破玉佩罢了,你当我家缺那玩意似得,可能什么时候掉了吧!呵,谁会留心这个!。”绯玉说着,但是话里明显有着底气不足。

    “你再想想,到底在什么地方弄丢的?”雪锥的声音变的有些慌乱了,他声音有些发抖,七月偷眼看了看,发现雪锥原本儒雅清秀的脸已经一片铁青。

    “哎呀,你捏疼我了。”绯玉娇声喊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到底想干嘛,快放手啊!”

    “你要是不说,我就告诉博士你偷窃。”雪锥不但没有放手,反而更加用力的捏紧了绯玉,口中厉声恐吓道。

    听到要告诉学里,绯玉终于知道有一些害怕了,她语气不似刚才的强硬,有些软和的说道“你别啊!雪锥哥哥,我就是拿来好玩的,谁知道昨天去郊外玩的时候就给弄丢了,你快放手啊!你弄疼我了!”

    雪锥对绯玉的喊疼充耳不闻,他全副的心神都放在了绯玉前半段话里“在郊外弄丢的?郊外什么地方?”

    “我怎么记得,郊外那么大呢!”绯玉嘟囔道。

    “那好,今天下学了以后你就和我去郊外找,去过什么地方你总是知道的吧?一定能找到的!”雪锥的话似乎是在安慰着自己,他的眼里带着焦虑和惊恐,手有些抑制不住的发抖,最后甚至嘴唇都开始有些发白了。

    他缓缓的松开了绯玉的胳膊,最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眼中满是痛苦和失望,最后还是转身离开了。(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