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四百三十一章时之彼岸(21)

第四百三十一章时之彼岸(2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啪”的一声脆响,七月在床上缓缓的张开了眼睛,就在刚才,云中歌就死在了自己的眼前,他甚至还没有说清楚他究竟遇到了什么就已经死了,而那个大妖魔到底又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一切依然还是很诡异啊。

    不过今天的七月却不再如同昨天那样迷茫了,一切都开始明朗了一些,七月也觉得心头不再那么压抑,压在她心头已久的石头也搬开了一般,让她轻松了许多。

    她起身,叫来了轻柳和微雨为自己梳洗,又吃了一顿早饭之后,七月没有等风尧,反而是自己出了风府。

    七月记得自己有一天早晨就是在风府的门口不远处看到过云中歌的,但此时云中歌还没来,于是七月找了个地方,独自倚着路边的树等着云中歌的到来。

    此时因为城门还没有开,因此路上也没有什么人,等了没多一会,七月就见到远远的云中歌骑着他的灵兽朝这边行了过来。云中歌走走停停,狴犴在地上嗅着味道,他们仿佛是在寻找着什么,一直行到了风府的附近的时候,云中歌终于停了下来。狴犴仿佛是失去了追踪的目标一般,它在这附近打着转,狂躁的用爪子大力的拍击着地面宣泄着它的不安,但是却依然毫无所获,最后只能颓然的趴在了地上,就好像一只郁闷的大猫一样。

    云中歌在发愣,他今天早晨是无意间遇见的那一幕的,若不是因为要查看尸体,自己可能不会只去那东西的行踪。本来他只以为是城外的妖兽混入了城内,所以并没有太过在意,但是等他看到尸体那具干涸的尸体后他知道他错了。这样的情况,绝对不是任何一个他所知道的妖兽能做的出来的。

    那具尸体在一个狭窄偏僻的小巷之中,年纪大概看起来十五六岁,是一个姑娘,穿着一身麻布的衣服,头上也没有钗环,只带着一朵淡粉色的野花。她死去仿佛受到了极大的痛苦和惊吓一般。眼睛圆睁。死状极为可怖,而最让云中歌在意的是,这具尸体的脖子上有一处伤痕。而哪处伤痕居然是人的手指才能留下来的痕迹。

    是人?

    不可能,云中歌实在不想相信有什么人会做出如此凶残的事情,更何况狴犴在那具女尸上问道了妖魔的味道,他们追踪着味道一路来到了这里。但还是终于失去了目标的气息。

    “你是在找那个诡异的东西对吗?”七月走了过去,在云中歌几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对他开口问道。

    云中歌一惊回头,他本来是全身戒备的,但是见狴犴对于七月的到来没有什么反映,云中歌这才确定了眼前的女子和那个东西没有什么关联。

    不过七月说的话还是让他眉头一动。诡异的东西!她说的是自己找的东西吗?如果是的话,那这个女子又怎么知道的呢?

    云中歌的眼神之中瞬间就又带出了戒备和怀疑,他目光凌厉的望向了七月。手已经不留痕迹的搭在了自己的佩剑之上,如果七月表现出一丝不对劲的话。他就觉得先下手把七月控制起来,然后慢慢的审她。毕竟那个东西是在这里消失的,而七月的突然出现已经让人够奇怪了,她又说出如此的话来,这就让云中歌不能不多想了。

    “你知道些什么?”云中歌的声音中如同带着冰渣一般寒冷,他对七月问道,眼睛也紧紧的盯视着七月。

    七月笑了笑,对比云中歌的戒备,她的表情却显得轻松很多,七月倚在了青砖的墙上,然后说道“我知道你在找什么,我虽然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但是有个人托我转告你一句话,他说,这个东西和那个传说中的大妖魔有关。”

    在听到七月的话的瞬间,云中歌便眯起了眼睛,大妖魔?怎么会!但是........

    “那个人是谁”云中歌皱眉问。

    “是你。”七月回答。

    “我?”云中歌不太能跟得上七月的思维节奏,他看着七月的目光带着点看神经病的意味,现在他终于想起来眼前的女子是谁了,没想到风尧的妹妹居然是个疯子。

    七月知道他会想什么,忽然想起他昨天尴尬的说的话,终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让我和你说,你七岁那年,因为偷喝你爹的酒,结果让你哥哥替你挨了打,我说的没错吧!”

    七月的话音一落,云中歌的脸顿时就红了。七月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人会脸红,不由得笑意更加忍不住了,这让云中歌尴尬的几乎无地自容。

    这是云中歌这辈子唯一一次做过的最让他觉得丢脸的事,可能对别人来说这并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他来讲,偷东西还让别人代替自己受过,这已经是违背了他一向的做人准则了。这件事没人知道,甚至连他哥哥都不知道,他哥哥一直以为酒是他们的堂哥偷喝的,云中歌也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起来过这件事,却没想到被七月如此说了出来,云中歌突如其来的难堪可以说无以复加。

    “现在你是不是觉得咱们可以找个地方聊一聊了吧!”七月终于能在云中歌的面前占一次上风了,所以她感觉很好,心情也非常的不错。

    云中歌调整了一下心情,他本来就不是情绪外漏的人,此时脸上的红润也消失了,虽然还有一些尴尬,但是却自然了很多。他点了点头,对七月问道“去哪?”

    七月想了一下,这附近好像有条小河,那附近人很少,倒是个说话的好地方。

    到了河堤边后,除了自己的身份,七月把事情一五一十和云中歌讲了,起初云中歌有些不太能够接受七月的话,但是七月说的实在是太真实了,甚至她把死的人的样子都能讲的和自己早晨看见的那个*不离十,再加上七月甚至知道那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秘密”,所以最后,云中歌还是不得不承认七月说服了他,让他相信了七月这个很荒谬的故事。

    “你是说我到晚上的时候在你面前死了?”沉默许久后云中歌终于对七月问道。

    “嗯”七月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