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四百二十九章时之彼岸(19)

第四百二十九章时之彼岸(19)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身后突然的声音把七月吓了一跳,七月很无奈,为什么这人总喜欢在自己的背后叫自己呢?

    七月回头,就见云中歌正站在女更衣室的门口外。想来如云中歌这种脸上就贴着君子两个字的人对进入女子的更衣室还是有顾忌的,所以他只是瞧着七月,但却没有迈进来一步。

    “有人死了。”七月呼出一口气,然后面无表情的对云中歌回答着。

    云中歌的位置虽然能看到七月,但却是看不到花凉的尸体的,只是他仿佛对这里有死人早就知晓一般,脸上并没有任何惊讶,他只是淡定的点了点头,然后对七月问道“里面还有其他人么?”

    七月没说话,她摇了摇头,然后从里面出来了。

    七月绕过云中歌的身边出了屋门,庭院里的阳光很好,但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下,这样的阳光仿佛也透着一些诡异颜色,花瓣飞舞旋转的落下,零零散散的落在了地面之上,那样的白让七月联想到了花凉惨白的皮肤,仿佛也是这样的色彩。

    七月深呼了一口气,她想把堵在肺里的阴霾呼出去,但这只是徒劳无功,那一口浊气仿佛还堆积在她的身体里一样,让她透不过气来。

    花凉死了,这真是讽刺啊,她曾经以为只要把花凉和裴旭阳杀了任务就能完成的,但是现在花凉居然真的死了,可这种死法却也是这迷雾中的一环,让自己更加摸不到出口在何处。

    没过多一会,云中歌便从屋里出来了,想来他已经查探过了花凉的尸体,因此他的脸色更加的凝重。仿佛有什么情绪要破土而出,却被云中歌藏在他冷漠的外表之下,让人看着只觉得压抑,却又瞧不出什么端倪。

    见七月竟然没有离开,云中歌还是有些吃惊,毕竟不管任何人在见到花凉如此控恐怖的尸体后都不可能如七月一样冷静,更何况七月现在还只是个少女。方才没有吓的大哭已经是让云中歌刮目相看了。如今竟然还敢独自在这里站着,这是不是太胆大了。

    “能告诉我究竟出了什么事么?”七月在听到了云中歌的脚步后回头对云中歌问道。

    七月没有掩饰自己,她问的十分的认真。她决定和云中歌谈谈。她今早还以为通过自己的旁敲侧击来调查云中歌到底知道多少就能知道个大概,但是看现在的情况,七月觉得自己想的太过乐观了,如果自己不能取得云中歌的信任。恐怕这人不会对自己多说一个字。

    云中歌的眉头攒起,他虽然对七月的胆大有所好感。但这并不能让云中歌对七月就此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何况此事在他看来暂时不能外传,若是闹的人尽皆知,恐怕局面会更加难以控制。

    “这和你没有关系。你赶快离开这里,不要对别人说起这里的事情,呃....还有。一会早点回家,之后哪里都不要去了。”云中歌对七月说道。他的表情依然是冷漠如霜,但是如果是熟悉他的人一定会惊讶,因为他的语气中的关切却是藏不住的。

    话一出口就连云中歌都是一愣,但随后他又恢复了方才的模样。也幸好七月的全副心神都没在这里,所以对云中歌的语气并没有察觉,这让云中歌尴尬的情绪舒缓了下来,心思又重新回到了屋里的尸体上去了。

    此事要尽快报上去,这已经是死的第三个人了,想到这里,云中歌心中就更加的焦躁,他之所以能发现尸体的原因是因为狴犴是至刚至阳的灵兽,所以可以感受到了妖魔的气息,但今天的这种气息浓烈到让狴犴都为之不安狂躁。云中歌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东西正在通过吸取血液的过程让自己逐渐强大了起来,因为就在刚才他查探地上残存的血迹的时候发现,这些血迹里的黑线更加的密集了起来,那些黑线是什么云中歌依然不知道,但是云中歌却在那些黑线中感觉到了一种让他都会颤栗的东西,这种感觉非常不好,他觉得就要有什么大的事情发生了。

    云中歌本来是想等自己有一些头绪了在告诉太学院里,可是这连续发现的两具新的尸体却让他心中原本不好的预感更加的强烈了起来,这已经不是他一个人就能解决的事情了,他必须尽快的报上去。

    可是...,云中歌看了看七月,他不能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现在整个太学院都不安全了,说不准自己只是一个转身,这个姑娘下一刻就成了妖魔的血食。

    “你跟着我,我送你到幻海楼去。”云中歌对七月说道。

    幻海楼现在是人最多的地方,那里也是目前最安全的地方,只要到了那里,自己也就不用在为眼前的这个姑娘担心了。

    可是七月却对云中歌摇了摇头,她不能走,她必须知道云中歌知道的真相,只有这样,她才能想出办法。风黎死前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七月不知道风黎到底遇到了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风黎一定是这件事的关键,不然自己就不会被困在这一天里,不解开这个迷就出不去了。

    对于七月的摇头云中歌顿时脸色就更加难看了几分,但在他发怒之前七月又说道“我必须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因为这件事只有我能解决的了。”

    “什么?”云中歌没想到七月能说出这么一句话来,随即他笑了,这种笑是带着讽刺的笑,他觉得这是他今年听到最可笑的笑话了,即便是他自己都不敢说能解决的了那个诡异的东西,而眼前的这个能力还不足他一半的小姑娘居然大言不惭的说他能解决。

    “呵呵,你..”云中歌想说点嘲讽的话,但是在他见到七月晶亮的眼睛后这话就说不出口了。云中歌为了掩饰自己轻咳了一声继续道“算了,你还是和我走吧,我没时间和你在这里闲聊,一会我让人通知你哥哥,让他来接你。”(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