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四百一十九章时之彼岸(9)

第四百一十九章时之彼岸(9)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七月回到幻海楼的时候雪锥早已经离开了,只留下绯玉一个人在那里坐着有些发呆。

    “你们谈完了?”七月见绯玉这个样子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绯玉没有说话,点了点头,她仿佛不愿多说,因此七月也没有去问她。但是过了许久,忽然绯玉叹了口气,她此刻的语气和她平日里天真活泼的外表不同,有些现实而又无奈的说道“我也知道他对我很好,但是你也知道,他家里父母双亡,如今不过是依靠着叔伯过活,而他能力又不过是平平,家里怎么会允许我和他在一起。更何况,我心里本就不喜欢他,所以方才我已经与他说清楚了只希望就此做一个了断,俩人再无交集才好。”

    绯玉说的决绝,但是语气中还带着些许的惋惜,有时候一个女人不愿意一个男人离开自己的理由不仅仅是因为喜欢,也有因为贪恋对方的讨好所以不愿意放手的原因。可以说雪锥对她的迷恋很大程度其实满足了绯玉的虚荣心,但是雪锥现在对她越加疯狂的追求却又让她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玩火自焚下去了,不然以后解决起来更加麻烦,而且还影响自己的名声。

    七月不再多说什么,她有些惊讶于绯玉与外表不符的理智与现实,但又有些觉得心里不太舒服。因为如果绯玉早就打算如此,那又何必这么多年也没有和雪锥说清楚明白,反而是一再给雪锥希望,导致了现在雪锥对她用情至深呢!而她此时却找了如此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潇洒的离开,又用借口把她的错误推脱的一干二净,至少七月是不喜欢这种人的。

    但是别人的事情七月也不想多管,于是只是坐在那里等着一会的大比开始,而绯玉却仿佛心中有心事一般,也不再说话,只是默默的垂着头。

    一直又等了半个多时辰,原本订好的时间已经过了。但是大比却依然没有开始。太学是庆国的最高学府,守时本就是君子最应当做到的,也是学院里一再要求的,所以这些年来还是头一次遇到院里不守时的事情发生。因此场内等待的学生们开始乱哄哄的议论纷纷,但因为不敢去询问,只能在下面热烈的讨论着。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有个太学院里的博士出来通知大家,今天的大比取消了。至于延期到什么时候以后再通知。那博士显然是没心思和大家多说,对于学生的询问,他也只是三言两语的敷衍过去,并没有说究竟为何,随后便匆匆离去了。

    大比取消了,而今天的课也没有安排,于是大家全都收拾了东西悻悻的只能离开,嘴里还在猜测着究竟为何大比会取消,毕竟从有太学院开始便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先例。

    七月这样早的回到了家倒是让轻柳几个丫鬟吃了一惊,七月也没有多解释什么。只是吩咐她们几个,如果风家父母或者是风尧回来的话便告诉她。

    退婚的事情七月觉得越早越好,至于怎么收拾那两个人,七月半点也不着急,往后的日子长着呢,想让那俩人身败名裂七月有无数个办法,这根本就不足为虑。

    只是今天不知道为何,一直到了七月快要就寝的时候风家父母和风尧都没有回来,七月无奈,只能先睡下了。等着明天早晨再去说这件事,反正也只是一天而已,七月并不用在意。

    可是,第二天早晨七月却发现自己错了。因为当七月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她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她此时仿佛有些明白了这个任务的真相,但是却又更加的迷茫,因为她发现,自己居然又是被一声陶瓷碎裂的声音吵醒的,而外面丫鬟争吵的话居然和她昨天来的时候听到的一模一样,真的是一模一样。甚至于一个字都没有差错。

    七月霍然坐了起来,她伸手就把床幔掀开了,迈步就跳到地上,她鞋子还没有穿好张口便对外面喊道“轻柳,轻柳..”

    轻柳听到七月焦急的的喊声连忙进了门,见七月正站在地上,只穿着一身中衣,神色有些古怪,于是便关切的问道“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微雨和小圆她们两个把您给惊到了?”

    此时已是盛夏,七月这样倒是不用怕着凉,只是如此站在地上也不像话,轻柳连忙上前帮七月整理鞋袜。

    七月张了张嘴,她尽量想用平静的语气,但是声音中却还是有一些发干的对轻柳问道“今天..今天是不是学院大比?”

    轻柳因为七月没头没脑的话一愣,随后下意识的回答“对啊!小姐,你是不是没睡好?您昨天不是还让奴婢吩咐小厨房,今天做一些点心果子带到学里吗?”

    七月深呼吸,果然如她方才猜想的一样,见轻柳依然是一脸不解的望着自己,七月安抚的笑了笑道“没事了,可能就是有些睡迷糊了,你伺候我穿衣吧!”

    七月虽然面上平静,但是心中却已经是惊涛骇浪,这种诡异的情况她还是头回遇到,她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才好。

    风家的下人都是很有规矩的,万万没有追问主子的情况发生,于是轻柳虽然还是奇怪七月今天早晨不同以往的举动,但却半句话也不敢多问,只是如同往常一样,伺候着七月穿衣洗漱然后吃早饭。

    一切都如同前一天一样,甚至连轻柳给她拿来的点心盒子里的点心摆放位置都与七月记忆中的一般无二。七月的心中满是问号,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天会重复了一遍,此刻就仿佛是视频的播放器卡壳了一般,反复的重复一段画面。她很想对风黎问一问究竟为什么?她究竟想让自己做什么?哪怕只有一点提示也好啊!

    这一天究竟有什么古怪?七月想破了头也没想明白,按她的想法是除了自己抓到了那对奸夫.淫.妇的行迹以外仿佛没有任何特别的事情,莫非是因为自己没有当天就报复了他们两个,所以自己才会被困在这一天?(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