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四百一十八章时之彼岸(8)

第四百一十八章时之彼岸(8)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渐渐的,花凉望着远处的风黎只感觉心中冰冷一片,她忽然觉得自己以往的骄傲都是那样的可笑。她发现自己那原本觉得今天身上穿的漂亮衣服和风黎比起来如此的俗气,她自己的首饰全都是廉价品,而自己就好像插满了花朵的媒婆一样,那样的让人生笑。

    事实上花凉的自信心只是那样的不堪一击,也许因为她家境实在算不上好,因此她的自尊心格外的脆弱,在风黎连看都没有看向她的时候,她就已经落荒而逃了。

    此后花凉再也没有穿那天的那一身衣服,她努力忘记那一天的尴尬,努力学习,刻苦练武,终于凭她自己的本事,以第二名的成绩考进了被庆国所有人都艳羡的学府太学院。只是,就在花凉觉得扬眉吐气的时候,她却又被风黎狠狠的打击到了,因为风黎居然稳稳压在她的头上,是那一年的第一名。

    风黎就好像是一个魔咒,时刻的在提醒着花凉她就是个粘上鲜艳羽毛的山鸡,而风黎才是那个凤凰。风黎有她想要的一切,但是风黎依然不知足,她还要在自己骄傲的地方来打败自己,让自己体无完肤。

    她十分讨厌风黎,所以她总是找到任何机会来找风黎的麻烦,可是风黎的态度却让她更加恼怒了,因为风黎每次对她的尖酸刻薄都仿佛毫不在意一般,甚至她觉得看自己的眼神就仿佛是看一个小丑,充满的不屑和鄙视。

    有什么能比一个人的对手根本就看不起他更加的难受的?花凉觉得没有了,花凉甚至觉得如果风黎能稍微还击一下会让她更好过一些,因为那样至少代表了风黎是拿她当对手的,而不是这种赤果果的无视,一种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间的无视。

    所以,无处使力的花凉拼尽了一切也要得到裴旭阳,她要把风黎的骄傲狠狠的踩在泥土里,然后告诉风黎,你输了。你连男人都保不住,你败给我了。

    但是风黎却又一次伤害了她,因为风黎告诉她,风黎根本就不要这个男人。自己其实是捡了人家的破烂。

    见裴旭阳犹犹豫豫,又一脸恳求的样子对着自己的对手后,花凉几乎瞬间失去了理智,她银牙一咬,心中恨意滔天。一个杀招就朝七月刺了过去。这一招她自认是自己最拿手的,而七月现在被裴旭阳缠了个严严实实,这一剑定然不会落空,至于后果会如何,这已经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杀气!

    七月明显感觉到了花凉那一瞬间升起来的杀气,她不懂花凉怎么敢这么做,但此时花凉对她确实已经有了杀心。

    剑气瞬间即至,七月闪身就要回避,但还没等她横剑格挡,就有另外一把剑擦了进来。那把剑的剑气更加的凌厉无比,花凉的那一招在它的面前仿佛毫无还手之力,直接就帮七月把花凉的杀招给拦了下来。

    “大胆,在学院之内就敢对同门下此杀手,你这女人居然心思如此歹毒!”一个如冰霜般冷冽的声音想起,七月朝声音的方向望了过去,只见两步之外站着一人拿着宝剑,居然正是那一身皓雪之气的云中歌。

    “云....云师兄。”花凉听到云中歌的那一声利喝后也慌了神,她刚才涌起的杀气只因为这正气十足的一句话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此前云中歌的那一剑震的花凉虎口发麻。花凉因心中慌乱,剑叮的一声响掉落在地上,脸上随之雪白。

    “你....你怎么会在这?”另一个心慌的人便是裴旭阳,如果是别人。以他裴家的威势可能还能让对方帮着保密,但是云中歌却不同,先别说云家本就不用怕他裴家,单是云中歌那古怪的性格,就不可能放过他和花凉。云中歌是出了名爱管闲事,只要是他看见的不平的事情。云中歌就能挺身而出,不管是谁都不会给对方面子。据说云中歌之所以能武技练的如此的厉害,就是因为小时候经常为了管闲事挨揍,一来二去,这小子爱管闲事的程度随着他的实战能力一同飞涨。

    云中歌一双眼眸冰冷的打量了几人一遍,他冰雪聪明,裴旭阳和风黎的婚事没人不知道,而花凉和裴旭阳的绯闻他也听说过,如今见他们俩人围攻七月,心下便明白了七七八八。

    云中歌皱了皱眉头,这种事情是他最看不惯的了,正义感爆棚的云中歌非常想把裴旭阳和花凉惩戒一下,但可惜的是他现在却没有时间,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于是他还不待裴旭阳解释便率先开口说道“你们的事情我会如实的对学里的博士说的,你们违反了学院的规矩,这件事便由太常大人定夺吧!”

    裴旭阳想求情,但是嘴张了张却没有开的了口,云中歌的刚正不阿是出了名的,和他求情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恐怕你就是拿刀子架在他的脖子上他也会面不改色的坚持他的立场,这人就是油盐不进的一块石头。

    云中歌也不再看裴旭阳和花凉,只是扫了一眼七月后语气冷淡的说了三个字“跟我走。”随后也不管七月有没有明白,转身便迈步离去了。

    虽然云中歌的态度实在是让人实在是喜欢不起来,但七月也没有误会云中歌的好意,他之所以叫上自己一起走,就是怕他离开后裴旭阳和花凉再找自己的麻烦吧。

    七月朝那脸色苍白的俩人笑了笑,露出一嘴的小白牙,样子十足的挑衅,然后还没等这俩人有什么反映的时候,跟着云中歌就离开了。

    “好了,你可以走了。”转了两个弯后,云中歌便驻足对七月说道。

    “噢,谢谢。”七月客气的道了谢,虽然今天没有云中歌她觉得自己也能脱困,但是毕竟云中歌是好意帮了自己,所以还是要道谢的。

    “不用了,裴旭阳他们两个故然有错,但是你以后也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才好,而且以后请你以后不要烦我,我帮你只是因为看不惯,我对你并没有一点好感。”云中歌的话语中带着鄙夷,这个小姑娘他刚才见过,所以云中歌其实对七月是十分厌恶的,只是因为刚才的局面他不能眼看着七月丧命,于是才出了手。而如今他生怕七月因此而缠上自己,所以此时语气是要多冰冷有多冰冷,一点好脸色也不给七月,也没有给七月留半点情面。

    这人真是太讨厌了,活这么大没被人打死也真是奇迹了。

    七月刚刚对云中歌出现的一点好感瞬间化为乌有,方才脸上的笑意也便成了冷凝,七月从鼻子里哼出了一声然后冷笑道“呵呵,你这么自作多情的人也是少见了,放心,我对你这种面瘫脸一点兴趣也没有,对于你的帮忙,我道过谢,终于其他,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七月说完后也不管云中歌会有什么反映,她拂袖而去,留下云中歌一人站在原地,一时之间竟愣住了。

    云中歌从小到大的皮相一直非常好,而本朝十分开放,只要不是已经有婚配的人,男女之间互相爱慕也很常见的事情,但也因此,云中歌一直深受爱慕他的女人的困扰。在云中歌的记忆里,他无数次的如此对女子说出刚才的话,但是说自己自作多情七月却还是头一个。

    欲擒故纵?

    云中歌心中想着,但是此时他却有其他事情要忙,所以对于七月真实的态度他也没时间考虑,想到自己要做的事情,云中歌目光沉了沉,随后他用手指在唇边打了一声口哨。没过多久,他的灵兽陛犴便从一处房上蹿了下来,而陛犴的爪子上赫然有一大片鲜血染红了那雪白的兽毛,这让云中歌的眼睛瞬间缩了缩。(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