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四百零六章坦德拉斯的姑娘(23)

第四百零六章坦德拉斯的姑娘(2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知道了,知道了!”迈克不耐烦的敷衍说着,转身就要跑,却被七月一把又给抓了回来。

    七月哪里放心他的保证,刚要再嘱咐他两句,结果这拉扯之间迈克的衣服口袋里就掉出来一个药瓶。

    “这是什么?哪弄来的?”七月皱眉边问边捡了起来,看了看,居然上面写的是一种安定的名字。七月更奇怪了,迈克这种人心宽的人会失眠?不要开玩笑了!

    “你带安眠药干嘛?”七月顺口就问了出来。

    迈克笑嘻嘻的挑了挑眉毛,然后低声对七月说道“不是安眠药,这是我从坦德拉斯走的时候安东尼送的,说是坦德拉斯最新的货色,留给我当作送别的礼物的。我要是不装到安眠药的瓶子里,万一回到王都被我父亲看到了恐怕会把他活活气死的。”

    迈克说着,趁着七月不注意,伸手就把那药瓶从七月的手里抢了回来,然后又给塞回了口袋里跑开了几步。

    七月自然知道坦德拉斯最新的货色到底是什么货色,安东尼自从帮着七月把武器弄到手后就不能再回警局工作了,此后只能跟着蓝琦做事。但所谓警匪一家,安东尼上手很快,在七月离开之前他已经接手了几个场子的毒.品生意,据说干的还挺不错的。

    安东尼是个会做人的人,自从他发现了迈克和蓝琦的关系之后就有意无意的和迈克走的很近,他送东西七月不奇怪,却没想到安东尼会送这个。

    “你怎么还吃这个东西?好歹你也是个..”七月想说王子,但又怕被人听到,然后含糊过去继续皱着眉威胁道“我告诉你。不许碰这东西,你当是什么好的呢,不想死的话就快点把东西给我。”

    “不给,不给~~这可是安东尼给我的,你别想抢!”迈克急忙跑远了,然后对七月做了个大大的鬼脸。

    迈克不吃这东西,其实安东尼之所以给他这东西也没别的意思。药瓶里的药片并不是会上瘾的高纯度毒.品。其实只是一种低剂量类似致.幻.剂的药物,而且这回的是最新款的,副作用很小。但效果非常好,只要半片就能让人嗨起来了。安东尼觉得迈克也不缺钱不缺东西的,而这东西还挺新鲜的,于是就拿来讨好迈克了。

    迈克从小到大的朋友不多。如今难得有朋友送自己礼物,于是贴身的收了起来。当然不能让七月抢走了!所以做完鬼脸之后飞快的就逃跑了,这把七月气的牙痒痒,但她又不想太引人注意,所以也不能上前把迈克抓回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跟只大兔子似得蹿远了。

    算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等晚上的时候再把药瓶抢过来吧,放他手里还不知道闯什么祸呢!七月只能这样恨恨的腹诽道!

    七月能想到下次见面的时候抢。迈克也能想到。他拿着药瓶有点为难,迈克可是深知七月有多霸道的。如果再被她抓住,这东西肯定是保不住了。

    那要这么办呢?迈克啃着指甲想着!忽然,迈克灵机一动,如果把药瓶找个地方藏起来不就可以了,到时候自己死不认账,就说东西丢了,七月就是再霸道她也是无可奈何了!哈哈哈~~~~迈克得瑟的为自己的聪明点了个赞。

    哪里是七月找不到的地方呢?迈克觉得这个答案非常简单,唯一的地方肯定就是哈顿公爵的卧房了。当然,除了七月不会进入这个原因以外,最重要的是哈顿公爵的卧室即便是多了个药瓶也不会有人给扔掉,而藏在别的地方却会有被人拿走的风险了。

    这个时间快中午了,午饭前大家都很忙,迈克很轻易的就混了进去,随手把药瓶扔到了一个抽屉里,然后又悄悄的离开。

    一个小时之后,吃完午饭的哈顿公爵疲惫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这段时间他非常疲惫,先是迈尔维奇王子被人暗杀,紧接着是埃默尔王子死在空袭之下,可是逃掉的袭击者他却一个也没抓到,国王现在重病,l国又对伊斯尔宣战,可以想到,哈顿到底要有多忙,他几乎很久都没有好好睡一觉了,所以此刻的哈顿的眼中全都是红血丝。

    今天下午是埃默尔王子的葬礼,按理说埃默尔已经死去了很多天早就应该下葬了,但是国王执意要找到凶手,然后把凶手在葬礼上斩首,为埃默尔报仇,所以葬礼直到现在也没有举行,可是凶手迟迟的抓不到,葬礼却不能再等下去了。

    今天的葬礼其他一些国家的大使都会来,除了参加葬礼以外,他们其实还为了要看一看l国的态度,然后来决定在l国和伊斯尔战斗中他们国家的立场。

    因此上今天下午哈顿必须要做一次表态性质的演讲,他感到了一些压力,他必须展现最好的状态,因为他代表的是l国,他是l国的铁血将军,他必须像一把利刃,出鞘即是锋芒。他要告诉世人,l国与伊斯尔的仇恨是不死不休,两个王子被杀的屈辱必须用伊斯尔王室的血才能洗净。

    哈顿试图睡上一会养养神,但是他虽然躺在床上,但是大脑却一直在习惯性的飞速想着事情无法停歇。他闭目一会,发现自己根本不能入睡,于是只能无奈的拉开了床头的抽屉,想在里面找出自己常备的安定来让自己的神经能松弛一下。

    哈顿伸手摸了摸,里面却多了一个没见过的药瓶,他拿出来一看,是安定药,但却不是他平时吃的那种。

    莫非是管家这次买了新品?哈顿心中其实只是稍微惊奇了一点,但是也没有多想。毕竟哈顿十分忙,买药这种事情自然一直是管家负责的,见瓶子上的说明书写的是服用两片,于是哈顿就倒了两片出来,用水送服了下去。

    而此时的七月正在女仆的休息室里看着电视,电视上正在播新闻,内容是今天下午即将举行的埃默尔王子与王妃的葬礼的场地,以及要参加的各国人员名单的报导。

    忽然,看着电视的七月眼睛发出了亮光,她心中隐隐的有了一个想法,一个能逃走的想法。因为就在此刻七月在镜头上看到了一架飞机,那架飞机显然是为了葬礼准备的。

    这个想法虽然很疯狂,但七月觉得,偷这架飞机肯定要比去封锁严密的机场偷容易多了。(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