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三百七十四章远古之旅(11)

第三百七十四章远古之旅(1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种时候,七月实在是不应该再留在这里了,反正已经天亮了,于是便拿好东西,对音告别。

    音很悲伤,但还是执意要把七月送出去,出去的时候,七月见到一群人抬着一个女人出来了,想来这就是京的尸体。死去的人部落里都会把它埋葬在部落的旁边,意味着永远会留在这里,守护着自己的部落。

    地面上有挖好了坑,昨天死的几个人就放在了坑边,一会太阳生起后,就会由大巫做祭祀,然后埋葬死了的人。

    天气很冷,七月冻的一个哆嗦,外面陆续出来许多的人,脸上都带着悲伤。本来这一切和她这个外人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七月很识时务,于是和悠快步的往部落外走去。

    就在七月就快离去的时候,无意之间,七月的目光不小心看到被放在地上的京的鼻翼之间好像有一点点白色的气.....这是因为轻微的呼吸所冒出的气。

    难道京并没有死?七月心中一凛,救还是不救在七月的脑中飞快的打了个来回,最后七月还是决定救京一命。

    七月飞快的跑到了京的身边,伸手搭在了京的脉搏之上,虽然很弱,但是是有脉搏的。京确实没死,可能是因为胎儿太大,京的生产并不顺利,加上白天的时候狼群的事情让她受了惊吓,所以剧痛之间,她闭了气,形成了假死的现象。

    七月这一贸然接近死者,让陶部落的人都怒了,包括刚才陪同在七月身边的音在内。

    “放开京的尸体,你亵渎死者,我们陶部落不会放过你的。”音因为气愤。尖着嗓子愤怒的大喊道。

    在这种葬礼上,有外族的人碰尸体是不吉利的,七月的表现触碰到了陶部落的底线,让一直和气的陶部落的人看七月的目光如同仇敌。

    悠一直护在七月的旁边,见有人忍不住拿石矛刺向七月,急忙拿着随身的武器回击,但对方人毕竟太多。悠勉强只有招架之力。

    “京没有死。”七月见旁边的人十分混乱。于是对着离她最近的音喊道。

    音本来是要拉开七月不让七月再碰京的,却没想到刚冲到进前却听到七月这样一句,顿时愣住了。

    “京没有死。”七月对愣住的音又是提高了嗓门喊了一句。这一下彻底惊醒了音。

    不少人都听到了七月的话,但是众人皆是不可置信。

    七月也不多做解释,飞快的从随身的一个挂在脖子上的小包里拿出了一盒缝衣服针来,拿出最大的那一个。用打火机在上面烤了烤全当消毒,然后对着京的几个穴位扎了下去。

    如同悠初次看见打火机时候一样。陶部落的人在见到打火机的时候也是惊的半死,甚至连七月在京身上扎针他们也没有阻拦。

    几针下去,已经如同死了一般的的京奇迹般的醒了过来。

    “疼....”她虚弱的出声道。

    看见打火机的时候众人只是惊,毕竟他们不像悠一样崇拜的是火神。但是看见京醒来的时候就如同看见神迹了。纷纷全都跪了下去,口中乱七八糟的说着祈求的话。

    七月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她生怕自己弄错了。那自己和悠可能今天就出不出去了,所以一直提着颗心。终于京醒过来来,现在的心终于放了一半了。

    “别跪了,快把她抬进去,然后烧热水。”七月大声吩咐道。

    有的人还沉浸在七月刚才带来的震撼之中,但是像音这种十分观心京的人却已经听从七月的吩咐,抬着大着肚子的京往洞里搬。

    闻讯而来的大巫已经听了来禀报人说的经过,所以并没有阻拦,而是对七月问道“你是巫医?”

    七月胡乱的摇了摇头,并没有多做解释,急忙去帮京接生。

    因为七月的摇头大巫有些费解,但是随即想到七月可能是火族的下一任巫,于是对悠说道“火族越来越强盛了,火神赐福于火族。”

    悠被七月告诫过,她的来历不能说出去,虽然十分想替回答七月是火神派来的,但是却不能说实话,听大巫的夸赞后却颇有些骄傲的笑了。

    一个部落有个医术高强的巫,这是昌盛的表现,在部落里,能使用一些药草的巫就已经很受人尊敬了,何况是七月这种能让人起死回生的巫,只能说这是火神赐给火族的了。

    京是大巫选定的下一任,她教了京许久的数数,画壁画,祭祀,药草之类的事情,就为了自己死后京可以接替自己。所以这次京难产而死,对于大巫的打击很大,她再也没有时间再培养一个优秀的巫了,却没想到峰回路转,如今又有了希望。

    京被七月救醒之后依然是难产,她的孩子有些太大了,整整又是忙碌了一天,最后京终于生下了一个孩子。幸好京的身体素质很好,也并没有出现什么大出血的事情,母子平安。

    京对七月分外感激,但是生产了一天一夜,其间还假死了一次,实在是太累了,她只是撑着看了婴儿一眼,之后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和七月初来时候相比,陶部落对于七月和悠的态度简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七月和悠又在陶部落住了一晚上,但是这一次,住的却是最好的那个山洞,晚上的时候陶还请七月吃了晚饭,这是部落之间最高的礼遇了。

    第二天七月离开的时候,大巫亲自送上了两个彩色的陶罐,这是表示对于七月的感激。

    这种谢礼是不能拒绝的,七月道谢后收下,踏着厚厚的雪,朝回家的路走去。

    回来的路比去时候的路更加冷了,但陶罐毕竟是比肉和鱼轻松很多,加上七月看天气不好,于是加快了路程,只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七月和悠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山洞。

    这一路实在是太累了,七月对付的吃了一些葡萄干,然后就昏沉沉的睡去了。

    但是深夜时候,却发生了一件七月没有想到的事情.....

    ---------------

    深夜之中为何有女人的痛苦**?远古男子清晨时候为何脸部被挠伤?流落深山之中的少女为何裤子之上满是血迹?这一切的背后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是性的爆发还是**的无奈?敬请关注明日由小巫编写的《远古之旅》,让我们跟随着记者的镜头走入风七月的那个林中山洞,来探寻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

    感谢挽婉儿、娜啊娜、朗☆月、绿豆进北杉同学的打赏,感谢最近迷修仙、于湘雨、随风的旅人、果然多的妈妈、雪山独舞、、nini爱吃牛腩粉、a_cat9同学的月票~(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