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三百一十九章家里有个狐狸精 10

第三百一十九章家里有个狐狸精 10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顾七没过一会就已经搂着一群莺莺燕燕在包间里喝的畅快了。

    却说楼下,怡红楼刚刚开门,便又进来一个公子。

    **子见来人也是熟客,赶忙迎了上去笑着招呼道“我说钱公子,你可是有日子没来了,要不我说今天早晨怎么枝头的喜鹊叫的欢快呢,原来还真是个好日子,一大早的,先是顾公子,然后是您,全都过来了!一会我就请人来看看,别是今天我撞到喜神娘娘了吧!”

    来者姓钱,名文忠,是当地首富钱半城的嫡子,平时也是喜欢逛青楼,与顾七是好友,一个色狼,一个色鬼,当真是形影不离的一对。

    这一回钱文忠去他姨母家拜寿,所以没赶上顾七大婚,此后又去找顾七玩,被门房告知,少夫人说少爷不见客。

    没了好友一起玩,钱文忠对来妓院的兴致也少了几分,消沉了几天,直到今天才想着过来一趟,谁知刚进门就听说顾七居然也在。

    “顾兄今天也来啦?”钱文忠眼睛一亮,连忙问道。

    **子轻轻打了下自己的满是粉脂的老脸道“瞧我这张嘴,一见到您啊,我是乐的啥都忘了,顾公子今天来时候说,不管谁来他都不见的,这到是让我给说露了,该打,该打!”

    钱文忠挑了挑眉,疑惑的道“顾兄这是怎么了?前几天我去他府里他也不见,到这里来玩,他也鬼鬼祟祟的,这是干嘛?以前他可不是这样的性子,最是好热闹的,就算我们这些朋友不去找他。他来你们这也要让小厮挨家的叫人的!”

    **子拿手绢掩着嘴咯咯笑了起来,附在钱文忠身边小声道“顾公子今个早晨来就是慌慌张张的,仿佛是他新娶的娘子好像有些..嗯...性子要强了一点。管的太严,这才偷偷出来,却不敢声张!”

    “呵呵.”钱文忠有些不可置信的摇头笑道“什么叫有些厉害啊?顾兄平时别看是个惜花的主,但还真没叫哪个女人给拿住的!这怎么才娶了个娘子,反而成了惧内了。别是你这老货逗少爷我玩的吧!”

    “啧啧..”**子咂咂嘴继续笑着道“那哪能啊。我就是骗谁也不敢骗您啊!你若是不信,顾公子就在楼上你们常去的那个雅间,小菱花她们几个头牌全在那呢!”

    钱文忠哈哈大笑道“你这老货。我说你怎么今天如此的嘴快呢,原来是顾兄把人全都叫走了,你又不敢给我上那二等三等的,所以就撺掇着我去顾兄那里。你还能拿双份的钱!行啦,今天少爷我心情好。这是给你打赏的!”

    钱文忠家中虽是商贾,但也算是巨富,从怀里抻出一张银票来,看也不看金额就给了**。喜的**连连说吉祥话。

    钱文忠和顾七俩人交情最好,人都说男人之间一起嫖过娼,一起坐过牢。一起上过战场,这都是过命的交情。后两样顾七和钱文忠没有。但是第一样,几乎上两人是天天这么过命。

    给完钱后,钱文忠大步就上了楼,到了包间门口,听屋里的小菱花正唱十八摸呢,也没敲门,直接就把门推开了。

    顾七正是享受,怀里抱着个美女,身边搂着个美女,另外还有个给他喂着葡萄,美的直想哼哼,结果门猝不及防一开,顾七顿时慌了,把手里美女往地上一扔,哧溜一下就钻桌子底下了。

    一时之间被摔在地上的美人哎呦哎呦的叫着,其他姑娘也是大乱,而站在门口的钱文忠只感觉摸不到头脑。

    “顾兄,你干嘛呢?”钱文忠一头雾水的问道。

    顾七听到是好友的声音,顿时松了一口气,跌跌撞撞的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一边出来还一遍抱怨道“你进来就不能敲敲门啊,我还以为是我娘子抓我来了呢,这把我吓的。”顾七惊魂未定,深呼吸几口气,这才平静了一下怦怦直跳的心脏。

    顾七重新落座,从旁边抓过一个美人的手,就往自己心口揉。钱文忠也在一边坐下道“咱们兄弟俩,什么时候还敲过门啊!而且我回来就听说你娶了个天仙似得美人,本来我还你为你能春风得意,但现在见你,怎么感觉你好像很怕她啊!”

    顾七不满的道“什么叫我很怕她?”

    “噢?”钱文忠不信的看着顾七。

    顾七喝了杯酒压压惊后继续道“我是怕死她了好吗?我家的这个娘子,用天仙来形容都不为过,这么说吧”顾七指了指小菱花道“小菱花好看吧?整个江南,小菱花都能排得上头沟的,但往我娘子身边一摆,真是连给她提鞋都不配,说她天仙都是谦虚的,说实话,我一看她就犯晕,那真是..”顾七想了想形容词,但奈何他文化程度有限,只能说道“真是太好看了!”

    钱文忠更加不解了“那不是很好吗?顾兄不会是因为你娘子太漂亮了所以才怕她吧?”

    顾七一拍桌子,不满的道“我是那种见到美人就没骨气的人吗?”

    钱文忠很想说是,但怕顾七翻脸,所以只能眨着眼睛听顾七下文。

    “她要是光好看,我怕她?”顾七又喝了一杯酒,有些微醺的诉苦道“关键是这小娘们实在是太厉害了,你见过谁家的娘子能直接踩裂一块青砖的?你见过谁家娘子能拿着刀子要阉了自己相公的?你不知道啊,我这段时间过的是什么日子,庙里的和尚都过的比我强,至少他们不用背书,我娘子一定是疯了,他居然让我去考状元。”

    “噗”钱文忠喷了一桌子酒。

    “你真是太脏了。”顾七厌恶的用鄙视眼神看着钱文忠。

    钱文忠被呛的使劲咳嗽着,稍稍缓过口气来,不确定的对顾七问道“我是不是听错了?你娘子要你干啥?”

    顾七挥手让旁边的一个美人去叫人换一桌酒席,听钱文忠的问话后唉声叹气道“你没听错,我娘子让我去科举,而且必须考上状元。”

    “哈哈哈....”钱文忠拍着桌子笑的快岔气了“考状元....哈哈哈....你去?....哎呀...笑死我了...你家娘子真是个妙人!”(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