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三百零五章肉包子、偷窥狂和狗 18

第三百零五章肉包子、偷窥狂和狗 18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提到阵法,温雨原本的怒火就好像泼上了油,不过就是一个玉简,如何能和自己失去的纯阴之体的元阴相比,若是自己得到了,以后就再不惧心魔,省了自己多少的功夫。

    只是现在翻脸无益,温雨越是恼怒,脸上却越是温和了起来,手中为七月拭泪安慰道“师妹别生气,方才我也是乍听到师妹所受屈辱,心中大乱,所以才口不择言。我如何能放心让师妹到别处躲藏,万一要是师妹再出了什么事,那我还不要心疼死?”

    “真的?”七月红着眼圈也不哭了,天真娇憨的抬头看着温雨依然抽泣的问道。

    “自然是真的”温雨笑的若春风一般,拍了拍七月的脑袋“我这次前来就是想告诉你,我门派中如今被人盯上了,但是我在别的地方帮你找了个妥帖的去处,你去避上一避,等我结婴以后,能保护师妹了,定然会风风光光的给师妹一个双修大典的。”

    呸,七月心中啐了一口。

    这话也就是骗骗白灵玉那种傻丫头吧,结婴就能保护自己?如果真是那样,韩尚峰现在也不至于焦头烂额了。正道先不用说,光是那些邪修元婴期就不少,怎么会轻易的放过自己这么大的一个馅饼。

    七月虽然心里不信,但是表面上还是学这白灵玉的样子一脸感激的道“是灵玉误会师兄了,师兄不要见怪。只是最近我惶惶不可终日,师兄虽然说是个妥帖的地方,却不知道是哪里,说出来灵玉也好安心。”

    对于白灵玉,温雨自认为是了解的,所以见她此时能够轻信自己也并不觉得奇怪,于是继续哄骗道“师妹知不知道南华宗?”

    “知道”七月点头。

    “南华宗乃是佛修,其中楚生禅师更是有修行之人,佛家有清规戒律,所以他也不会觊觎你的体质。刚好我有一个同门认识楚生禅师。于是去拜托了他,禅师说会暂时护你一二的。师妹,这下你该放心了吧!”

    放心.....放心你奶奶个腿儿!

    对于这个人,七月自然是知道的。因为白灵玉对此人不止见过,而且十分的了解。只是当时白灵玉已经被谢诛心折磨的灵根大损,本来谢诛心想用白灵玉向楚生禅师换一件上品的法器,但一来是因为白灵玉被压榨的剩余价值不高,二来是因为楚生禅师以前与白灵玉的父亲有过点交情。于是就拒绝了。虽然白灵玉没落在楚生禅师手里,但在谢诛心的口中也对此人了还是解了一些,七月没想到温雨会这样歹毒,现在不比白灵玉的生前,需要拿她来换莫清浅,自己只是要了一下那上古阵法的玉简,温雨就能下如此的毒手,如今看来,此人真是个人面兽心的伪君子。

    “嗯,这下灵玉便放心了。此事还要劳烦师兄,以后灵玉定然会报答师兄的。”七月说道。

    七月本来只是想就这么杀了温雨和莫清浅便罢了,可是如今却不想让这俩人死的那么轻易了。

    七月又和温雨说了一些肉麻的话,说的七月身上一阵一阵的起鸡皮疙瘩,约好了十天之后再在此地见面后,七月成功的把温雨哄走了。

    温雨一走,七月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

    凤紫从七月的肩膀上飞到了树枝之上,低下头见七月坐在地上依然在沉思,于是傲娇的抖了抖羽毛说道“怎么,你又在琢磨什么坏水了?说给小爷听听。小爷给你出出主意。”

    七月白了它一眼没有理它,反而是对天元子说道“你如今只是魂体,有没有办法能在玉简上留下化神期的神识呢?”

    天元子想了想,然后道“应该是没问题。只是这神识骗骗人还行,若是真的被化神期的修士看到,一定会被识破。”

    七月听了天元子的话满意的点头“不用那么麻烦,能骗金丹期的就行,你按照我的说法把信息留在玉简上即可。”

    七月本想设下陷进引温雨前往,然后自己在用计杀了他。只是温雨是金丹中期。七月却没有百分之百能杀了他的方法,若是让他逃掉,以后麻烦定然无穷。既然自己杀不合适,七月便决定还是要借刀杀人,而这把刀也是现成的,就是温雨想把自己送出去的楚生禅师。

    对于楚生禅师,七月知道一个他的秘密,这个秘密是当年白灵玉在谢诛心手里的时候,谢诛心一次无意之间说出来的。

    原来这楚生禅师之所以会用炉鼎来修炼,完全是因为几百年前楚生禅师被邪修暗算中了媚毒。楚生禅师中毒后初时还在压制,但这功法修为低了解起来容易,修为越高威力越强,到后来发展到实在压制不得了。按理说佛修之人遇到此事,就算是不自我了断也会废去修为后解决媚毒再重新修炼。只是楚生禅师即舍不得修为,又不想死,于是走上了第三条路,也是最为龌蹉的方法,入了色道。

    谢诛心之所以会对白灵玉说起此事是因为他偶然之间得到了一部功法,讲的就是如何压制媚毒。只是按谢诛心的说法,这秘法十分迷惑人,若是刚开始中毒的时候练这个一般可以把媚毒逼出,但是若是中的久了,再练这个功法,刚开始好像是压制住了,但是后来却会留下隐患,只要进阶时候,媚毒就会一起发作让人心魔十倍的出现,想不身陨都难。

    天元子按七月的说法刻完了玉简,七月把它收到储物袋中后换了一个男子的模样,架起法器直朝南华宗而去。

    七月到南华宗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的天黑,南华宗是佛修,讲究的就是随遇而安,所以虽然说是宗门,但却并没有护派大阵,甚至连个宗门的样子也没有,好在南华宗的佛修不多,地方也大,只是每人划分一个山头的住着。

    楚生禅师的住的地方名为真言峰,前世的白灵玉曾来过此地,所以七月也不用找,按照记忆直接就朝那个山头去了。

    越往山上走,山间的云雾越浓,林子竹影摇曳,显得禅韵十足。

    行到山巅之时,七月远远就看到一处竹屋的身影,再往前行进,只见竹屋前面的一处大石,石上坐着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双手合十,正在参禅。

    “禅师”七月唤道。

    “阿弥陀佛,不知施主所为何来?”老和尚张开双眼说道。

    =============

    感谢小芒星、?糖果o、、莫挽香、企鹅将同学的月票(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