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二百六十一章君要臣死,臣就是不死(14)

第二百六十一章君要臣死,臣就是不死(14)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手下的人虽然不知道上头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作为一个专业的皇家侍卫来说,他们从来不问为什么,严格执行一切命令,并且执行力非常过硬。于是几人在拿到了这几大坛子毒药后,直接就抬到水源地倒进河里了。

    几个侍卫边倒边想,为啥要在河里投毒呢?(⊙_⊙)?咱们是在下游啊,大军就是要喝这条河里的水的,这一下不是把自己人全都毒死了吗?

    如果是别的皇帝,侍卫们可能是觉得他弄错了,但是文宣帝就是一个疯子,可能他就是想毒死自己人玩呢?这都是说不准的事的!

    几乎从来没人能理解文宣帝的脑回路,你多说一句,可能他就会觉得你讨厌,直接就把你弄死了,于是侍卫们都养成了沉默的好习惯!

    几个侍卫为自己这边的士兵们默哀,但是他们即便知道这条河里有毒也不能说出去,因为皇帝怕走漏风声,特意吩咐了,谁.都.不.能.说~~~~~~~

    投毒的三个侍卫回去后默默的守在了军营的门口,默默的看着大家出去拎水,默默的看着厨子煮新杀的马肉,默默的看着饿了许久的士兵欢天喜地的吃了他们最后一顿饭后就集体扑街了了。死的都十分凄惨,各个七窍流血,基本上都没有抢救的必要了!

    几个侍卫面面相觑→_→←_←!

    第二天一大早,文宣帝神采奕奕的起床了,宫娥们伺候好穿衣后便把侍卫叫了进来问道“让你办的事办好了吗?”

    侍卫躬身回答道“禀告陛下,已经把毒药投放到水源处了。”

    “死没死人啊?”文宣帝有些期待的问道。

    侍卫心中暗道,那必须死啊。昨天全军营死的不要不要的呢!

    虽然皇帝很奇怪,但是侍卫依然正色回禀道“死了,据说死了将近三四万呢!后来发现水里有毒了,赵将军下令不让大家喝了!”

    “哈哈,不愧是皇家秘制的毒药,见血封喉的鸩毒,一共也就那么几坛子啊!只是可惜了。居然就死了三四万。我还想着能全毒死呢!”文宣帝又高兴又惋惜的拍着桌子,然后随口问道“那个赵将军是谁啊,你是怎么打探到的消息啊?连死多少都知道!”

    侍卫很奇怪。这事还用打探?全军营都知道啊!

    侍卫躬身回答道“赵将军就是现在代史将军位置的赵余钱将军!消息的事情并不是卑职打探到的,如今全军营都已知晓,现在满军上下皆不能饮水,赵将军正在寻找其他水源。”

    侍卫一直垂首。半天没听到文宣帝出声,小心的抬头用余光看了一眼文宣帝。只见他面目狰狞的正瞪视着自己,侍卫隐隐的觉得自己好像把事情弄错了,心下一寒,脑子一晕。连忙想磕头请罪,但下一秒只见文宣帝一把拔出墙上的宝剑,直接把侍卫的脑袋斩落下来。

    文宣帝斩完侍卫后提着剑就出了营帐。只见随处皆能看见尸体,人人脸上都带着慌乱和惊恐。

    如今就是杀了侍卫也没有用了。原来没粮就够惨的了,而现在连水都给断了,士兵们跑的就更多了,就是文宣帝下令但凡逃跑者皆五马分尸都没有用!现在马都宰了,拿什么分尸啊!

    乾阳城守城的官兵这几天脑门上满满都是问号,为什么敌人作风如此古怪呢?真是常人无法理解啊!两军基本上就没怎么打,结果对方二十万人,已经快被搞的团灭了!Σ(°△°)︴

    其实即便是七月这边是下游也没关系,早几年七月就已经带人在城市中打了许多深井,如今乾阳城的居民都吃的是井水。为了确保安全,七月已经下令不许人们再取用河水了,对城中居民唯一的影响就是不能吃河里的鱼虾了。

    乾阳城这边没什么,但是城外面的梁军已经开始上甘岭了,短短几天时间,剩下的士兵连渴死带逃跑,只剩下区区两万人马了。

    此时的赵武已经开始害怕了,劝着文宣帝先回京,有啥事以后再说。

    文宣帝十分赞成他的意见,于是文宣帝回京了,让赵武带着两万人攻城,攻不下来就碎尸了他!

    赵武:.........我是说咱们一起回去!

    文宣帝如今把所有的罪责都归结在赵武出的馊主意上面了,若不是他一直宠爱赵武,恐怕现在早就把赵武剁成馅了。

    文宣帝其实早就打定主意跑了,只是他害怕自己撤退的时候七月会在后面追击,把赵武留下的目的也是让他垫后。

    赵武无可奈何,只能明知凶多吉少,但是也不得不遵旨。

    文宣帝半夜的时候带着亲卫卷包跑了,第二天清晨,吓的半死的赵武只能哆嗦这摆开了战列,打算和七月面对面的决一死战。

    又是战鼓齐鸣,又是潮水般的朝乾阳城攻击,但是乾阳城这一次却没有半只箭矢射出,只有浓浓的食物的香味传来。

    梁军这两万人已经又饿又渴很久了,如今闻到了食物的香味,整个人马上就不行了。此时就听城墙上传来喊声“梁军的兄弟们,只要你们杀了主帅,然后投降,进城就有吃的,大块的肉已经炖好啦,饼子也蒸得了,就等你们啦!”

    话音落后是一片的安静,只有风卷起尘土的声音。朝乾阳城而去的梁军都如同静止一般停了下来一般,但是下一刻,站在后方督战的赵武就见到远处所有的梁军士兵齐齐的回头朝他望了过来,然后...一起朝他冲了过去。

    梁兵怕自己去投降人家不要,几乎是人人都想在赵武身上撕下一块肉来,几乎上赵武是被活活的给拆了,只有脑袋是完整的,因为梁兵怕脑袋弄坏了不能证明这个就是赵武。

    这场投降欢天喜地,七月连思想工作都不用给他们做,吃过一顿饭后,马上这批人就转为带路党了。

    七月带人直杀京城,一路上所向披靡,几乎上很多的城池连打都不用打,畅通无阻的就到了京都。

    文宣帝吓的战战兢兢,此时他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血腥疯狂了,七月杀到宫中的时候,文宣帝正浑身发抖的钻到了床底下,头朝里,屁股朝外,好像一直鹌鹑一样。

    一个月后,七月称帝,国号为风,七月史称风太祖。

    七月为帝后后不久,囚禁文宣帝的宫殿发生了大火,史书记载,文宣帝造孽太多,被雷火劈烧而死。

    七月在位五年后局势稳定,禅位给了付致远,付致远万万没想到七月会如此做,磕头相拒,但七月执意如此,付致远只能继位,史称风太宗。太宗在位时继太祖之志政治清明,鼓励农商,发展工业,让风国越发强大,可谓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家家粮仓皆满,无人不感念太祖太宗恩德!太宗一生只有一后,正是太宗之女箫云瑶,所出有四子二女,长子继位,史称中宗,此后天下大安。

    ----------------

    七月送走了来给自己请安的“外孙”,转道来到了一个隐蔽的别院,之后进入了一间密室,顺着幽深黑暗的长廊走了半盏茶的光景,来到了一道铁门之前。

    铁门外守着两个侍卫,见七月来了,皆躬身行礼。

    “罢了。”七月挥了挥手,然后问道“到第几从刑法了?”

    “主子,已经到第两百三十个了!奴才看好像确实不行了,给他喂了您配的药,但是还是进气少出气多,昨天拿千年的人参吊住了命,奴才也不敢擅自让他咽了气,所以请示主子,看怎么办才好!”侍卫回答道。

    七月望了望铁门之内爬在地上,浑身血肉模糊,白骨支出,爬满蛆虫的人,眉头轻轻的皱了皱。

    “算了,便宜他了,若是死了便死了吧!本想把他发明出来的刑具都让他试上一遍,可惜他只有一条命!”七月厌恶的最后看了那几乎没有人形的文宣帝一眼,转身已消失在长廊的黑暗之中!

    ==================

    感谢精灵de口袋、朗☆月、落雪缠绵同学的打赏,感谢轻柔情、god‘sgirl、dudu0596同学的月票(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