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二百四十六章灰暗天空下的少女(34)

第二百四十六章灰暗天空下的少女(34)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旁边的人群不明所以,但听这母女俩所说,又明白了冯母是居然是七月的妈,联想起七月方才的一脚,更是都觉得七月大逆不道,看着七月的目光都带着些鄙夷。

    “燕燕,你松开我,看我今天不打死她呢!你要是早点和我说,我早就过来给你出气了。要不是今天听小冰和我说这事,我还不知道这畜生背着我这么欺负你的,你就是太老实了,她和她爸一样都是狼,你对她一百个好也没用。”冯母不舍得使劲推拉着她的赵燕燕,只是挣脱着自己的胳膊,句句不离的骂着七月。

    “你们还真是母女情深啊!”七月冷眼看着这母女两个,语气冰冷的道。

    “我们当然母女情深了,你以为都是你这种狼心狗肺不知人语的东西吗?”冯母听了七月的话后一脸恨意的看了过来。

    “是啊,我确实是狼心狗肺,是畜生,因为生我的人不是狼就是狗,怎么可能生出一副人下水呢!”七月耸了耸肩膀,笑着说道。

    冯母还没说什么,有一个路人就开口道“你这小丫头怎么说话啊?那是你亲妈,你还懂不懂什么孝道了?”

    这人话刚一说完,引来无数人的附和。

    “亲妈?”七月语气嘲讽的指了指冯母“她也配?我刚满月他们夫妻俩就离婚了,把我丢给我那个重男轻女而且看我十分不顺眼的奶奶,十二岁之前我根本就没见过她,对于我来说,妈妈这个词也只是我奶奶骂我的时候才会出现。我三四岁时候发烧差点死了她这个亲妈也没露面,我五六岁时候被人家骂没爹没妈的野孩子追着打。她依然是没出现,我七八岁时候自己洗衣做饭,被开水烫的满手水泡她还是没出现.直到十二岁的时候奶奶去世了,她和我那个同样禽兽的爹互相踢皮球这才不得不出来。不是她比我那个禽兽爹好才会给我生活费,而是他们俩商量好了,我住的房子由男方出,生活费由她出。这才不得不给我钱。如今居然还要让我感恩戴德,真是好大的一张脸!”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小姑娘。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她好歹生了你,养了你,再怎么不对你也不能那么说话。而且还动手打人!”一边的路人对七月的态度还是非常不好,一群人虽然觉得七月可怜,但是依然对七月的态度感到非常厌恶。

    国人的传统就是如此,爹妈对孩子怎么不好。只要没虐待都不算什么大事。而且就算是虐待了只要道个歉,大家很快就会原谅他的。可是还是孩子但凡是对父母有一些不好,那就是戳中了大家的底线了,因为国人内心中。很多人都觉得孩子是父母的私有物品,父母给了你生命,那么你的命就是父母的。连命都是父母给的,那他们对你做什么都是你活该。

    七月并不想说服这些人。让他们能明白冯小雨的可怜。人们往往都是如此,当面对别人的痛苦的时候,大家说出的话都可以云淡风轻,各个都是孔圣人临凡。可是等他们痛苦的时候,他们就又都成了祥林嫂,一遍遍的阐述着自己的苦难。

    七月之所以说出来只是替冯小雨把这些年的经历告诉冯母,七月也没指望冯母能忽然良心发现,觉得自己愧对女儿,从而对自己做出补偿。在七月看来,一个人只有爱另一个人才会心疼,如果冯母爱冯小雨,哪怕还有一点的母女情,这些年都不会对冯小雨不理不睬。

    当一个人不爱你,你的哭是错,笑是错,连呼吸都是错,就是立马死在她眼前,她也只会觉得你碍了她的路。

    果然,七月的话换来了冯母又一轮的哭闹,而七月冷笑而立,更显得冯母身边隐忍劝慰冯母的赵燕燕更加的懂事。

    七月忽然能理解冯小雨死之前的那句话了,当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爱你,你是否还能够爱自己?如今七月可以站在这里毫不在意周围人的看法,那是因为这本来就不是她的人生,所以她无需期待别人的认同和赞美,不用难过面前那个作为她母亲的女人恶毒的语言。而且七月只需要在这里生活三年,根本就不用管这群人是怎么看自己的。

    但是是冯小雨只是个孩子,对于这个世界的冷漠,她已经失望透顶。她的人生就是为一段冲动而且不美好的婚姻买了单,成了一个失败婚姻的鉴证,别人的累赘。

    也许,她足够坚强的活下去,在生活中总会遇到好友,遇到一个爱着她的人,以后幸福快乐的生活着。但是她是一个在没有阳光的天空下长大的女孩,她实在是等不到生命中出现那一抹阳光带来温暖了,最终,她还是不够坚强放弃了无望的等待。

    --------------------

    三年转瞬即过,从那天以后,冯母和赵燕燕再也没有出现过,而七月也没有去找这两个人报复什么的。七月本来以为赵燕燕那么怨恨自己,一定会找一些方法来害自己,但事实上赵燕燕也只是个十五六岁幸福家庭长大的小姑娘,害自己的方式也仅仅就是在游戏里败坏败坏自己的名声。

    七月踏在一片火红的彼岸花花海之中,远处,零一身白衣,坐在一棵树上用笛子吹这一首很好听的曲子。

    这曲子七月曾经听过无数回,那时候她还在百花谷之中,上官云梦很喜欢这样坐在树上吹这首曲子给自己听,然后来嘲笑自己五音不全。

    有些回忆就是这样,当你不去想的时候永远都无法记起,但当你想起来的时候,便感觉一切都好像昨日发生,历历在目。

    七月苦笑了一下,她一直觉得零有种熟悉敢,但是总是想不起为何,直到此时零坐在树上的身影和记忆中的人开始慢慢重合,虽然这两人毫不相同,但是这种重合却一点也不维和。

    一曲作罢,七月还在发呆。零一跃从树上跳了下来,反而吓了七月一跳。

    两人都没有说话,并肩坐在花从中。

    这三年的时间,让七月慢慢的和零熟悉起来。零是个让人很放松的人,他仿佛知道一切。七月不知道他到底是谁,但零却知道七月的所有。如果换成是别人。七月也许会忌惮,但是七月对于零的存在却没有一丝的敌意。她在他的面前不用伪装自己,因为在零的心里,世间没有善恶,他可以接受七月的所有,他可以安静的听着七月讲她所经历过的事情。不会因为七月帮了别人夸赞,也不会因为七月害了别人而鄙视,七月在他眼里只能看到自己,真实的自己。(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