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二百零九章孤女逆袭薄情郎(27)

第二百零九章孤女逆袭薄情郎(27)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只是这事如果真是自己干了也就认了,他根本就没动好吗?而且听宋尚书的意思,现在别说是给七月使绊子,居然还要给这家伙作弊,让他当状元!

    宋尚书看着脸色好像锅底一样的梅九峰,心中感慨一下,年轻真好啊,这么气都没晕倒,要是自己恐怕已经脑溢血了。

    看了看天色不早了,又见梅九峰一语不发在那冷着脸。宋尚书琢磨了一下,自己和梅九峰说完了,其实也就没自己什么事了,反正自己的话已经转达到了,就是梅九峰任性的不拿皇帝的话当回事,那也和自己没啥关系。

    想到这里宋尚书也就不再磨蹭了,传达好上级精神后自己好回家吃饭,于是继续说道“我看你还是上上心,陛下的意思是肯定要那个齐悦考中的,而且哪怕不是状元也要个榜眼探花。你也看了他的卷子不行,我看你就帮他写一张吧,梅大人当年可是状元出生,想来这些年又更精进了,写这么张卷子自然不难。好啦,你自己考虑考虑,我也是为了你着想,这几年太皇太后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了,所以对陛下也很是纵容,你切不可为了这些许的小恩怨毁了自己的仕途啊!”

    梅九峰的一口老血几欲呕出,这简直是欺人太甚了。

    宋尚书已经离开了,梅九峰坐在那里,感觉天暗了下来,整个世界都充满了他的忧伤。

    他二十八岁入仕,虽然一路并不平坦。但也算平步青云,如今不过四十多的年纪,就已经做到了现在的位置。如今与七月的恩怨已经不仅仅是自己报复不报复了。这七月深受皇帝喜爱,而如今皇帝已经逐年亲政,若是提携与七月,怕是没几年就要踩在自己头上了,再加上自己设计他的事情根本就没做的隐秘,想来七月肯定也是知道是自己的,若是以后报复自己。怕是自己连善终都落不了。

    可是如果自己不给七月写这份卷子,那皇帝也不会放过自己,这小皇帝治国到没学到几分。但残暴的性子深得他祖先真传,自己违了他的意,恐怕也没几天好活了。

    梅九峰只觉得如履薄冰,身上一阵冷一阵热。想了一会后他拿起旁边纸笔。纸张铺好,提笔写了两封信,叫来门口等候的长随交给了他。

    七月已经洗漱完后准备睡觉了,这几天的考试虽然她一点也没答,但在那号房里干坐三天也是挺辛苦的,出来的时候不少身体柔弱一点的考生都是下人搀出来的,即便是身体硬朗些的也都累的不轻。

    “公子,刚才有人送了封信来。”七月将要吹灯。就听外面的香茗在门口喊道。

    因为毕竟是男女有别,所以香茗其实都在尽量的避免进七月的卧房。而且近身的这些活他也都小心的不沾手,晚上都是在外面的耳房候着。

    自从七月有了钱后,七月就租了间房子,俩人如今住这么个小院也很清幽。

    “谁送来的?”七月穿上罩衣,起身把门打开,心中也奇怪,她的熟人不多,说到底也就段玉一个,这个时间送信莫非是段玉有急事?

    香茗也不进来,只在门口说道“不认识,没来过的人,把信塞给我后就走了。”

    香茗把手里的信递给了七月。

    七月看了看信封,上面什么字也没写,信口也没封,于是“噢”了一声后就拆开看了起来。

    七月草草的扫了一眼,信并不是段玉的,而且上面没多少字,只有一个名字,下面还有一个地址。

    但是当七月借着幽暗的灯光看清楚那个名字后眼神闪动了一下,因为那个名字正是:单明兰

    莫非有人知道了?

    七月心中咯噔一声,她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许鹏宇如今虽然失去了功名,但依然活的好好的,若是自己暴露了身份,那以后再做什么就不可能现在这样方便了。

    七月细细思想了一下自己做过的事情其中有没有什么漏洞。

    七月首先否定了自己是被许鹏宇发现了这个可能,因为在许家的时候,许鹏宇就不待见单明兰,根本就没正眼看过她,再加上单明兰常年劳作,几乎日日脸上都没干净过,许鹏宇认出自己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许母和许桂姐了。

    七月有些后悔当时自己没一刀宰了对方,但又想到自己当时让**子把许桂姐毒哑,心中就安定了许多。在一深想,若是自己真被人发现了,那现在来的就不应该是这么含糊的信了。

    七月猜想,对方应该是没什么证据,如此就算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毕竟自己顶替的这个齐悦可是确有其人,还是个有功名的人,没有证据的前提下也不可能对自己验明正身。

    这封信应该是诈自己的,想让自己自乱阵脚。如果自己真的是单明兰,一个女人在这个时代冒名顶替,如今被人揭穿,定然会慌的失去分寸,对方也有机可乘。

    自己倒是可以不去,对方虽然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但是肯定会有后招....

    只是短短的时间,七月想了许多,但脸上并没有动太多神色,只是脑中转的极快,已经想了无数种计划和可能。

    不管是不是圈套,自己还是走一趟吧!

    七月回屋穿好了衣裳,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沓银票对香茗道“我先出去一趟,若是明早前回来便罢了。若是我没回来,又有人来询问你,不管对方说什么,你都要说是许鹏宇害的我,你要切记,别的都不要说,只说这是我最后留下的话,其余不管问什么一概说不知。”七月神色严肃,又把手里的银票给了香茗“这些银票给你,你的卖身契早已经还给你了,之后可以去找段玉庇护,他这个人不错,以后定然会护你周全的。”

    七月对香茗这孩子也有几分感情,于是把后路也给香茗安排好了。

    ====================

    感谢、洛冥兮同学的桃花扇,感谢海洁儿同学的打赏,感谢晓丹妮同学的月票~~~~(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