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二百零七章孤女逆袭薄情郎(25)

第二百零七章孤女逆袭薄情郎(25)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先带下去吧,好好的关起来,你再加些人手去打探一下,寻几个和她打过交道的人来,若果真齐悦就是单明兰,呵呵”梅九峰眼神中带着杀气冷笑道“这可是欺君之罪,就是千刀万剐了也不为过。”

    看着地上那个满脸鼻涕眼泪抖做一团,刚刚才在这吓的尿了的女人,梅九峰厌恶的挥了挥手,让手下的人把人拖了出去。

    半晌,梅九峰自言自语的道“难道真的是李代桃僵?还是.....还是有人故意诱我上钩呢?”梅九峰不敢轻举妄动的原因便是最近党政有些激烈,他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没有确切的证据闹出去,会对自己非常不利。

    梅九峰起初只是想派人去打听一下这个齐悦的底细,然后寻一个稳妥的办法除了。可是手下人却打听到齐悦不管是性情和长相都改变的十分的大。

    若是普通人可能会觉得七月是因为脸上的痘好了所以性情却好了,只是他派出的人是他的心腹,办事极为精明,就又细细打听了一下,却发现这一切的改变好像都是在城发生的,于是就多了个心眼,派人拿着七月的画像四处找人询问。也是巧了,刚好有个跑腿的下人躲懒,正好就进了那家妓院,他带着的画像被已经是哑巴的许桂姐见到了后哇哇大叫,这才发现了这个线索。

    只是可惜,许母已经死了,许桂姐又成了哑巴,只是会一点简单的手语与人交流,只能大概知道画里的人和与她那个没过门的嫂子十分相象。而把许桂姐送妓院的那个人是戴着围帽的,**子也没见到真容。

    这种是是而非的是那个属下也不敢确定,只能把许桂姐领了回来,由梅九峰定夺。

    若对方是个普通人,梅九峰就派人把七月绑回来就好了。只是对方毕竟是有功名的,举子见官可不跪,更何况是强绑了。如果被自己真的不管不顾,被政敌发现这可是很好攻击自己的一个把柄。这个京城敢随便把一个举子绑回家的怕只有名满京城的甄家四小姐了,此时梅九峰倒是十分希望自己有这么个闺女,若是如此。自己也不用费这个脑细胞了。

    “老爷,厉大勇回来了,在外面求见。”

    外面下人通禀的声音传了进来,打断了梅九峰是思路。

    “让他进来。”梅九峰的声音带着些不被人察觉的急切。

    没过一会,书房外推门进来一人。进门跪拜后垂手立在一边,脸色不太好,也不敢抬头。

    “怎么样了?让你办的事情办妥了没有?”梅九峰直入主题的问道。

    垂手而立的厉大勇正是刚刚撞七月的那个小厮,他脸上滴下颗汗来,声音有些发干的答道“大人.......大人,小人没办成。”

    梅九峰皱起眉头“是让你把他撞晕,然后送到医馆,查看他是否是女子的事情没办成,还是让你给他塞夹带的事情没办成?”

    “都........都没办成”厉大勇的脸色更白了。

    “废物,这点事情都办不好。还要你有什么用?”梅九峰听后大怒,手中的镇纸直接朝厉大勇砸了过去,镇纸擦过额头,咣当一声掉在地上,厉大勇被打到的地方顿时血就流了下来。

    厉大勇咕咚一声就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认罪。

    梅九峰又怒骂了厉大勇一顿才出了胸口的气,冷静下来厉声问道“你和我说说,怎么回事?”

    厉大勇磕头嗑的血糊了一脸,也不敢用手擦,听梅九峰的询问。急急说道“小的今早按大人的吩咐,一直在考场门口等着,快要到开考的时间,小的就上前按计划狠狠的给了这小子一拳。本想把他打倒嗑在墙上摔晕过去,可谁知也不知道是小的没有还是有什么差错,或者他仿佛是会武的,居然在没有嗑上。”

    “就算没摔晕,难道连把夹带塞他身上这点小事也办不好吗?”梅九峰疾言厉色的怒斥道。

    “!”厉大勇高声喊道,抬头见梅九峰满脸阴狠的看着自己。于是心下更急“真的,大人,小的亲手塞他的篮子里,然后在附近等着,却不知怎的,那夹带居然在他旁边书生的身上,让那守门官搜了个正着。”

    他话音刚落,梅九峰手中的砚台就砸了过去,索性也只是墨汁泼了厉大勇一脸,没有砸上,梅九峰恨恨的骂道“你这狗奴才,分明你扯谎,还敢巧言令色。那小子莫非是开了天眼,还能未卜先知的知道你做了手脚?分明是你搞错了人把差事办砸了,还敢哄骗于我,给我滚出去,到管家那领五十板子,以后到马厩喂马吧!”

    厉大勇跟着梅九峰身边多年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受这样的重罚,只是他深知梅九峰的脾气,此时也不敢求情,连忙磕头谢恩,满脸红的黑的惨不忍睹的往屋外退去。

    “慢着。”刚到门口,厉大勇忽然听到梅九峰唤他,连忙停了下来。

    梅九峰半晌也没说话,一片安静中厉大勇只觉得额头的伤疼的厉害,因为失血也头晕目眩,但依然不敢动弹,终于听到梅九峰又问道“那个被搜到的书生叫什么?”

    厉大勇不可能每个举子都认识,刚刚他又急着回来报信,所以并没有细打听。若是别人他可能也不知道对方叫什么,但是这个举子他却认识,因为前段时间甄美丽抢亲的事太轰动了“回大人的话,这人叫许鹏宇。”

    又是一片安静,过了半晌梅九峰才深吸了口气,然后挥了挥手道“板子的事算了,去把头上包一下吧,等伤好了再回来上差。”

    厉大勇只觉得逃过了大劫,急忙退了出去。

    等他走后,梅九峰自言自语道“难道真是李代桃僵,还是..巧合呢?

    考场夹带作弊的东西,只要被搜到就是永不录用。许鹏宇高声喊冤,但守门的人却没有真因为他的喊叫声而放过他,每个被搜到夹带的人都是这样的,搜查的人都习惯了。

    七月看着许鹏宇跪在考场门口,声如泣血的喊叫着冤枉,不由得想到了单明兰,若说是冤枉,怕是没人比她更冤枉了吧!她父亲对许鹏宇有知遇之恩,她对许家这些年兢兢业业,可最后却被自己的良人给亲手勒死!

    七月还记得单明兰记忆中最后的那双如狼一般的眼神,还有他冷冷的话“你怪不得别人,只能怪你的命了!”

    七月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弧度,嘴里呢喃道“你也怪不得别人,这也是你的命!如今还没完呢,慢慢享受吧!

    考场的大门缓缓的关上,当年的状元郎一口血喷了出来,昏死过去。(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