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二百零六章孤女逆袭薄情郎(24)

第二百零六章孤女逆袭薄情郎(24)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只是香茗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别人说,只能随口回答。

    “可是我看你一点也不紧张啊!”那个书童没有因为香茗的冷淡减了谈性,继续问道。

    香茗还没回答,却被另一个容长脸的书童接过去话头,语气酸溜溜的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他家的公子可是前几天斗文会的魁首,人家能怕么?看他那张狂的样子,恐怕还以为他家公子还能考个状元呢!”

    刚刚问话的书童听后吃了一惊,他自然是知道这件事的,偷眼看了看香茗,连忙往后退了几步,尽量和香茗拉开距离,生怕让别人以为自己和对方认识似的。

    香茗这边被人排挤,七月那边的举子对她的态度也是差不多。人人都离他远远的,好像七月身上有什么传染病一样,就连一向与七月交好的段玉也只是远远的对她愧疚的笑了笑,并没有如往日般上前打招呼。

    七月斗文会上彻底与梅九峰结了死仇的事情已经是传的沸沸扬扬,不管是多单纯的人现在都能想到七月即将迎来的命运了,虽然可惜她的才华,但也没人会冒着被梅九峰当成同党的危险与七月亲近。梅九峰是今科的考官之一,若是想整治个小小的举子其实并不十分的难。就算是考上了,以后若是梅九峰使绊子,可能这辈子都别想拿到缺了。

    与七月一同被人排挤的还有一个人,正是许久未见过的许鹏宇。

    七月刚看到他的时候险些认不出来,因为短短时间,不光是长相,就连他全身的气质也都变了,以往的俊雅之气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满身的阴冷。

    许鹏宇被她设计娶了甄美丽后七月就只是偶尔打听一下他的近况,然后七月就偷起懒来,总觉得慢慢收拾他就得了,也没有再着急。只是现在七月因为那个小皇帝有了压力。于是也不想再等下去了。现在她还没什么主意,但若是先接近这人可能以后会有好处,若是能结识便更好了。

    许鹏宇独自一人倚在考场外的墙边上,只是短短的时间。便已经瘦了一大圈,眼眶也凹了下去,十分的可怜。

    许鹏宇虽然出身低微,但性格里是个骄傲的人,他原本确实是打定主意寻一门有助力的亲事。他若是娶了宋灵凤的话那是一门佳话。宋灵凤虽然是相貌并不算太过出众,但却才华横溢,又是京城有名的贵女,以后他为官了会在社交上给他很大的支持。

    可是如今他和甄美丽已经拜堂成亲了,而且方式还是这样的不堪,这个佳话就成了一个笑话。先不说甄美丽粗鄙庸俗的事情,单是京兆尹这个看起来貌视有实权,但在朝里却不怎么说的上话的官来说,对他就没半点帮助。更何况如今许鹏宇已经不想帮助不帮助的事情了,他只想摆脱甄美丽对他的蹂躏。每次他被甄美丽抓到然后拖回去压在床上强亲他的时候,都让他想吐。他已经被甄美丽关在甄家折磨了一个多月了,若不是今天要赶考,恐怕甄家还会装傻不放他出来。

    想到刚刚这些人看到他时候的指指点点,还有嘲笑的话语,许鹏宇眼中就涌现出黑色的阴霾,恨不得把这些人还有甄家上下全都统统弄死,才能让他出一口气。再想到前几天收到的消息,全村都被屠杀,自己的母亲妹妹虽然在县城里有人看到逃了出来。但依然不知所踪。许鹏宇又忧心忡忡,只觉得自己是不是撞了太岁,为什么这段时间会诸事不顺,这般的倒霉。

    七月小心的接近许鹏宇。正想着怎么和他搭上话的时候,忽然身后有人猛的撞了自己一下。七月顿时朝前扑倒,前面就是墙壁,若是碰上怕是非头破血流不可。

    七月这个身体虽然不能练习内力,但她自己有功夫的底子,就在这样紧急的时候。七月依然冷静,身子在半空半空一扭,顿时卸了些力道,但还有余势,险险的踉跄了几步,手撑着墙壁便停了下来。七月按在墙上的手掌火辣辣的疼,举起来一看,见擦破了一片皮,已经溢出血来。

    七月十分恼怒,也很奇怪,她还没过回头,就听背后的人连连对她道歉,又上前来扶她,却被七月一把推开。

    七月越发不觉得这是个意外,在她感觉这分明就是蓄谋好的,因为刚才撞她的人显然是会些功夫,而且用的是十成的力。她被人能撞到完全是因为分神在许鹏宇身上,所以没注意左右,不然也不会如此轻易的就被人偷袭了。

    七月感觉自己被撞的肩膀十分疼痛,只怕已经青紫一片了。七月咬牙回过头,见是一个小厮模样的人,这人长的十分憨厚,一边说着道歉的话一边又要上前来查看七月的伤势往七月身上摸,却被七月侧身避开。

    若七月真是个普通人可能会被他骗了,但方才那一下分明是故意的,而且见自己好像没有大碍,他好像眼神中带着些失望之色。

    只是这人到底要干什么?七月狐疑更甚!

    这里这么多的人,七月也不好问什么,旁边的人看着七月皆有些幸灾乐祸,甚至还有人帮腔那个小厮,七月只能不动神色的挥了挥手,让他离开了。

    能这么做的人除了梅九峰不做他想,难道是想让自己考前受伤,然后进不了考场?七月心中觉得确实有这个可能,但又觉得有些不对劲,作为一个曾经的影卫,七月的第六感也十分的强。她感到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

    七月沉思起来。

    -------------------------

    梅家梅九峰的书房里,梅九峰正眉头紧皱,地上跪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女人,旁边还立着一个护卫模样的男人对梅九峰说道“大人,我所有打听到的情况就是如此,但对于这女人的话属下也不知道是否属实,那群流民大多数都被去平叛的李将军砍了充反贼了,所以一时也没找到再见过她的人证。”(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